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制度改革帶來了什麼?科目自主選擇 錄取方式多樣

高考制度改革帶來了什麼?科目自主選擇 錄取方式多樣

湖南省衡陽縣第一中學的高三學生在教室早自習新華社發(曹正平攝)

高考制度改革帶來了什麼

從高考科目內容到高考考試模式,高考制度改革仍在不斷地進行,目的就是不拘一格選拔人才。數據顯示,近年來參加高考的學生每年都在1000萬人左右。隨着高考改革的穩步推進,一些試點省市的學子擁有了更多的選擇。

每年的高考都是全社會關注的焦點,今年的6月7日、8日又是高三學子們「上戰場」的日子。人們不禁在問,在不斷的高考改革過程中,考試的側重點發生了哪些變化?目前我國建立了什麼樣的高考評價體系?今後改革的方向和重心將向哪里轉移?對此,科技日報記者進行了深入采訪。

考生科目選擇自主多元

「『新高考』方案滿足了學生個性化學習需求。」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與社會發展研究院研究人員王新鳳博士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學生的知識結構更加多元,文理交叉融合,這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學生全面發展和高校對人才培養綜合性的要求。

梳理近年來的高考改革試點方案,記者發現從2014年起,國務院印發《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上海、浙江啟動了首輪高考綜合改革試點。2014年入學、2017年高考的滬浙學子們成了首批「新高考」改革的受益者。

「新高考」改革方案就是人們常說的「3+3」模式,即語文、數學、英語3個必考科目加上3個選考科目。其中,上海考生可根據自身情況在歷史、地理、政治、物理、化學、生物這6個科目中選擇3個科目考試,而浙江則多加了一門技術學科,從7個科目中選擇3個。

當這次「新高考」改革迎來首次瓜熟蒂落的實踐檢驗時,新的高考改革方案隨即在其他省市開啟。2017年,北京、天津、山東、海南啟動第二批改革試點,「3+3」高考新方案進一步推廣。2020年,上述4省市將迎來首批參加「新高考」的學生。

隨後,越來越多的省市被納入進來。2019年初,河北、遼寧、江蘇、福建、湖北、湖南、廣東、重慶等8省市啟動高考綜合改革,從2018年秋季入學的高中一年級學生開始實施。

與前兩批的「3+3」模式不同,這批改革試點是採用「3+1+2」模式。「3」仍為全國統考科目語文、數學、外語,所有學生必考;「1」為首選科目,考生須在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的物理、歷史科目中選擇一科;「2」為再選科目,考生在化學、生物、政治、地理4個科目中選擇2個科目參加考試。

如此一來,高考科目的組合呈現出多元化的特色,考生可根據自身的優劣勢自主選擇考試科目。傳統的高考方案中只有2個選項,「政史地」或「物化生」,而「3+3」模式下則至少有20種科目組合方案可選,「3+1+2」模式也有12種組合。「同班不同課」成了「新高考」學生的真實學習寫照。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除了這些考試科目可自行搭配和「私人定製」外,計分方式也與以往不同。

在「新高考」中,語數外3個必考科目仍按照傳統高考模式「考多少得多少」的方式計分,但剩下的3個選考科目則按照等級賦分,即先排名、再劃區,最後按照考生成績所在區間給出相應的分數。

中學學校全力保障教學質量

新的高考改革方案給考生帶來了更多的選擇,作為培養學生的主體,中學學校也在全力保障「新高考」模式下的教學質量。

浙江省景寧畲族自治縣景寧中學的校長助理吳松敏告訴記者,「由於是首批改革試點,學校沒有現成的經驗可借鑒,只能『摸着石頭過河』。」該學校經過多次與其他學校開展研討,根據本校的硬件設施和師資力量,研究3年選考賦分成績。不僅提供適合學生的「套餐」,還為學生開設生涯規劃課程。還向考生介紹一些大學專業與學科的關系、學生遇到兩難問題時如何選擇,並增設了段長信箱、校長信箱等反映渠道,真正的實現了讓學生選擇自己喜歡的學科作為高考科目。

滬浙的先行先試為第二批改革試點提供了可借鑒的經驗。「2017年暑假,學校組織骨幹教師赴上海浙江一帶新高考改革較早地區進行考察。」 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第一中學(以下簡稱寒亭一中)校長孫太和表示,為應對「新高考」,我們學校採取了校園數字化改造,升級智慧校園建設,發掘大數據應用,加大新高考培訓力度等一系列措施。

孫太和告訴記者,寒亭一中首先在管理方式上形成了「行政班+教學班」模式。所選三科相同的學生,組成行政、教學一體班;對於選擇兩科相同的學生,實施「定二走一」管理方式,以固定兩科為基礎,組成行政班,第三科走班。學校以「按組合分層次就近走班」為原則,科學管理教學班。

「我們還引入了多元化評價機制,研究探索教師教學評價機制和學生綜合評價體系。」 孫太和說。

「新高考」讓學生和高校皆受益

在2019年的高考即將來臨之際,浙滬已有兩批學生完整地走過了「3+3」模式下的「新高考」。王新鳳所在研究團隊曾面向其中一個省份高校的8000餘名教師和35000餘名學生做過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在「新高考」的「3+3」模式下,學生對自己的專業滿意、高校對錄取的學生滿意的比例皆超過8成。

「可以說,改革平穩落地,學生和高校雙方的獲得感強。」王新鳳表示,「新高考」取消錄取批次、平行志願錄取,增加了學生志願填報的數量,減少了學生調劑的可能性,學生能夠被錄取到本人填報的專業的概率大增。因此,高校教師和學生群體對志願填報方式、取消錄取批次、平行志願投檔等招生錄取政策的認可度較高。

這次改革還帶來了更加深遠的影響。「招生競爭的焦點由學校與學校的競爭轉變為專業與專業間的競爭,實現了院校間的同台競技,倒逼高校優化專業結構和學科布局。」王新鳳告訴記者,高校也將進一步優化人才培養方案。

在問卷調查中,90%以上的高校教師認同「學校進一步完善了轉專業制度,滿足新高考學生學習需求」這一說法。統計數據也顯示出,高校對高考改革的關注與參與,較之以前也有明顯提升。

不難看出,在這場改革的春風中,學生和高校皆為受益的主體。在王新鳳看來,經濟社會發展形勢對高校人才培養提出了多樣化的需求,「新高考」探索分類招生、多元化的招生錄取方式改革,滿足了這種多樣化的需求。

此外,高校需要培養寬口徑、厚基礎,具有通識教育基礎的人才,而目前在「新高考」的背景下,高校開始探索大類招生下的人才培養模式變革,也有利於培養綜合素質高的人才。(實習記者 於紫月)

人才培養始終是教育界關注的話題。「這些經驗可以為後續試點省份的高等學校招生與培養提供寶貴的經驗借鑒。」王新鳳說。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科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