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時隔八年,《權力的遊戲》迎來大結局。

第八季前兩集的主題是重逢。

雪諾與二丫重逢,珊莎與小惡魔重逢,山姆與雪諾重逢,布蘭與詹姆重逢,二丫與獵狗重逢,詹姆與美人重逢……

一幕幕重逢,讓天天看得淚目。

看着他們重逢,回想起他們被迫的分別,讓人無限唏噓。

權游八年,天翻地覆。

除了重逢,天天也回憶起那些不能重逢的人。

有些人的死亡,曾讓我們無比心痛,有些人的死亡,讓我們拍手稱快。

今天,天天君就帶大家回顧一下,開播以來那些重大的死亡事件。

奈德·史塔克

奈德·史塔克的死亡,是史塔克家族厄運的開端,從此,史塔克們散落天涯。

君臨城首相艾林死後,國王勞勃認命奈德擔任首相。奈德雖知此去前途難測,卻還是出於對昔日好友的仗義同意前往。

在君臨城,奈德查出艾林死亡原因,發現了瑟後姐弟亂倫、喬佛里非勞勃親生的真相。

但他低估了權力遊戲的黑暗,他向瑟後坦白自己已知真相,希望瑟後帶着兒女離開,卻不知道,瑟後已經織好一張大網,就等狼入圈套。

瑟後毒害勞勃,又以叛國罪抓捕奈德。

最後,奈德被新王喬佛里宣判死刑,當眾斬首。《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行刑時,珊莎、二丫都是見證者。

那一刻,她們的世界天崩地裂,但人生殘酷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羅柏·史塔克、凱特琳·史塔克、泰麗莎·史塔克

如果評選《權力的遊戲》最悲情場景,「血色婚禮」那場一定可以排第一。

奈德的妻子凱特琳、史塔克家族長子羅柏、羅柏的妻子泰麗莎均死於血色婚禮。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奈德被殺後,羅柏在北境自擁為王,向蘭尼斯特發起戰爭。

交戰中,羅柏俘虜了兩名蘭尼斯特家人,想以他們作為人質交換被蘭尼斯特扣押的珊莎和二丫。

但卡史塔克家族首領為泄私憤,殺害兩名俘虜。

羅柏為振軍威,將他判死,也因此失去了卡史塔克家族的支持。

要繼續征戰,羅柏必須尋找新的同盟。他選擇了瓦德·佛雷。他勸說舅舅艾德慕·徒利與瓦德·佛雷的女兒聯姻。

佛雷假意同意,卻在婚禮上暗中埋伏,將羅柏的軍隊一網打盡。羅柏一家三口命喪婚禮。

婚禮前,二丫得到消息,欣喜前往婚禮與他們會合。

婚禮進行時,二丫和獵狗到達城外,卻目睹佛雷軍隊獵殺羅柏的冰原狼,後又在火光中看到羅柏的屍體被縫上狼頭,遊街示眾。

火光中的一幕,在二丫心中燃起了復仇的烈火。史塔克們的世界被再次撕裂。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喬佛里

喬佛里的死,是第四季最大快人心的一幕。

他的死激化了蘭尼斯特家族的內部矛盾,是這個家族走向四分五裂的起點。

喬佛里死得突然,毫無徵兆。他死於與瑪格麗的婚禮上,前一秒,他還在羞辱小惡魔,命小惡魔給他斟酒,後一秒,他便毒發身亡。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喬佛里死後,婚禮現場大亂,有人趁機帶走了珊莎,從此她踏上另一段被欺騙、折磨、背叛的旅程。

小惡魔當場被抓捕。

瑟後認定小惡魔是兇手,殺機畢現。泰溫,一直視小惡魔為家族恥辱,也想借這個機會除掉小惡魔。

喬佛里的死,讓小惡魔看清了姐姐和父親對自己的厭惡;也為他日後反叛自己的家族埋下了伏筆。

雪伊、泰溫

雪伊,小惡魔深愛的戀人。

泰溫,憎惡小惡魔的父親。

他們在同一個晚上,死在小惡魔的手下。

喬佛里死後,提利昂被控弒君,泰溫親自主持了對他的審判,並製造了各種證人和證據,一意要將他置於死地。

泰溫還收買雪伊充當證人。雪伊在眾人面前,以提利昂情婦的身份作證,說提利昂為篡奪王位,討珊莎的歡心,毒害了國王。

提利昂要求比武審判,但他的代理騎士紅毒蛇奧伯倫也因輕敵在比武中被害,提利昂被判有罪。

幸好,詹姆和瓦里斯幫他逃出了監獄。

出逃後的提利昂卻沒有立即離開,他來到父親泰溫的房間,卻發現雪伊躺在父親的床上。

盛怒之下的提利昂毫不猶豫地勒死了雪伊。接着,他又射殺了正在上廁所的泰溫。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小惡魔殺死雪伊和泰溫,既是盛怒之下的沖動殺人,也是他內心長久積怨的爆發式釋放。

