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梁山劇院成立,花榮任院長,吳用任導演兼編劇,樂和擔任音樂總監,宋江被眾好漢推舉為名譽院長,各項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

演員選拔賽開始了,被選中的發獎金,角色不同,獎金不一。男演員的獎金為一桶酒、或一碗酒,一壺酒。女演員的獎金為裙子、頭巾、手帕、或者頭繩。

《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本次演員選拔的范圍一度擴大到梁山以外,山下的老百姓踴躍報名。根據宋江的最高指示,「外來」人員被選中的,根據上戲效果,成績優異者,可轉為梁山正式員工,按月領工資,拿獎金,列入在編人員。

扈三娘、顧大嫂、孫二娘憑着性別優勢毫無懸念入選,時遷因長相不佳被刷了下來,李逵由於吐字不清而落選,王矮虎羅圈腿步伐難看被淘汰。魯智深吐字清晰,扮相好,被大家一致看好,可他老記不住詞,背誦越勤奮,忘得越快,一開始還能記住10來句,三天後,只記得4句,第七天頭上只記得「灑家」二字,吳用說劇本里壓根就沒有這個詞,魯智深遺憾出局。

《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幾經折騰,演員的事總算定下來了,林沖、燕青、扈三娘、顧大嫂等人如願以償。根據工作進度,演員一旦敲定,緊接着就是編寫劇本。

按照宋江的意思,吳用所編劇本的主題多為忠君報國,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至於男歡女愛、小橋流水的百姓生活不符合梁山的宗旨,因而不能出現在舞台上。另外,宋江在講話中一再強調不光演傳統戲,「眼前」戲也要編寫幾部,只要貼近生活,突出替天行道,鏟除奸邪,為民除害的主旨即可。

《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吳用深受鼓舞,翻了10本書,熬了5個通宵,編寫3個劇本,披星戴月,大功告成,一部《忠義傳》橫空出世,深受宋江贊揚。該劇歌頌了梁山英雄不畏強權,替天行道,鏟除奸邪的好漢精神,劇中還涉及高俅、蔡京等現實人物。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忠義傳》劇本雖精彩,可在演員的人選上出現分歧,大家爭論不休,爭着演好人,演好漢,沒有人願意演高俅。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吳用給出的條件是凡願意演高俅的,不管演的好不好,都賞銀100兩,轉眼間,三天已過,只有王矮虎報名飾演高俅。

《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吳用不敢隱瞞,如實跟宋江匯報情況。宋江由喜轉怒,大罵吳用糊塗,差一點誤事。宋江說一部好戲,故事生動、情節曲折、很有現實教育意義,一定要找到最佳人選才行,王矮虎長相猥瑣,面容醜陋,氣勢和魄力遠不及高俅,絕對不行。

宋江繼續說,高俅是一個有文化的流氓,表面謙謙君子,風度翩翩,平易近人,實際上一肚子男盜女娼,貪財好色,陰險奸詐,演員必須符合這一點才行啊。

吳用跟宋江訴苦,領導批評的很對,我誠懇接受,銘記於心,回去好好反省。可我梁山108位好漢,符合「高俅」形象的幾乎沒有啊。

《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宋江站起來,在辦公室來回溜達,忽然收住腳步,背過身子,朝窗外看,語重心長的跟吳用說:「難道要我去演高俅嗎?」吳用恍然大悟,連連陪笑:「還是讓我演吧」。

《忠義轉》上映了,消息提前7天就傳開了,尤其得知吳用軍師親自飾演高俅,所有人翹首以待,不光梁山上下全部到場觀看,連幾十里以外的老百姓扶老攜幼,提着凳子,背着椅子,拖兒帶女,全家出動,聚義廳前的廣場上到處都是人,里三層外三層,圍了水泄不通。

《水滸不演義6》 林沖打了吳用的臉,宋江叫好,卻急壞了花榮

一梆鑼響,三聲鼓,二胡奏樂,主要人物先後出場,林沖飾演王進,吳用飾演高俅,劇情起伏跌宕,錯綜復雜,大家看的入迷。吳用扮演高俅過於逼真,人物刻畫入木三分,一出場引得不少人咬牙切齒,全體痛罵。

林沖入戲太深,當劇情進行到高俅當了太尉後,毒打、迫害王進時,林沖觸景生情,再也忍不住了,竄起三尺高,一個箭步沖上去,劈頭抓住高球,大巴掌扇了5分鍾,打的高俅滿地找牙,髒血直流。台下的宋江起身鼓掌,高喊「打的好」!場下立刻亂套,大家高喊「高俅害民賊,打死他。」花榮急了,飛身上台,一把扯住林沖呵斥道:「林教頭住手,這是咱吳軍師」。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劇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