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蘇州的小巷是隱藏於鬧市的旁觀者,巷外是熱鬧喧囂的繁華都市,巷內是靜悄悄、慢悠悠的閒情意趣,進退得當、悠然自得。

百巷蘇州第二十五篇章

—— 王洗馬巷:三個宅院——

蘇州街巷的名字大多都不是隨隨便便取的,有的巷名可能是取自民間、神話故事,有的可能是以附近的橋梁、河道等命名,還有的巷子會直接冠以歷史人物的官銜和榮譽,像朱進士巷、富郎中巷、蘇公弄……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帶城橋下塘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富郎中巷

小i本周帶大家走的就是一條以官銜命名的巷子——王洗馬巷。你們一定會問了,只聽說過「弼馬溫」,「洗馬」又是個什麼官職,難道是孫悟空的同僚?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大家可不要望文生義,「洗馬」不是真的洗馬。「洗馬」本來叫「先馬」,據古代職官記載,漢時為東宮屬官,太子出行,有先馬作前導,晉代以後,洗馬兼掌圖籍,稱為「司馬局洗馬」,一直延續到了清代。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所以推測下來,這條巷子里以前應該是住過一位「洗馬」官員。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王洗馬巷位於西百花巷北,東出中街路,西至湯家巷。從中街路進入小巷,會看到巷口有一座亭子和一小段藤架,被厚厚的綠葉遮蔽着。正值春夏時節,每片葉子都青翠欲滴,煥發着濃濃生機,皮膚略白點的人站在藤架下,都能從手上看到陽光下的綠色光影呢。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再進去是一處門樓,門樓上有三座雕像,年歲久了,有些損壞,看着像是「福祿壽」三神像。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一進巷子,就能感受到王洗馬巷的綠植很多,有叫得上名的,也有不知名的,有修剪得齊整的,也有張牙舞爪地攀援在屋頂上、牆壁上,或者遮擋在巷子上空的,白牆黑瓦綠葉三種顏色交織,偶爾出現幾朵紅色的花兒點綴。像是給巷子上了底色,生機勃勃又和諧豐富。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王洗馬巷也很熱鬧,來來往往許多人,騎着小電驢路過的,抱着孩子出門溜達的,剛買完早飯晃晃悠悠回家的,湊在一起聊八卦的。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除了隨處都能感受到的濃厚的煙火氣息,王洗馬巷還有這三處也值得瞧一瞧……

任道鎔舊居

大家不知道的是,王洗馬巷里可不止住過一位「洗馬」。巷子里的7號藹慶堂曾是光緒年間山東河道總督任道鎔的舊居,始建於清末。

光緒二十七年,任道鎔退休後在這里定居了一段時間,後來又搬去了鐵瓶巷。民國時,舊居被洞庭東山的萬氏富商購得,所以現在大家都稱它為「萬氏花園」。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據資料記載,宅子現存中、西落五開間樓房各一座和東部園池的花廳、水榭等。宅園東南一隅有一書齋庭園,環境僻靜,設有格扇和檻窗,可四面賞景,面積雖然不大,但是紆曲有層次,配置相宜,比例恰當,稱得上是蘇州書齋庭園的佳作。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如今已是私宅,紅色的大門緊閉着,無端生出一種氣勢,只是兩側貼上的「福」字給這座古宅院落添上了一筆生活氣息。

小i敲了半天門,不見有人響應,只隱隱約約聽見門內好像有切菜的聲音,只好作罷,不能有幸一觀,是否真如資料記載的一樣精巧漂亮。

春申君廟

巷子16號是春申君廟,祀楚國春申君黃歇。

春申君黃歇,大家一定都不陌生。黃歇游學博聞,善辯,曾任楚相。與魏國信陵君魏無忌、趙國平原君趙勝、齊國孟嘗君田文並稱為「戰國四公子」。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黃歇精於治水,在吳地開河修渠,興利除患,對江南的開發與發展貢獻巨大,所以吳地人為紀念他的功跡,多建祠廟供奉。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巷子里的這座春申君廟,始建於明初,單從門樓來看,就會發現雕工十分精美。資料記載廟內大殿為三開間,門懸「春申君廟」紅底白字匾額。殿脊書「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殿內色彩繽紛的五尊龍牌上,高懸「天顏咫尺」橫匾。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據巷子里的老人說,廟內之前曾住過一個和尚,但現在廟門總是關着。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廟對面有兩棵古銀杏,一棵約有240年,一棵約160年,像是廟宇的守護神一般,一左一右地矗立在那里。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汪鳴鑾故居

26、28、30號是清朝吏部侍郎汪鳴鑾的故居。說起汪鳴鑾你可能不認識,但是他的女婿曾樸大家一定聽說過,晚清四大譴責小說之一《孽海花》的作者。

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時,汪鳴鑾力陳不可,並且主張光緒皇帝親政,被慈禧革職,永不敘用。罷官後,他便來到了王洗馬巷定居。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穿過長長的備弄,便可以看見故居的門樓了,大門虛掩着,不同於春申君廟的落寞,里面還時不時傳出來孩子的笑聲和大人的呵斥聲。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是不是沒想到,這短短的一條巷子,還曾藏着三所大宅院呢,挑個閒暇時間,來這里逛一逛,或許要比小i幸運,能入門一觀呢!

百巷蘇州 | 這條巷子的名字,總讓人「誤會」

王洗馬巷:

●蘇州市姑蘇區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蘇州市旅遊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