從此,他與家族一刀兩斷,他與瑟曦勢同水火。

卓戈·卡奧

卓戈是龍媽的買主,他原本將她當做玩物,卻最終被她征服,成了她真正的丈夫和戀人。

他愛她、保護她,願意為她奪回鐵王座。

但現實總會無情撕碎美好的東西。卓戈在迎接下屬挑戰時受傷,傷口感染,一命嗚呼。

一名巫醫犧牲丹妮莉絲腹中的孩子將他救活,卻只救回一個植物人。

最後,丹妮莉絲親手將他殺死。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失去丈夫和孩子的丹妮莉絲,抱着龍蛋走進大火,真龍降生,丹妮莉絲也得重生。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彌塞拉、托曼

彌賽拉和托曼,是喬佛里死後,瑟曦僅有的一對兒女。

後來,彌賽拉死於多恩奧伯倫情婦的復仇。托曼也在教堂爆炸、小玫瑰死後,跳樓自殺。他們都因瑟曦的暴行而死。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他們的死亡,掩埋了瑟曦心中僅有的善意,讓她徹底變成了一個瘋女王、一個暴君。

瑟曦年少時,就從女巫那里得知了關於自己的4個人生預言:

她會成為皇后,但和老公各自出軌;她的孩子會一一死去;一個年輕女人會取代她的一切;她會命喪兄弟之手。

得知宿命的瑟曦,一直在和命運角力。

她拼盡全力保護孩子,不惜用最自私最卑劣的手段,但最終,不僅盟友離心,連孩子也沒保住。

三個兒女盡數死光後,她活着的唯一目標就是復仇。她為死者而戰。

但詹姆為生者而戰。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所以最後,連她最愛的人也與她分道揚鑣。

阿多

阿多,是史塔克家僕,護送布蘭從臨冬城逃跑,直到找到三眼烏鴉。

阿多之死引發了全球觀眾的淚奔。他為了給小主人布蘭拖延逃跑時間,堵住石門擋住異鬼,最後被異鬼殺死。

阿多之死,也揭開了權游中埋得最深的一個伏筆:阿多為什麼叫阿多。

原來,在異鬼來襲時,布蘭的靈魂穿越到阿多小時候,當時阿多還是一個心智正常的孩子。

穿越的布蘭對小時候的阿多說了一句:「Hold the door(堵住門)」。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從此以後,阿多就失智了,只記得布蘭的叮囑「Hold the door」。這句話連起來讀就是「Hodor」。

原來他悲慘的一生就是為了實現終極目標——為小主人守住門,爭取逃跑時間。

小剝皮拉姆斯·波頓

小剝皮,是《權力的遊戲》中讓天天恨得咬牙切齒的角色。

他折磨席恩、虐待珊莎、將野人歐莎割喉、行刺父親篡位、讓獵犬咬死父親的妻子與孩子,更為了激怒雪諾,在戰場上以戲謔手法處死瑞肯史塔克,令人發指的變態行徑多到數不完。

私生子之戰中,小剝皮被俘虜,珊莎放出小剝皮養的獵犬。飢腸轆轆的惡犬撲向小剝皮,將他活生生撕碎、生吞。

他的死,讓全世界的權迷們拍手稱快。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瓦德·佛雷

瓦德·佛雷是血色婚禮的主謀。

他本是徒利家族的封臣,卻在凱特琳·徒利和羅柏·史塔克落難時,假意逢迎,反咬一口,在婚禮上屠戮史塔克一家。

手段卑劣,喪盡天良。

他的名字赫然寫在二丫的復仇名單上。

第六季最後一集,成為無面者的二丫扮成女僕潛入佛雷家,割喉瓦德·佛雷,再扮成佛雷召集家族聚會,毒死眾人,團滅了佛雷一家。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二丫說:

你們沒有殺光史塔克家的每一個人,那是你們的錯誤。

你們應該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留下一隻狼,羊就永遠不會安全。

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

小指頭貝里席是《權力的遊戲》中最長袖善舞的角色。

奈德進君臨後,他無聲挑起了獅家和狼家的矛盾紛爭,出賣心無誠府的奈德,間接引起了五王之亂。

他與老玫瑰聯手在婚禮上毒死了喬佛里,卻嫁禍於提利昂。

他趁婚禮之亂,拐走珊莎,通過控制珊莎謀取北境的所有權。

在臨冬城,他還挑撥珊莎和二丫的關系,卻不知她們早已了解他的真面目。

最後,二丫割喉小指頭,實現了復仇。

培提爾的一生,機關算盡,不擇手段,最後也死於他的陰謀和算計。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權游8季,收獲超高評分,與精良的製作、宏大世界觀、入木三分的人物塑造都有關系,但天天認為,權游最大的魅力在於它敢於展現殘酷的真實。

它沒有主角光環,不像其它電視劇,用配角陪葬,主角都能活到最後。

這是因為,在真實的世界里,誰都沒有守護神,誰都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接下來大戰一觸即發,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為生者而戰!

《權游》八季 所有死亡,皆為生者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天天美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