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由我不由天。贏一次。至少你該贏一次。

最近,熱映的哪吒再次闖入我們的世界。那個一身反骨,一心慈悲的少年,用最硬的故事和姿態,撞擊我們最柔軟的心靈。

不認命,就是哪吒的命。哪吒自己喊出了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命由我不由天。贏一次。至少你該贏一次。

我時常聽見一句話:「這個世界還會好嗎?」

這是人們的疑問。也是一種論調。在年景不好,生活不順的時候,更容易聽到這句話。

無奈的發問,背後是被人誤解、階層固化,喪失信心的失望。這也是許多人的真實想法。

他們想問的,其實是這句話:

「我的世界還會好嗎?」

老實說,我不知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但我希望每個人的世界都會好。

我是研究商業的,我只是覺得,一定有選擇的機會和自由。永遠都有。至少你該贏一次。

像哪吒一樣,不服,去贏一次。

在商業史上,有很多讓人「絕望」的時刻。和我們現在經歷的一樣,資源越來越集中,感覺機會越來越少。

比如說19世紀的西爾斯,當之無愧的巨無霸。

西爾斯的巔峰時期,它的銷售額占美國整體經濟規模的1%。一個美國人消費100美元,就有1美元是花在了西爾斯。當時,有超過三分之二的美國人都在用西爾斯的商品,一半的美國家庭都有西爾斯的信用卡。

太可怕了。沒機會了。這一定是當時許多人的想法。

今天,西爾斯已經倒閉破產了。

誰把西爾斯幹掉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贏一次。至少你該贏一次。

20世紀的沃爾瑪,也是無可爭議的超級巨頭。

1989年,沃爾瑪打破了西爾斯的銷售記錄,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將西爾斯遠遠拋在身後。

在今年發布的《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沃爾瑪又是第一。已經蟬聯6年。

太可怕了。沒機會了。這一定又是許多人的想法。

但在今天,有些沃爾瑪門店卻在關門。沃爾瑪也受到巨大的挑戰。

誰要把沃爾瑪幹掉?

我命由我不由天。贏一次。至少你該贏一次。

西爾斯的成功,得益於19世紀末的鐵路大發展。因為連接效率的提升,西爾斯發明當時最先進的商業模式:郵購。

西爾斯會郵寄給你彩色的小冊子,你要什麼打勾,把冊子塞在匯款單寄到公司,西爾斯再發貨給你。

這居然是,最先進?嗯,就是這樣。這是當時技術發展程度決定的。

沃爾瑪的成功,得益於20世紀公路的發展。因為連接效率的提升,沃爾瑪發明當時最先進的商業模式:郊縣大賣場。

郊縣土地租金低,賣場可以做的很大很大。美國人民每周末就開着車去買一大堆東西,回來塞滿家里的冰箱。

這居然是,最先進?嗯,就是這樣。這是當時技術發展程度決定的。

所以當時有人說,我們遇到了一幫壞人。他們竟然修了鐵路、公路,把我們的生意搞壞了。他們想要我們死。

仔細想想,這句話像不像現在很多人說的,互聯網就是壞人,他們要讓我們死。

說到底,互聯網就是那個時代的鐵路和公路,生來就是要顛覆舊有的商業模式的。

現在你也許明白,世界雖然越來越集中,但是從來不缺乏機會。每個時代的技術都會發展,技術帶來的革命性影響,會讓所有人的人生重新洗牌。

沒機會了。沒機會了。沒機會了。這是大部分人認為的。

但事實可能是,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每次變革的時候,都會死掉一批公司,但也會生長出一批成功的人。

所以,這個世界當真是一成不變的嗎?連一次贏的機會都沒有?至少我不信。

我相信的是,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我聽過最不服輸、最想贏一次的故事,是關於一條電纜。

有一本書叫《瘋狂的投資》,記錄下這個瘋狂的故事。那個瘋狂的男人,叫菲爾德。

世界第一條跨大西洋海報電纜的鋪設,從倫敦到愛爾蘭到紐芬蘭,將近4000公里,總共花了12年的時間。

在19世紀的時候,怎麼樣把歐洲和美國連接起來?在大西洋的海底埋一根電纜怎麼樣,一直,一直,一直鋪過整個大西洋。

是的,中途電纜不能斷,一根電纜,直接橫跨大西洋。

想象一下,太瘋狂了!

