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社科項目被業余研究者舉報漏洞百出,「學術浮躁」令人寒心

國家社科項目被業余研究者舉報漏洞百出,「學術浮躁」令人寒心

6 月 11 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網站發布通報:近日,我辦接到實名舉報廣西師范大學杜海軍承擔的國家社科基金 ” 西南邊疆歷史與現狀綜合研究項目 ” 子課題結項出版成果《廣西石刻總集輯校》質量問題的信件。經調查核實,認定該成果存在嚴重質量問題,出版後在學術界產生負面影響,損害了國家社科基金聲譽。經研究決定,撤銷杜海軍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子課題 ” 廣西石刻總集整理 “……

學術不端近年並不鮮見,舉報者多為專業人士。但諷刺的是,此次將杜海軍拉下學術神壇的是廣西一位名叫石身志的業余研究者。去年底,他買了一套《廣西石刻總集輯校》,連做夢都沒想到這套曾被媒體稱作 ” 為廣西文化豎起了一座豐碑 ” 的 ” 煌煌巨作 “,存在的錯漏竟多達數千處之多,於是他直言 ” 這是一部爛書,質量粗劣不堪 “,並開始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發文予以無情揭露 ……

碑刻專家稱,” 漢碑看山東,唐碑看西安,宋碑看桂林 “。柳宗元、李渤、黃庭堅、張孝祥、范成大、張居正、張玉書、袁枚、康有為等,都在廣西留下了石刻。身為廣西師大博導的杜海軍曾接受專訪,談及如何避免石刻整理過程中的 ” 偽整理 “:” 要想出成果,就必須耐得住寂寞,不為名利所左右,能夠長期堅持。” 事實如何呢?據稱,《輯校》僅一通三百多字的民國石刻,杜海軍團隊的輯校內容錯誤就多達五六十字。哪怕請一個細心一點的中學生抄錄整理這類民國石刻,也絕不會犯如此多的低級錯誤。一個由十幾個博士、碩士組成的社科項目團隊,浮躁草率到了如此地步,這分明是在打自己的臉,哪里還有半點 ” 耐得住寂寞 ” 的學術風范?

杜海軍辯稱,舉報人批評《輯校》石刻錄文錯漏太多,原因是課題組所依據的先前出版的書籍就是這樣 …… 在抄錄先前的文獻時,對於其中的文字無權改動,無論它們是對還是錯。這番氣定神閒的解釋出自一位文學院教授之口,不免令人懷疑其語文水平。事實上,連小學生都明白,” 校 ” 有訂正的意思。既然書名冠以 ” 輯校 ” 二字,就不能只編輯不校勘吧。巧言令色,強詞奪理,換來的只會是斯文掃地,乃至身敗名裂。

更令人寒心的是,《輯校》由學術界很有聲望的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而且屬於 ” 國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別委託項目 “。在《中國社會科學報》上,還有多位來自北京大學、南開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廣西師范大學等高校的教授進行點評,稱該書的出版 ” 是研究廣西文化不可或缺的文獻 “” 其意義具有普遍價值 “。這些名校的教授們到底是對石刻不懂裝懂的南郭先生,還是與杜海軍同屬一個學術小圈子,把 ” 兩肋插刀 ” 的江湖義氣搬到了本當相對聖潔的學術領域?

此外,一期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資金為 80 萬元,《輯校》不僅成功通過各個環節的審核,而且還由權威出版社出版,參與審議的專家和管理部門,難道不應該出來走兩步?

學術不端敗壞學術風氣,有悖學術道德,嚴重損害學術形象。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對《輯校》的查究不宜匆忙劃上句號。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ZAKER瀟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