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40K 第13次黑暗聖戰結局

翻譯自white dwraf EOT conclusion

I

    能量束擊穿光之棱堡的中層甲板,瞬間汽化了它的等離子反應堆.巨大的爆炸照亮了卡迪安上方黑暗的太空,並將戰艦的後部遠遠拋出.海軍上將夸倫從他旗艦的觀察艦橋上目睹了它的死亡,意識到原本渺茫的勝利機會也在無情地流失,而他的旗艦,戰列艦Gathalamor也是傷痕累累.現在超過一打的帝國戰艦變成了太空中漂浮燃燒的殘骸,而黑石要塞僅僅被撓到幾下而已.艾爾達的艦隊也受到慘重的打擊,這些外星人的技術並不能抵擋混沌艦隊投射向他們的可怕火力.兩艘艾爾達戰艦像醉鬼一樣歪斜着,曾經線條優美的太陽帆從船體上耷拉下來,而戰艦本身則遍布傷痕和裂口,第三艘,從船頭到船尾都在熊熊燃燒,但第四艘…夸倫不得不承認,無論那個船長是誰,他都是機動的大師,他的戰艦像流體一樣從混沌艦隊致命的火力網中遊刃有餘地穿過.此時,帝國的戰艦和士兵正以生命的代價換來機會,讓艾爾達艦隊能接近黑石要塞,夸倫也只能期盼他們的犧牲沒有白費.

II

    Ulthwe的先知,Eldrad Ulthran感到徹底的迷茫,未來的只言片語由於黑暗的侵襲而啞然.他根本感覺不到未來,突然而來的虛弱感使他覺得孤獨而寒冷.這難道就是那些猴子們每時每刻的感覺嗎?他們怎麼能忍受這樣對未來一片盲目的感覺?他似乎在片刻之間開始同情這個迷茫的新興種族,但馬上回想起這些猴子對艾爾達的不公對待;毫無理由的屠殺,霸占艾爾達的黃花大閨女地星球,自大地想當然認為銀河受他們支配.戰艦Isha’ra由於近旁混沌艦隊的炮火而不斷震動,但艦船大師Kaelisar是Ulthwe最好的船長,他靈巧地駕馭他的戰艦毫發無傷地穿過暴風雨般的炮火.被污染的黑石要塞正隱隱呈現在面前,它的尖頂完全扭曲,遠遠不復遠古被艾爾達創造出來時的那種優雅.它正被成百的爆炸所環繞,艾爾達和帝國的聯合艦隊正絕望地戰鬥,試圖接近到這座要塞.
    在Eldrad Ulthran的身後,一群戰巫正環繞一個旋轉着的藍色光輪,將他們的靈能編織成一股強力的能量,以打開鎖住要塞幽魂大門的遠古封印.強大的符記曾經關閉了大門,但現在戰巫試圖逆轉符記,讓先知通過webway到達要塞內部.就在先知注視時,眩目的光束自要塞底部而下,直直刺向下面那個行星的表面.
    “快!”Eldrad說,”我們要沒時間了!”

III

    埃斯卡諾中尉倒向要塞棱堡的石制胸牆,感到血液正從裂開的傷口中泊泊流出.他由於失血和衰竭而感到暈眩.在任何正常的交戰中,他和他的士兵會從前線被調離,但這根本不是正常的交戰.現在根本沒有足夠的人手能夠填滿飢餓的戰爭機器,也沒有足夠的士兵能扛上槍去抵擋敵人.帝國衛隊的士兵超越正常極限地戰鬥着,惟有他們為帝皇盡職的決心激勵着他們戰鬥.
    砰然巨響從外層要塞傳來,棱堡已經被惡魔火炮的不停轟炸擊成廢墟.內層堡壘仍然矗立,它的硬石制的防護牆能夠抵抗這敵人的所有火力.當中尉跪倒在地時,他周圍的戰鬥仍然在殘酷地進行着,盡管在他聽起來,戰鬥的聲音已經很輕微而遙遠了.他看見同伴們和敵人在防禦牆上戰鬥,防禦牆被血染的通紅.當他摔倒向胸牆時,周圍的子彈和激光紛紛被彈開,他的臉重重地砸在牆上.他滾到一邊,仰面朝天,身下溫熱的血泊提醒他他正躺在地上,盡管此刻他感受不到絲毫痛苦.
    從防禦牆的破口望去,他看到成千上萬–或者更多–的混沌士兵向着牆走來.他們一望無邊,這使中尉意識到他們根本無從抵擋這樣一支可怕的部隊.但他馬上看到了奇跡,一道刺透天堂的亮光照亮雲層,那純淨的光輝只能是帝皇前來懲罰那些膽敢玷污他的行星的叛徒.他看到燃燒的光束如瀑布一般從天而下,點燃卡迪安的大地.白熱的火焰從地面躍起,數千米高的光柱把一切擋在它去路上的東西燒成灰燼.遠處的慘叫不斷傳來,埃斯卡諾熱淚盈眶,目睹着數千米寬的光幕把混沌污穢從他的行星上徹底燒掉.帝國衛隊已經守得夠久了,而他則在對帝皇盡責的滿意感中微笑着死去了.

