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雙南 GMIC 演講 《流浪地球》與黑洞照片的科學與審美

7月28日,2019年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GMIC)舉辦科學大講堂活動。活動中,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中科院粒子天體物理重點實驗室主任、慧眼天文衛星首席科學家、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張雙南發表了題為《與黑洞照片的科學與審美》主題演講,從科幻電影入手,為到場的觀眾普及了科學與美學的基礎知識。

張雙南 GMIC 演講 《流浪地球》與黑洞照片的科學與審美

科幻創意背後是科學原理支撐

作為科普中國的形象大使,張雙南不止一次表示科普需要接地氣。因此他的演講也先從大家最為熟悉的科幻電影《流浪地球》開始講起。他認為該電影的主題帶着地球奔向希望,以及在這個過程當中引爆了木星,想象力特別好,”有着天才的想法,世界級的科幻想象力。”

張雙南表示,這部電影之所以能走紅,是因為天馬行空的科幻創意背後,是科學知識的支撐,為此他首先解釋了該電影的主題——地球為什麼要流浪。

據張雙南介紹,46億年之前,剛剛誕生的地球處於距離太陽距離適中的宜居帶中,但隨着太陽的演化,太陽會變得越來越大,在距今17.5億年之後,太陽的顏色稍微變了一點,變成橙色,這時候太陽也變大了一點,在地球上接受太陽的能量就太多了,地球就太熱了,”所以17.5億年之後,如果地球仍然處於今天這個位置,地球上面就不適應於人類生活了。”

張雙南 GMIC 演講 《流浪地球》與黑洞照片的科學與審美

科幻是對科技的審美創造

對於”科幻”、”科技”和”審美”這三者間的關系,張雙南也有自己的觀點,他認為科幻來自於科技,但是高於科技,”今天的科技做不到的事情,科幻可以做到,可以通過審美的方式做到,這也就是我說的科幻是對科技的審美創造。”

張雙南認為,”沒缺陷且不常見”就是美。據他分析,審美是由價值觀的判斷和見識的判斷共同組成的,只有審美對象符合了自己的價值觀,而且在自己的見識里,審美對象是不常見的,所以才是美的。

現場,不少觀眾對此結論有所疑惑,為此,張雙南還舉出了斷臂維納斯的例子進行反駁,”斷臂維納斯並不反映殘缺之美,因為雕塑沒有實用功能,雕塑少了一隻胳膊不是缺陷,人缺了胳膊才是缺陷。”

回歸科幻而言,張雙南則結合了電影《星際穿越》,從故事設定和情感方面分析了科幻之美。他認為《星際穿越》里用的是正科學,用到黑洞蟲洞、5A時空等等,都是科學研究最前沿、最重要的主題,而在”不常見”這一方面,該電影懸念和包袱非常多,”電影一開始父女經歷的各種怪事,以及到最後隔空傳遞信息等等,都讓觀眾感覺懸念迭起,而隨着影片的不斷進行,觀眾才會明白這些懸念都是因為蟲洞穿越,重復發現引力波等方式而產生的。”

張雙南 GMIC 演講 《流浪地球》與黑洞照片的科學與審美

黑洞照片:大膽想象與小心求證

作為黑洞領域的專家,張雙南在現場也分享了兩張關於黑洞照片.。

一張是來源於電影《星際穿越》中,該片的科學顧問在大量研究的基礎上,通過計算機計算並繪制除了黑洞的照片,”那位科學顧問大概覺得自己一生探測不到引力波了,所以決定在電影里面過個癮,用蟲洞發現引力波。結果沒想到就在電影公映後的一年,他的團隊真的用他設計的儀器探測到引力波了。”

張雙南 GMIC 演講 《流浪地球》與黑洞照片的科學與審美

該照片里的黑洞不僅不黑還有亮光,但張雙南卻認為非常合理,”黑洞附近的引力太強了,空間完全扭曲,光線到了黑洞附近以後,光子不是一頭砸到黑洞里面,也不是從黑洞穿過去,而是繞着黑洞轉圈,轉圈的過程就形成了亞穩態的光子運動,如果我們離黑洞比較近的時候,就會看到黑洞其實挺亮。”

到了今年4月,在世界望遠鏡等的幫助下,人類成功拍攝下了一張黑洞的照片,與前一張照片中的假想相輔相成,”理想中的黑洞照片是沿着赤道面的方向看過來的,這時候黑洞是比較漂亮的。現實中的黑洞照亮是從頂上看過來,是俯視圖,俯視圖看過來不是這麼漂亮。”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科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