仙劍奇俠傳4 在夢境與真實之間――仙四有感(劇透)

僅管仙劍系列從問世到今經歷了多少人事興替
這段「集體記憶」就這麼伴隨著我和許多散布各處的無名同好
從大學畢業、研究所畢業、進入職場、贅入愛河乃至於結婚成家
我精心珍藏著這些頗佔空間的回憶
我希望有一天,和妻子分享這份夢,和孩子分享這份美
那份難以言喻的情懷,以及自己成長的痕跡

雖然喜好悠遊於仙劍世界的夢想,但我是一個很死腦筋的人
也就是說,我是一個不會輕易將夢境和現實解離的人
所以對於遊戲角色的認同,一開始有些猶豫
來這版上逛了那麼久
我不知是否有朋友會有我這種奇怪的顧慮
在此貼文,就算不一定找得到共鳴,也好和諸君相互安慰在結局後的惆悵吧

我的心路歷程大抵是這樣的
由於這遊戲的劇情是害死人的好,互動旁白是殺千刀的臨場
我對劇中的角色們愈來愈熟悉,對他/她們的性格也愈來愈投入
但是我在婚前就和妻子相許,一生不離不棄
所以在即將可能在遊戲中產生精神外遇之前
(對我來說,對這種體驗是很有戒心的,雖然它是虛擬的)
隨即下了一個決定:只要劇情決定哪位女主角與我相屬,我就視為妻子的分身來看待,一心對她好
後來,在瓊華派被夢璃那大美女一抱,明知是夢境,卻頓感胸前一陣麻軟
從此之後,任何新獲得的寶物,一律由她先選
可憐的菱紗,只能撿她留下的舊配備

下一波考驗隨後來臨
菱紗那玩世不恭的外表下,竟然以萬般勇氣,以性命相抵的寶弓贈英雄
我那時心中的悸動、憐惜與扎心,直接進逼最後一道防線
在現實生活中,不論妻子或我,根本不會留給旁人任何想像空間
那就更別提會出現這種試煉人心的場面
早知道,我就「將夢境與現實解離」
不以夢璃化作妻子的分身,隨劇情進行各式各樣的自由體驗,說服自己不用在虛擬世界裏在乎什麼精神外遇的問題
然而,我採用的心態是「以現實轉化夢境」
原本已自認穩當地將真實世界的妻子視為遊戲中的夢璃
那該死的菱紗,竟格外煎熬著我的心弦
原來,人的心,是那麼容易被不顧一切的真心所打動

好景不長,造化弄人
我那妻子的分身決定在幻暝界long stay
其實,就在她宣布競選領導人之前,我就對天河向菱紗的那一擁感到深深的不安
就算拿了人家的弓,就算心中暗傷甚重
在現實生活中,我有千百種偽裝可以向來得太晚的女人裝傻
只要斬斷對方的聯想空間,我認為她的幻覺不會超過一個禮拜
否則,就請她相信輪迴吧,來生請早啊……
對現實世界的我來說,雖然狠心,雖然自己也痛,卻是一個最負責任的作法
可是……
我那劇中的分身,竟以全然的赤子之心,笨拙卻誠實地表白對她的情鍾!
我現在都還在想,究竟是夢璃的族群認同太強烈,因而拋棄了我在劇中的分身
還是我那位分身的蠢動讓她對自己的妖身失去了信心,因而忍痛割捨了這段情?

這下可慘了,我剛才說過,我是一個不會輕易將夢境和現實解離的人
好不容易建立的虛擬認同,就這樣毀於一旦
後來跟隨著隊伍的夢璃幻影,愈看愈心痛,雖然補血很有用
那時的我,只有在心態上自我調適一番了:
「嗯……在與老婆交往之前,不是也有過好幾段前塵往事嗎?從現在開始,就把這一切與真實生活分離吧。反正在劇中也沒有和夢璃結婚,不違反我對婚姻忠貞的信仰,那麼,就當作失戀過後重覓愛侶好了。」
若是我再以原先的心態參與遊戲,一來,無法再和現實生活牽強比對,二來,我也有點生氣夢璃把族群認同看得比我更重要,相較之下,菱紗的犧牲難能可貴(但我始終無法確定,夢璃是否是故意成全我們而閃避開的),三來,我那時已隱然意識到,面對如此變化難料的揪心情結,愈是將現實生活影射其間,最終的失落感只怕會愈大
自那之後不久,所有的一線配備,全部轉往菱紗
喜歡篤定、不喜歡在情感世界漂流無依的我,就以這個換配備的儀式宣告了我在劇中的愛人:「願妳長命百歲!」我心裏向螢幕上的菱紗說,「願我的命抵上妳的命。在這場夢境裏,願編劇大人讓妳我天長地久,直到破台!」

