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隨着社會節奏加快和大眾娛樂普及,人們在面對來自社會和外界的壓力時,觀看喜劇往往成為一種排憂和消遣的重要途徑。

但不得不承認,如今的喜劇,少有好看的了。要麼是通過演員極其夸張的造型表演方式扮瘋賣丑,要麼是插科打諢抖機靈壘段子的大雜燴。與其說這樣的作品是喜劇,不如說是「鬧劇」。

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網絡電影市場的喜劇片,處境同樣艱難。由於早期缺少到位的監管,網絡電影創作者為了吸引觀眾無所不用其極,三俗、色情、驚悚,更是將觀眾的胃口刺激到了「刁鑽」的程度。

如何能在保持影片精緻化的同時,還能贏得觀眾的喜愛,令每一位網大創作者頭疼不已,有過多部喜劇作品創作經驗的導演劉彬傑也不例外。

讀懂「喜劇」 才能創作喜劇

人人都愛喜劇,可喜劇到底是什麼?

世界喜劇之王卓別林曾講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人得了很重的憂鬱症之後去看病,醫生對他說:最近我們城里來了一個特別幽默的人,在街上講了三天的笑話,導致全城的人這幾天都特別開心,我建議你找他。病人卻說:我就是你說的那個特別幽默的人。

雖然只是一個故事,卻也道出了「喜劇」的本質。正如導演劉彬傑所說:自己的悲劇,就是別人的喜劇。

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劉彬傑導演的最新力作是來自愛奇藝雲騰計劃的《申城異聞錄》,是一部融合了懸疑、愛情等多類型元素的喜劇電影。講述的是「降妖人」無情與其夥伴多多,為解救即將淪為祭天貢品的安寧村眾少女,幫助女主角黎黎一起申城伏妖的故事。

該片的故事基礎,正是建立在申城與安寧村這兩個悲劇的村莊之上。

申城與安寧村,是兩個常年乾旱無雨民不聊生的地方,村長為了求雨便把村里的女孩拿去火刑祭天。申城燒光了所有的女孩之後,淪為了一座「妖城」。女主角黎黎生活的安寧村,正在重蹈申城的覆轍,村長有言,唯有申城四妖的手掌方可破局。於是為了保全村里所有的女孩,黎黎踏上了申城伏妖之路。

導演劉彬傑在創作《申城異聞錄》時,在劇本的構思、演員的遴選和喜劇包袱的設定上層層把關,三腳貓功夫的黎黎與插科打諢耍貧嘴的無情、多多二人組,三人結伴走申城,一路打打鬧鬧,將一個原本很具悲情色彩的故事,表演得既搞笑又溫情。

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無處不在的「儀式感」 探究喜劇新玩法

如今的喜劇電影仿佛陷入了一個怪圈——它們看上去都在試圖逗笑觀眾,可他們越是賣力,觀眾就越笑不出來。不好笑的原因也有很多:沒有好的故事內核、審美變審「丑」、笑點=網絡段子集錦等等。

真正好的喜劇電影不應該是重復別人玩過的梗,而是找到喜劇的規律,然後進行再創造;笑點的最高境界,是依靠情景設定,把包袱真正融入到故事和情節當中去,使笑料不唐突、不刻意。

影片《申城異聞錄》把創作重點放在了情節和內容上面,更加注重了敘事的現實性和人物性格的碰撞。

例如,在人物形象上,如申城四妖之一的黑風,從身形來看是一名雄威壯碩的猛男,一張嘴卻是一口蘿莉音;台詞設計上,半路夫妻的無情和黎黎,最常說的一句就是「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什麼?」;鏡頭拍攝上,廣角加仰拍,略有畸變的五官反而為影片增添了「糙」的另類風情,以及在情節上,申城伏妖貫穿全片。

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導演劉彬傑將這些稱之為喜劇的「儀式感」。伴隨着互聯網的發展而成長起來的90後、00後觀眾,更習慣於跳躍性思維,也更容易get到作品中的笑點和意義。

此外,影片中寥寥數個鏡頭卻勾畫出的極為出彩幾名的配角,無論是頭上帶花嘴里叼草山賊、堅持早上不要飯原則的乞丐,還是戴着兩幅墨鏡的算命先生等,在劉彬傑導演看來,他們都代表着現實生活中的某一類人。同時,這些配角的精彩表演也為影片帶來了些無厘的頭色彩。

「無厘頭」並不只是搞笑 正能量才是內核

提及「無厘頭」,大概所有人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的都是周星馳星爺,和他創造出的一個又一個嬉戲、調侃、玩世不恭的熒幕形象,言行舉止天馬行空,卻又透過其表象引人深思。

也正因此,很多人都認為「無厘頭」的核心就是搞笑,但其實不是。

和星爺共同執導了《喜劇之王》的導演李力持,曾在給學生們講課時說過:「無(mou)厘(lei)頭(tou)」文化的核心,其實是周星馳在《喜劇之王》開場時喊出的那四個字:努力,奮斗!。搞笑只是周星馳對它的一種外在包裝。

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任何一部電影的核心都是故事,即便是喜劇題材,其喜劇效果也都應該是為故事和人物服務。

回到劉導的影片《申城異聞錄》中,無情雖因「降妖除魔」深受村民們敬仰,但實際上他和夥伴多多就是一對狼狽為奸的江湖騙子。只因無情從不相信世上有妖,所以才囂張至極地招搖撞騙。待去申城伏真的「妖」時,才會慫得鬧出了無數的笑話。

盡管影片《申城異聞錄》中也有戲謔、嘲諷的對象,但更多的是通過無情這樣一個小人物,對自己的信仰從相信到迷茫、從懷疑到堅定的一個追尋過程,去呈現生活中肯定的方面,有着一整套正能量的價值觀和完整的自我表達。

喜劇電影不好拍?是你不懂儀式感|專訪《申城異聞錄》導演劉彬傑

對此,劉彬傑導演解釋,揭露假惡丑雖然讓影片具有了批的意義,但其傳遞出的負能量同樣不容忽視。「我相信電影和觀眾之間是有磁場的,所以我更希望讓觀眾看到的是正能量的東西。」

總的來說,《申城異聞錄》聚焦小人物的成長,其人設與形象的反差設定、無厘頭荒誕式的台詞創作以及獨具一格的拍攝手法,賦予了影片濃重的喜劇「儀式感」,或許將成為喜劇題材創作的另一種探究方式。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娛樂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