但在此之前:

大西洋的海底地形沒有勘測過;

從沒有人鋪設那麼長的海底電纜;

不知道當時的絕緣技術能不能阻斷海水;

需要的錢實在太多,太多,太多;

菲爾德不管,鋪!

每個瘋狂的時代,真的都有瘋子,他們可能成為最偉大的人。

1856年,菲爾德和夥伴們把所有材料弄上了船,開始第一次跨洋鋪設。但由於海上惡劣的天氣,和一位船長的執拗,電纜斷了。斷了。

第一次,失敗了。

1857年,第二次鋪設,生產一米,船往前開一米,不幸的是,電纜再次斷裂。

回去,再來。

一個月後的第三次,電纜又一點一點鋪設,終於連起了兩片大陸。

成功之後,英國維多利亞女王親自給布坎南總統拍了一封電報,慶祝偉大的誕生。

但是,電報的信號減弱,布坎南總統最後只收到一堆亂碼。

又失敗了。

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最後寫出來的報告,竟然比《聖經》還要厚。

菲爾德決定,再來一次。

他再一次找來了錢和人,出征大西洋,要把笑談變成現實。

這一次,電纜還是斷裂永遠沉入海底。

太讓人絕望了。沒機會了。

怎麼辦?

1866年,菲爾德繼續重來。誓要把電纜鋪設過去。

這一次,在無數艱難困苦之後,成功了。

那一刻,菲爾德鑽進自己的船艙,嚎啕大哭,12年的質疑、嘲諷、堅持、勇敢,日後會變為永不消逝的榮耀。

12年,為了瘋狂的夢想,一定要贏一次。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選擇戰勝大西洋,戰勝整個時代的故事。

所以,如果有敏銳發現技術變革的眼光,和一往無前的勇氣,贏一次總是有可能的。

但是,但是,我知道有人可能會問:

如果…我既沒有發現技術變革的能力,也缺乏孤注一擲的勇氣,怎麼辦?是不是永遠沒機會了?

不是。

的確,在集中的世界,做集中的生意難度很大,這相當於和巨頭們賽跑。當我們准備開始跑時,他們已經到終點了。

不過在集中的反面,是分散。分散市場總有一處可以藏身,能顯露身手。

比如餐飲業。餐飲在全中國的總份額,大概是4萬億的規模。

中國最大的餐飲企業叫百勝中國,旗下有肯德基、必勝客、小肥羊等等品牌。百勝中國的市場份額,去年大概是400多億人民幣。

也就是說,做的最好最好的百勝中國,才占整個市場的1%。

海底撈也是中國餐飲界非常成功的企業,海底撈一年的營收大約是100多億,占整個中國的市場份額也不過是0.25%

這個市場是分散市場,不會被贏家通吃,也是不會集中的。

開餐廳,幾乎完全是靠精細化管理的能力,從指縫里摳出每一分錢。買菜時討價還價,服務時笑臉相迎。餐廳是一個幾乎必須由老闆親自開的行業。雇傭其他人,稍有不敬業,就會虧損關門。

我總覺得,時代還是公平的。

因為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抓住時代、制定戰略、懂得治理的。要允許有人只有勤奮,什麼都沒有,也能生存下去。那麼,餐飲業,就是一個容納勤奮的人好地方。

餐飲業的邊界,屏蔽了一切法術。這里飛不起來,也不能點石為金。只能肉搏。

這里,是勤奮者的天堂。

哪怕是最最普通的人,憑借努力和勤奮,也能贏一次。

所以,我相信人永遠有選擇的自由。

既可以選擇孤注一擲,和世界豪賭一場,也可以選擇勤奮拼搏,找到一己容身之處。

而且,世界正在高速變化,那些曾經風光無兩的巨頭,可能明天就消失不見。

他們可能什麼都沒錯,就是錯在太老了。

等待機會,保持飢渴,渴望勝利,就可能會勝利。

我見過許多人把自己的失敗,歸結於命。

命,是強者的自謙,是敗者的藉口。

我相信機會,我相信勇氣,我相信智慧,我相信世界的規律,我不願意,也不信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贏一次,至少你該贏一次。

我命由我不由天。贏一次。至少你該贏一次。

覺得有啟發,點個「在看」,轉給朋友們

今天值班的小編是蕉皮,歡迎你「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人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