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亭世芥》首演 當安徒生遇見湯顯祖,植物是他們共同的密碼

《丹亭世芥》首演 當安徒生遇見湯顯祖,植物是他們共同的密碼

當安徒生穿越時空進入《牡丹亭》的世界,會發生什麼?來自中國和丹麥的藝術家們聚集在一起,腦洞大開,於是有了這樣一個假設——將兩個世界的故事融合到了一起。創意舞台劇《丹亭世芥》由此誕生,6 月 11 日晚在大寧劇院精彩首演。

安徒生和《牡丹亭》,看上去很遠,但《丹亭世芥》總設計人周雷找到了一個巧妙的連接點:植物。

安徒生的童話里,不只有賣火柴的小女孩、小美人魚等有趣的人物,還有大量的植物存在:小意達的花兒、一個豆莢里的五粒豆、玫瑰花精、荷馬墓上的一朵玫瑰、蝸牛和玫瑰樹……這些奇妙的植物,構成了安徒生的花園。而早在安徒生童話誕生 200 年前,在遙遠的中國,湯顯祖的《牡丹亭》在講述杜麗娘和柳夢梅淒美的愛情故事時,也運用了牡丹、柳樹、梅花等意象,為故事增添了浪漫色彩。

安徒生生前雖然未曾到過中國,但他在自己的作品《夜鶯》中想象出一個中國皇帝的御花園。在十八世紀,御花園非常大,用精緻的瓷磚砌成,里面可以看到世界上最珍奇的花朵,美麗的花枝上還繫着銀鈴。如果安徒生讀過湯顯祖的《牡丹亭》,他所想象的中國花園會有何不同?他的世界觀會不會因此改變?

《丹亭世芥》首演 當安徒生遇見湯顯祖,植物是他們共同的密碼

《丹亭世芥》將音樂、舞蹈、影像、書法有機結合在一起

作為人類學學者和自然力研究院的創始人,周雷十分擅長跨文化、跨藝術門類的創作方式,他曾與智利薩滿巫師、蒙古呼麥樂手、印度古典音樂人合作過。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個性融合在一起,總能產生令人驚喜的新形式和新風格。為了創作《丹亭世芥》的劇本,他赴湯顯祖故里實地調研,並反復研讀了《牡丹亭》的文本。當然,他還遠赴丹麥追尋安徒生的足跡,並與丹麥小提琴演奏家安德烈斯 · 波利特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在《丹亭世芥》里,安徒生的童話故事和《牡丹亭》的文本被並置在一起,讓人看到不同時代、不同文化背景的創作者在表達相同主題時呈現的多樣性。

《丹亭世芥》首演 當安徒生遇見湯顯祖,植物是他們共同的密碼

丹麥鋼琴家亞歷山大 · 麥肯基

簡潔的舞台,出自知名建築師扎哈的學生胡永衡率領的 T22 團隊,巨大的透明的投影牆,給觀眾帶來沉浸式的體驗。演出一開始,丹麥鋼琴家亞歷山大 · 麥肯基、丹麥小提琴演奏家安德烈斯 · 波利特先後登場。他們赤腳闖入舞台,有些不真實,像是從童話里走出來的人物。丹麥皇家芭蕾舞團舞蹈演員本傑明和愛瑪、中國舞者吳艷丹也一一登場。和着音樂,他們在跳些什麼?他們也許是安徒生或他筆下的人物,也許是杜麗娘與柳夢梅,也可能是一隻鳥、一棵樹、一朵花。

《丹亭世芥》首演 當安徒生遇見湯顯祖,植物是他們共同的密碼

丹麥皇家芭蕾舞團舞蹈演員本傑明和愛瑪

《丹亭世芥》最聰明的地方在於,它不是東方與西方文化符號的堆砌,音樂、舞蹈、影像、書法被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演員們精彩的表演給觀眾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間。藉由植物這一引子,創作者們帶領觀眾用一種新的眼光重觀這個 ” 小如草芥,大若須彌 ” 的世界。

這部作品是極簡的、跳躍的、充滿哲思的,但並不晦澀。6 月 12 日的首演現場,無論是孩子還是老人,都能沉浸其中。安德烈斯和亞歷山大還返場帶來了名曲《查爾達什》,精彩的演繹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記者注意到,觀眾席里還坐着一些自閉症孩子,他們在家人的陪伴下觀看了演出。在周雷看來,這樣一場跨文化的創作和演出,正是一次從自閉走向自洽,從個人宇宙走向更廣闊世界的過程。

《丹亭世芥》首演 當安徒生遇見湯顯祖,植物是他們共同的密碼

舞者吳艷丹帶來了充滿想象力的表演

《丹亭世芥》的創作和演出得到靜安區文化發展專項資金支持,首演結束後,作品還將於 6 月 13 日、15 日分別在長江劇場、杭州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2 樓小劇場上演。

欄目主編:施晨露 本文作者:吳桐 文字編輯:施晨露

圖片攝影:林斯彧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