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大先 從《滿世界》走出自己的「小世界」

劉大先 從《滿世界》走出自己的「小世界」

7 月 28 日,龔曙光散文集《滿世界》新書發布暨文學對談會現場。

劉大先 從《滿世界》走出自己的「小世界」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民族文學研究》雜誌副主編劉大先。

7 月 28 日,西安,在龔曙光散文集《滿世界》新書發布暨文學對談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民族文學研究》雜誌副主編劉大先坦言,閱讀《滿世界》這本書,是讓自己走出一個 ” 小世界 “。

” 生命與世界的這種中介就是旅行。” 劉大先說,旅行會涉及到兩個方面,一個是自我的成長,一個是關於他人的認知。自我的成長其實是人類社會上幾乎絕大部分的部落、群落都會有的成長儀式,通過一個儀式,青少年在青春期時要出去游歷,看千山暮雪、看萬里層雲,這種實踐讓個體得到了成長,靈魂得到洗禮。

當你走到一個不同的文化當中,你是封閉起自己來,還是敞開心扉接受它?涉及到這樣一個根本性的命題,” 旅行 ” 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個 ” 出軌 ” 行為。劉大先說,這個行為是從我們之前的固有狀態中出來,是對我們原先秩序的破壞,是對自由的尋求。

” 然後在這個過程中就會涉及到剛剛韓少功老師所說的,『觀世界』和『世界觀』。” 《滿世界》這本書寫了 14 個國家,基本都在歐洲,從空間的書寫上可以看到一個現代歷史的發展,近 200 年來,中國人的世界觀基本是在收縮大轉型。從 ” 以天朝上國自居 “,到被強行拉入到現代世界史,再到新世界普通老百姓也走出去,” 這個時候我們對世界有了不一樣的理解,我們關注到南亞、非洲,這其實是新的世界打開方式,” 劉大先期待,將來龔曙光能再寫一個《滿世界》續篇,跟《滿世界》構成一個姊妹篇,構成一個完整的圖式。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文化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