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李煜

林語堂說過:「我們要有能做自己的自由,和敢做自己的膽量。」

人生苦短,我們遵從自己的內心,走自己想走的路,過自己喜歡的生活,而不是活成別人口中的樣子。

生命有限,我們無需把時間浪費在別人的生活里。不要被條條框框束縛,不要活在他人思考的結果里。

人生最酷的姿態,是敢於做自己。

《我家那閨女》中,Papi醬和焦俊艷討論愛情與婚姻時,Papi醬列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排序,她的排序是:

自己、伴侶、孩子、父母。

Papi醬解釋說:

「首先,你自己陪伴自己的時間是最長的。之後的這一生,我是和我的伴侶一起過的。孩子和父母都是你只陪伴他們走一段路,剩下的路還是他們自己去走的。」

對此排序,我深以為然。

我們的人生,首先是屬於自己的,其次才是和他人有所交集的。

想要過好這一生,就要忠於自己的內心,敢於做自己。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人最大的痛苦

莫過於沒有做自己

南唐後主李煜,就是一個想做自己,卻終究無法得償所願的人。

在祖父李昪稱帝的那年七夕,李煜出生了。祖父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從嘉,寓意順心順意,萬世嘉和。

六歲那年,從嘉的父親成為南唐第二位君王。李煜是父親的第六個孩子,也是父親最喜愛的孩子。

他喜歡吟詩作賦,喜歡水墨丹青,唯獨對江山社稷沒有半點興趣。

南唐三千里山河,都不如他賦詩一首來得快活。

李煜的父親將皇位傳給了長子,誰知長子英年早逝,無緣龍椅。

李煜的父親只好再次尋找繼承人。他在幾個野心勃勃的孩子里,偏偏將皇位傳給了無心政治的李煜。

也是從這一刻開始,曾經的李叢嘉改名李煜。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日以煜之晝,一個「煜」字,飽含了父親對他的厚望:挑起國之重擔,照亮南唐灰暗的前程。

送上門的皇位,讓很多人垂涎三尺,但它卻不是李煜想要的未來。

奈何造化弄人,李煜無力改變現狀,24歲那年,他黃袍加身,在金陵登基。

從那一刻,詩人李煜就成了南唐後主,從此再無自我。

曾經自由自在衷情於吟詩作畫,飲酒作樂的文藝青年,如今的命運卻和整個南唐綁在一起,背負起整個家國的榮辱興衰。

然後,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滿腹惆悵彷徨,竟無人可訴。

於是,他放歌後庭,飲酒作詩,大醉朝堂;畫堂南畔,夜會佳人。

既然生活不是自己的,怎麼過都無所謂。

公元975年,宋軍攻破南唐,李煜也成了亡國之君被押往汴京。

從萬人之上的南唐後主到屈辱的階下囚,家國終究破敗,而他,也徹底把自己弄丟了。

歸降後的李煜,沒有絲毫反抗,他順從地接受一切,對命運臣服。

終日買醉,借酒消愁,在人生最後的光景里,他寫下了這首《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間。」

字字悲切,充滿傷感,就是李煜當時悲涼處境的真實寫照。

無限江山在他手中滑落,家國如流水落花般遠去。

最終,他只能在夢中,再現曾經的故國家園。

自始至終,李煜都無意稱王,卻難逃宿命的糾葛,他無法忠於自己的心,也無法勇敢地做自己。

時代的悲歌,命運的捉弄,讓李煜的一生充滿了灰色的蒼涼,他的世界被迫活成了別人想要的模樣。

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終其一生,沒有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敢於做自己

才能活出自己的格局

先生楊絳曾說過: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無關。

《都挺好》中,姚晨飾演的蘇明玉,之所以能從原生家庭中走出來,很大的原因在於她一直聽從自己內心的指引,從不放棄對理想的追逐。

年幼時的明玉,學習成績優異,把考取清華當作自己的人生目標。

而重男輕女的母親卻認為,女孩子沒必要讀那麼多書,在沒有徵得明玉同意的情況下,直接安排她入讀師范院校。

但明玉並沒有按照父母的意願,活成他們希望她成為的樣子。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她一邊念書,一邊打好幾份工,自己賺取學費,還計劃着靠自己掙夠學費,出國念書。