IV

    “我們完了.”克里德的一個顧問觀看着熾熱的火之幕布向着內層堡壘滾滾而來,哀嘆道.盡管成千上萬的敵人正在死去,這致命的能量仍然緩慢而無情地向他們靠近.它會殺死那些帝國衛隊的敵人,但也會摧毀帝國衛隊,和他們一起倒下的還有卡迪安東部最後的棱堡.
    烏薩卡·克里德轉向他的顧問咆哮道:”媽的我再也不想聽到這種蠢話!誰再說一句這種話我就親自斃了他!”
    “長官,”伊安·基爾弱弱地說,”他可能是對的.如果那些外星人不成功,那麼帕托克斯要塞就會什麼也不剩了.機械教士(lexmechanics)算出能量束會在1小時內到達堡壘圍牆.
    克里德沉默不語,他臉上顯出嚴峻的神色,默默地注視着戰火紛飛的大地的另一頭,那從天而降,將毀滅這個行星的致命光束.
    “趕快啊!”他望向頭頂的天空,輕聲說道,”不要讓我們失望……”

V

    靈能爆炸掃過Isha’ra的艦橋,噼啪作響的電光和強大的靈能反噬擊倒了戰巫們.當那呼嘯的黑暗伴隨着尖叫的靈魂從長久被封印的大門中沖出時,Eldrad用手扶正頭顱,咬緊牙關.呼嘯的亞空間能量沖來,砸爛靈骨序列,將精巧的控制台從牆上撕下.隨着嚎叫逐漸減弱,Eldrad站起身來,看見一個黑色的能量漣漪在那一圈暈眩的戰巫中不斷旋轉.如他所見,一些戰巫已經死了,黑色的破碎靈魂石表明他們的靈魂被艾爾達的大敵所吞噬,這使Eldrad感到萬分悲傷.
    他回頭一瞥,看見黑石要塞致命的光束仍在太空中燃燒,那難以想象的力量將把猴子的星球燒的寸草不生.他艱難地走過Isha’ra變形的甲板,高喊道:”戰巫們!跟我來!”就一頭躍進了剛剛重新開啟的幽魂大門.

VI

    牆已經被放棄了,石頭先被燒成玻璃,然後隨着火熱的光束逐漸掃過,地面只流下融化的殘渣,冒着了無生氣的煙霧,比從前更加荒蕪.外層的城牆已經不見了,曾經驕傲矗立的高塔和望樓像融化的蠟一樣從牆上滑落.烏薩卡·克里德意識到他已經失敗了,他們已經不可能守住帕托克斯要塞,唯一的選擇就是撤退.政委們談論着戰鬥到最後一個人,但克里德知道只要仍然還有一個可以抵抗敵人的機會,那麼帝國衛隊就沒有必要犧牲自己.撤退的命令已經發布下去,衛隊和SM正在撤向卡度卡德海的港口,准備前往蓋蘭要塞再次進行防禦.
    巨大的失望感像裹屍布般包圍了克里德,他不停詛咒着大背叛者的名字,詛咒着給他希望的那個先知,他更加詛咒自己沒能擊敗帝皇的敵人.