看倌們,你們應該猜得到癡愚的作者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擺布
我看過精華區的所有文章,有不少人和我一樣,對結局都有著謎樣的、說不出口的感受
經歷了漫長的奮鬥
第一次遇到玄霄,經歷快三個小時還被滅隊
後來上了巴哈做功課,筆記密密麻麻好幾頁
大江南北搞配備,封神陵南二層的卡鍵練功(真感謝那位大大)
以全隊九十八級之姿,外加法術、物品、配備皆齊全
以略帶顫抖的手握著微微發黏的滑鼠,不放過每一次隊友連擊的機會
玄霄與夙月連回手的餘地都沒有,就轉入破台畫面了
我個人覺得(這是主觀的喔),劇情的淒美雖是玩家們感到愁悵的原因之一
但有一種可能的原因,那就是玩家在破關時的辛苦,只能開啟無法商量的劇情
――兩位對頭的魔王即使慘敗,生殺之權依然並未操在自己手中
――在最後一戰意氣昂揚的菱紗不再威風,換來的是一塚芳墳
這段結尾劇情既沒有顛峰造極時本有的快感,也沒有有情人終成眷屬時如願已償的靜謐
留下的是有可能用來開啟外傳的伏筆(還記得紫英最後是以魔劍而御劍?還記得玄霄自東海歸來之約?)
以及再也出不了夢境的哀淒
我看到精華區裏,有菱紗派,有夢璃派,有綜合派
我的心境變化已和看倌們坦白說了,卻不知自己算是什麼派
――在看到菱紗之墳時,我心痛糾結
――在看到夢璃歸來之時,我又被喚起那早已埋葬的指望
已經被軒轅系列慣壞的我來說,民族大義始終勝不過兒女情長
那麼,她這回是否long stay?停留多久?

我們都是成年之人
既說成年,就不會索求每個故事都要有服從己願的結局
我所讀過的當代文學理論,都紛紛告訴我好的文學要對讀者有開放性,而不是預設著唯一的解讀方式
從此點觀之,仙四給出了一個精采的典型
可是,知道一切不代表就能承受一切
事物總因距離而產生美,人性卻總因接近而富於情
我終於知道如何看待這段淒美至極的夢境
美到如此的淒冷孤絕,美到讓人腳不著地,美到第一次在巴哈上想和人說話,想和同樣出不了夢境的其他玩友們確認,我們共同經歷過的這次美好不全然是夢
它也美到,我在昨天下午,帶著我的愛妻,第一次接觸RPG遊戲
進入我的世界,進入我的夢
我終於明白,對於無話不說的我倆而言,只要它成為我們夫妻共同的夢境,我們的夢境就會成為真實
我會是一位情願永留妖界也永不離開她的雲天河
她會是一位情願永離妖界也不會拋棄我的柳夢璃
握著她的手推移滑鼠,再次回到那沉溪石洞之中
她是菱紗,她是夢璃,她是一切人間至愛的具體實現
透過我,熨在她背後的我胸口的溫度,準備要為她吸取,隨著劇情而來的那一波波望舒的寒氣
就這樣,這一場頓入夢境、晝伏夜出的不算短的日子裏,我回到了熟悉的土地

願 有夢再續!

Solomon
p.s.:
若有看倌覺得,這位作者窮極無聊,「遊戲就遊戲,何必想得如此複雜?」其實,這只是因為在精華區看到許多心得文章而一解愁腸,所以心生尋求共鳴之意。文中處處皆為主觀感受,絕不敢自認有任何客觀代表性,還請評論者多多指教。若文章不合您意而耽誤時間,還請您海涵、原諒!謝謝閱讀,謝謝!

>>仙劍奇俠傳4 專區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