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時刻,信不信醫生已不重要,最關鍵的是醫生信不信你

醫生們再善良,醫德再高,也終有耗盡的時候。

這是一個真實的病例。

醫院的一位後勤老員工病了,在左肺上葉的根部發現了一個腫塊 , 看過片子的人都懷疑他是肺癌。

由於瘤體比較大,如果直接手術的話要做左側全肺切除,他顯然是無法耐受的,所以只能先選擇內科治療。

緊急時刻,信不信醫生已不重要,最關鍵的是醫生信不信你

經過慎重的考慮,他決定選擇化療,但化療一般都需要明確的病理診斷才行。

由於腫瘤位置特殊,兩次氣管鏡檢查均未能取到病理,接下來穿刺活檢也因為腫瘤與大血管關系緊密而被迫放棄。

腫瘤科醫生根據患者的多年吸煙史以及影像學資料特徵,認為他患鱗狀細胞癌的可能性比較大,建議他直接按照鱗癌來進行化療,只有這樣才有一線機會。

但是,沒有病理診斷做化療是有風險的,如果出了問題打官司,醫生必輸無疑!怎麼辦?

由於是 ” 內部人 “,腫瘤科醫生沒做太多猶豫就給他做了化療。兩個周期治療之後腫瘤縮小了一大半,手術切除肺葉已經具備條件。

但新的問題又來了,由於手術難度很大,加上患者有多年吸煙史,肺功能也很差。問了幾個外院的專家,大家都不願意來。

給出的理由很簡單:既然患者化療非常有效,那就繼續化療算了,不必冒手術的風險。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手術的難度太大了,患者的身體條件又不好,大牌醫生都不願意拿着自己的聲譽去冒險。

既然化療碰巧有效,那就正好以此為由推掉。外出會診做手術不比在本土作戰,一旦出了問題會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煩。

現在的醫療市場已然亂成了一鍋粥,更沒有哪個醫生願意但這種風險。

緊急時刻,信不信醫生已不重要,最關鍵的是醫生信不信你

後來胸外科主任親自出馬,跟 ” 大牌 ” 明言:這是我們本院的工作人員,你只管來做手術,出了任何問題由我負責。

於是手術如期進行,干淨利索地切除了左肺上葉,術後患者也恢復得很好,整體治療隨之圓滿地告一段落。

這件事讓我想起在《莊子 · 徐無鬼》的一個小故事,叫 ” 運斤如風 “。說是楚國有兩個人有一項絕技,其中一人在鼻子尖上塗一點白灰,另一人手持利斧,運足力氣一斧子劈過去可以把同伴的鼻子上的白灰削掉,而鼻子並不受傷。

後來宋元君聽說這件事,找來那個會使斧子的匠人讓他演示,匠人說自己的同伴已死,無法演示。因為天下再也找不到一個面對自己如風的利斧而依然能站着一動不動的人。

現在的醫生,就像那個匠人。雖然身懷絕技,但是沒有合適的搭檔,依然無法做出舉世無雙的表演。

其實每一個身陷疾病重圍的人都會渴望醫學奇跡,但是很遺憾,真正令人震撼的醫學奇跡大多都不產自中國。

去年,美國加利福尼亞的醫生做了一個 ” 驚人 ” 的手術:他們切開孕婦的子宮,將胎兒腹部的腫瘤切除後,又把胎兒放回到子宮內繼續發育,直到胎兒順利出生。

緊急時刻,信不信醫生已不重要,最關鍵的是醫生信不信你

此事一傳開之後,很多人都覺得美國的醫生真牛。其實這個手術在技術上並沒有那麼神奇,中國的醫生完全可以達到,只是中國醫生的地位沒那麼牛而已。

在,治療的風險並不只來自於治療本身,掣肘的因素還有很多。

就以這個胎兒手術為例,由於此前沒有先例,手術風險又大,要是在國內做,一旦做出了問題,上級會罵你,同僚會笑你,病人會告你,急了眼還可能拿刀砍你。即便去了法院,這官司也是必敗無疑的。

你,還會去嘗試嗎?

在工作中我還見過許多醫療案例,醫生根本無責而被判賠,並且現在這儼然已經形成了非常清晰的傾向:我們的法律體系可以保護 ” 弱勢群體 “,可以維護 ” 社會穩定 “,但並不保護醫德。

區區 700 萬醫護人員的那點小心思,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面對這些,你還會願意去挑戰世俗嗎?

前面那個肺癌病人的治療無疑是完美的,但醫生們身上承擔的這些 ” 中國式 ” 風險也同樣巨大。

好在他是 ” 內部人 “,多年來形成的信任基礎使他繞過了這些危機。而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些基礎是完全不存在的,面對困難時就很容易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

有人說要加強溝通,相信真誠可以改變一切。其實醫生們也相信所有人在求醫的時候都是非常真誠的,但誰又能保證你不會翻臉不認人呢?

關鍵是以現在的行市,你翻臉,竟然還都有理,還能得到許多人支持。

醫生們再善良,醫德再高,也終有耗盡的時候 ……

從前讀三國故事,知道關雲長因為信任醫生所以治好了病,而曹操因為不信任醫生最後倒了霉。那時的醫學故事似乎都在宣揚 ” 一定要相信醫生 ” 的主旨,可笑的是,時代進步到了今天,這一切似乎都已經從根本上遭到了顛覆。

在治療的緊急時刻,你對醫生的信任其實已經沒有多重要了。

最關鍵的是,醫生信不信你。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淼哥故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