VII

    在踏上那邪惡的黑石要塞時,Eldrad感到靈魂因黑暗而窒息.他嘔吐着,而墮落的要塞核心似乎正飢渴着想要他的靈魂.就像他所佩帶的黑色如鏡面般的靈魂石,那核心渴望吮吸他的靈魂,在它的結晶深淵中無盡地折磨他的靈魂.只有幾個戰巫成功的跟上Eldrad,有兩個盡全力試圖維持幽魂之門開啟,以能夠脫離.無用的舉動啊!Eldrad知道,但他並不能把這個告訴其他戰巫們.
    Eldrad向着中央艙房跛足走去,同時就有一個戰巫在他面前倒下了,靈魂被那飢渴的要塞核心所吞噬.他跨過那具干屍,努力向一面玄武岩牆走去.從牆上看到外面太空中血腥的戰鬥.帝國艦隊正在受到重擊,正在被徹底消滅.他蹲在房間的中央,減緩他的呼吸進入類似昏迷的狀態,以試圖和要塞核心–那個被腐化的靈魂石–相連接.如果他能夠成功地喚回要塞對往日光榮的記憶,那麼就有機會獲勝.他也就僅僅有這麼一個渺茫的機會.

VIII

    戰列艦Gathalamor又遭到一次側面的打擊,海軍上將夸倫急忙握住指揮台上的銅護欄.紅色警報符文亮起,警鍾大作.火焰和毒霧從破損的通風管中彌漫而出,使上將意識到他的旗艦正走向毀滅.從觀察窗看去,兇狠的混沌戰列艦正在靠近,預示着他的末日.一艘混沌巡洋艦將它鯊魚般的艦守對准Gathalamor,幾秒後就有一波魚雷齊射來結束這艘不幸的戰列艦.
    但混沌巡洋艦的側翼突然出現了一系列不斷起伏的爆炸,當電光徹底包裹住它時,它的內部船體從船殼上撕了下來.迷惑不解的海軍上將大喊:”擴大觀察窗范圍!”
    幾秒後,他看到了他在帝國艦隊服役這麼多年從未意料到的場面.巨大的,如新月般的銀色戰艦撲過混沌艦隊的戰線,它們一面沖向黑石要塞,一面遠近火力齊開.這誰也沒有預料到的不速之客將擋路的混沌艦隊擊得粉碎,瞬間夸倫的心跳抽動了一下.他從Cypria Mundi的簡報中認出了這些外星戰艦.Necrontry.夸倫知道他們是最可怕的敵人,但此時卻在向混沌艦隊開火!

IX

    千萬年的惡毒,千萬年的仇恨,痛苦和折磨一下子湧入Eldrad的內心.當先知向要塞核心敞開內心時,它由於它所受到的一切而狂怒不已.Eldrad馬上發現自己試圖和核心連接是一個不可救藥的錯誤,核心中痛苦不已的良知早已被邪惡憤恨而飢渴的黑暗所替代,而這黑暗核心正撲向他的靈魂.Eldrad驚恐地發現,那根本不是其他邪神的力量,而是飢渴女士,艾爾達的大敵…沙歷士.
    先知馬上試着讓自己的靈魂脫離要塞,但那已經太遲了.黑暗瞬間吞沒了他,他的靈魂尖叫着被永遠拖入黑石要塞無盡的黑暗核心之中.

X

    烏薩卡·克里德站在卡度卡德海的岸邊,懷着沉重的心情看完了那道眩目的光芒摧毀了帕托克斯要塞的殘余.那曾經驕傲的高牆如柴堆一樣燃燒崩塌.濃煙從曾經的要塞上滾滾冒出,熾熱的光柱仍向海岸挺進.盡管現在光柱已經消失了,但任何一個笨蛋都能看到今天帝國的失敗.對他們來說惟有將來的復仇反擊.艾爾達艦隊被徹底消滅,那不請自來的援救者也在黑石要塞可怕的防禦火力中瞬間消失了.海軍上將告訴他從其他區域趕來救援的獲勝的帝國艦隊正會聚在卡迪安上空.逼迫黑石要塞撤退,盡管它撤退前造成了難以估計的傷亡.
    “長官”伊安·基爾從瓦爾基里敞開的機艙里喊道,”我們該走了.”
    “我們失敗了…”克里德有氣無力地說.
    “僅僅是這次而已.”基爾回答道,”但我們還有其他的機會,長官.蓋蘭要塞仍然矗立,而只要我們還活着,就仍然有希望.帝皇保護着我們.”
    “是啊,帝皇保護着我們…”
    克里德最後回望了一眼要塞的殘骸,之後便加入了他的士兵們的隊伍中.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