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第八季 越發殘忍和自私的丹妮莉斯是否會成為瘋王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第二集:與遺忘的斗爭。

最熱播的美劇《權力的遊戲》第八季自開播以來就備受討論,在第八季的第二集中,終於解開了《權力的遊戲》中多年以來最令劇迷們困惑的一個謎團:夜王在更深層級此上的追求究竟是什麼?夜王和異鬼大軍的襲來,意味着維斯特洛將迎來永無止境之夜,而有關異鬼和夜王的信息,在劇中多數都是由山姆和布蘭向我們透露的。因為布蘭和夜王之間的某種關聯,使得不少的影迷們深信:布蘭就是夜王。但是在第八季的第二季中,眾人聚集在一起的這一幕很大程度上駁斥了劇迷們普遍認為布蘭就是夜王的理論。

雖然劇中駁斥了布蘭就是夜王的理論,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釋了布蘭和夜王之間有着深刻的聯系。他們是彼此的鏡子,一個代表着記憶,另一個象徵着遺忘。如果說夜王的遺忘等同死亡的話,那麼在劇集中的另一層隱藏的寓意就是:記憶就是生命。事實上,記憶是一個非常好的定義。它將夜王的死亡兵團和包圍臨冬城的大軍完完全全的區分開來。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 越發殘忍和自私的丹妮莉斯是否會成為瘋王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活着。

在夜王所帶領的死亡大軍中,他們有着基本的生命特徵,可以自由的移動,與此同時他們的殘忍也對真正活着的人帶來了非常嚴重的威脅。最可怕的是,雖然他們能和真正有生命的人一樣行走在這個世界上,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也不去在乎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些什麼。所以說,有關記憶的主題,在這一集變得有些多元,但回歸到最根本的主題,《權力的遊戲》除了在談到王權以外,一直在不斷地告訴我們有關,愛,生存和家庭的寓意。

在與死亡大軍對抗的前夕,眾人在一起的傷感聚會本能地提醒着我們,如果我們不懂得珍惜自我,不熱愛生命,我們也會失去使生命有價值的東西。因此,在這一揭示布蘭重要性的終極場景中,該劇巧妙地示意着記憶的重要性,告訴着活着的中奧義。在第二季接近結尾之處,一首哀傷的音樂響起。歌詞仿佛在述說着劇中的每個人都渴望活着,不想離開這個與記憶和回憶相關聯的美麗世界。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 越發殘忍和自私的丹妮莉斯是否會成為瘋王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得知真相地丹妮莉斯。

當眾人得知死亡大軍准備入侵之時,仿佛之前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再次出現在了臨冬城,他們等待着突襲者的到來。在這一集的最後幾分鍾,是瓊恩·雪諾告訴丹妮莉斯他所害怕的秘密。就像第一集和山姆的對話一樣,這一次雪諾和丹妮莉斯一樣他們揭露真相的對話也發生在了臨冬城的地窖。因此,就好像真理的本身是來自地下的鬼魂一般,它被埋葬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但它仍然在那里,隨時都會再次升起。

在這一集里,每一個人對真相的反應都是象徵性的。丹妮莉斯對雪諾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真相感到十分的憤怒。我們可以看到,隨着丹妮莉斯的勢力越來越強大,她越發的不按照正常人的行為開始做事,她變得異常的易怒,坦格利安家族易怒的血液仿佛要從她的身上隨時爆發。在這個場景我們也看到雖然作為丹妮莉斯的愛人,瓊恩·雪諾此時為了保護自己最好的朋友不惜欺騙丹妮莉斯是布蘭告訴他這個殘忍的真相。因為即使是丹妮莉斯最愛的雪諾,此時的他也看出了丹妮莉斯易怒和殘忍的性格。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 越發殘忍和自私的丹妮莉斯是否會成為瘋王

對於雪諾的真相,丹妮莉斯的第一反應就是懷疑和不信任,對於丹妮莉斯的不信任,雪諾並不想浪費時間在否認上。此時的丹妮莉斯流露出了對真相極其失望的表情,此時她的自私和自衛感油然而生。此時,家族的亂倫已經不在是他們所面對的重點,最大的問題是,一山不容二虎,沒有人想讓出自己理所應當的王權。此時的丹妮莉斯意味到了競爭的必要性,對於她來說,她這輩子的夢想就是坐上鐵王座,她要成為唯一的統治者,對於權力的欲望這一區別,很明顯地照耀出了雪諾和丹妮莉斯誰究竟才適合做一個人民都喜歡的君主。

的確,當雪諾知道這個事實的時候,他以一種痛心和沮喪的心情來面對這個殘忍的真相,但是對於丹妮莉斯來說,她更願意相信自己,她寧願能通過自己的權力來改變真相。她的這種強烈武裝事實的沖動是一種濫用權力的標志。雖然我們都很喜歡丹妮莉斯的堅強和勇敢,作為坦格利安家族的女性,和家族的倖存者,她身上背負着沉重的壓力,她想讓這個世界證明自己,證明她的家族,但是這樣霸道的丹妮莉斯是否還是你從一開始就喜歡的她呢?《權力的遊戲》第八季之後的故事又會是怎樣的呢?我們大家一起期待一下吧。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 越發殘忍和自私的丹妮莉斯是否會成為瘋王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小希好萊塢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