扮演者姚晨,曾在一檔演講節目中,談到自己的心路歷程。

在剛生完孩子的那段時間,中年危機、無戲可拍的窘境,外界的質疑和評價,這一切的一切,讓她焦慮了。

她在家庭和事業的兩端患得患失,充滿了困惑與掙扎。

姚晨說,從小到大,我們都在努力地活成社會所希望的樣子,我們被各種身份標簽所定義,卻唯獨迷失了那個最真實的自己。

她曾在朋友圈里寫道:「後半生最想努力做到的,是對自己的心完全誠實。」

演藝圈有太多身不由己,但忠於自我,敢於做自己,才能活出自己的格局。

幸運的是,姚晨做到了。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做自己

才是人生最好的活法

太宰治在《人間失格》里寫到:

「表面上,我總是笑臉迎人,可心里頭,卻是拚死拼活,在凶多吉少、千鈞一發的高難度下,汗流浹背地為人類提供最周詳的服務。」

太宰治本人,就像書中的主人公葉藏一樣,通過扮演「小丑」來掩蓋真實的內心。

假裝笑臉博得家人歡心,通過搞笑表演讓自己成為受歡迎的學生,高中經常逃學,交酒肉朋友,參加非法集會,做了很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就是為了讓別人滿意。

魯迅曾評價說:

「精神的潔癖,讓像太宰治一樣的人容不得半點的傷害,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卑微而自由。他想要打破什麼,卻又沒有方向。」

真實的自我被壓抑,最終傷害的人是自己。

太宰治找不到自我,就用自殺來解脫內心的扭曲。

他一共自殺了五次,前四次均以失敗告終。

只有第五次,在玉川上水投水自盡,在自己三十九歲生日當天,遺體才被發現。

這位享譽日本文壇的作家,一輩子都活在別人所希望的樣子里,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他選擇了極端的方式,終結了自己矛盾的一生。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敢於做自己

做自己的預想家

林清玄讀小學五年級時,考試得了第一名,老師送給他一本世界地圖作為獎勵。

他從地圖上了解到台灣島以外的世界,渴望有一天自己能走遍這些地方。

有一天,母親讓他燒水,他一邊燒火一邊捧着地圖冊看,翻到埃及那頁時,他被埃及神秘的文化吸引住了,心中充滿了嚮往。

這時父親走過來,上去就是一巴掌:「幹活要有個幹活的樣子,看什麼地圖,趕快生火。」

父親走開前跟他說:

「我可以保證,以咱家這樣的條件,你這輩子絕對不可能去到埃及那麼遠的地方,所以我勸你,不要再做那些白日夢了。」

父親的否定,並沒有阻止他向着理想邁進的腳步。

20年後,執著的林清玄,通過不懈的努力,將自己的理想一一變成了現實。

他以學者的身份來到了埃及。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站在氣勢宏偉的金字塔下,他的心中生發出許多感慨,童年的記憶再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里。

他買了一張明信片,給父親寫信:

「親愛的爸爸,我現在就坐在埃及金字塔前面給你寫信,記得小時候你打我一巴掌,保證我不可能到埃及這麼遠的地方。

現在我就在這里寫信,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兒子很爭氣,童年的兩個願望,我都實現了,我不但成了作家,還到了埃及。」

讀了他的信,父親很感慨:「真是想不到,我一巴掌還真將兒子打到埃及去了!」

後來有記者問林清玄,是什麼力量讓他將自己的理想變成現實的?

他說:「因為我不喜歡自己的生命被人保證。我要做自己的預言家!」

堅守自己的理想,敢於做自己,每個人都是自己的預言家。

「這一生無法重來,別為難自己」

馮唐曾說過:

敢於做自己,敢於表達自己,敢於取悅自己,才能在這紛亂的世界中,站穩自己的位置,活出自己的格局。

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很少有人能夠真正做到不懼周圍人的眼光,遵照自己的內心,勇敢活出自己的樣子。

我們當中的大多數人,為了扮演好別人眼中的自己,反而弄丟了真正的自己。

但,我們的人生並不需要別人來買單,更不需要在意別人的臉色來生活。

人生是自己的,與他人無關。

餘生,不妨活成一個敢於做自己的人。

愛你所愛,行你所行,聽從你心,無問西東。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