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轉山轉水轉佛塔

作者:趙素俠    

 因為太過驚艷,所以只能像曇花一現,在人世間留下驚鴻一瞥。

       出生便與眾不同。傳說倉央嘉措出生時,七日交相輝映,百花爭相吐艷。彩虹橫貫天際,黃柱照耀異象,為蓮花生轉世,岐嶷出眾。天生大才,必有異象,鄔金林人們對此深信不疑。

那年的轉山轉水轉佛塔

第巴桑結嘉措派出的尋找轉世靈童的人員秘密來到了鄔金林他們根據高僧的占卜和對聖母湖的觀望,徑直來到了扎西丹增的家。辨認靈童的儀式莊嚴虔誠,程序繁瑣神秘,在經歷了六天的驗證後,他們一致認為賢劫三世佛,奇妙幻化身,稀有蓮蕊中,現為持明者」, 幼時的倉央嘉措具備三十二吉相,當是蓮花生大師化身,五世達賴轉生。

康熙三十六年,倉央嘉措被第巴桑結嘉措正式認定為上世達賴喇嘛之轉世靈童。五歲開始學習文字,第一天就熟練的掌握了三十個字母,並能上下加字,逐一拼讀。七歲時學習佛法,八歲時開始學習《吐古拉》、《詩鏡注釋》等,在著名學者桑傑嘉措的直接培養下,學習天文歷算、醫學及文學等,對詩的造詣很深。十五歲時,剃發受戒,取法名羅桑仁欽倉央嘉措,後被迎至布達拉宮學習佛法。

如此驚才絕艷,情竇初開的少年,卻被禁錮在種種清規戒律繁文縟節之中,敏感而判逆的倉央嘉措是一個獨立特行的存在。

蒼央嘉措的父親是藏族,母親則是門巴族人。在這藏族和門巴族聚居地,兩個民族的文化相異而又交融。門達旺是門隅地區的首府。在門巴人的傳說中,太陽名叫達登旺波,意謂七匹馬拉的車,達旺就是達登旺波的簡稱。

從小就在門巴人傳說的愛情故事中長大。長尾巴的太陽車從空中轔轔而過,明鏡般的湖水中走出一位美男子,以月亮為弓,以流星為箭,將定的靴帶射向美麗的姑娘卓瓦桑姆的美麗傳說,天女化身的貧家姑娘卓瓦桑姆怎樣與嘎拉王一見傾心在這樣的環境薰陶下,蒼央嘉措從小就嚮往美好的愛情生活。這是倉央嘉措的幸運,也是倉央嘉措的不幸。因為生在紅教區,他嚮往着愛情。而黃教則是一個限制結婚和情慾的藏傳佛教。

與月亮般美麗的女子瑪吉阿咪在酒館偶遇,便深深相愛他們的相戀,卻註定是一個悲慘的結局。

那年的轉山轉水轉佛塔

  身為六世達賴的倉央嘉措,不能近女色,更不能結婚成家。而他,卻在未遇見她時,就已經頻頻在夢里與她相遇。看到了她那雙一笑萬古春的眼睛。在低頭一笑間,卻不見了。這個不尋常的夢,反復出現在他的夢中,強烈又真實。

所以,當他們相遇時,他一眼就認出了她。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他自己,看到了心中的山水。她也恍惚,是在哪里見過他。他們不是初遇,而是重逢。是在哪一個時空里,愛過,深深地愛過。這是一段曠世之戀,穿過了億萬光年,也沒有分離。他們的靈魂在想念的時候,就會出現在彼此的夢里。不懼怕分離,因為思念,在輪回的哪一個渡口都會相遇。

我相信了三生石上幾輪回。兩個相愛的靈魂,為了尋找彼此,從億萬光年以前,就開始了漫長的尋尋覓覓。此生的相遇卻只能留下遺憾。在漫長的苦旅中,蒼央嘉措只能留下這曠世之作,來佐證這一世的愛戀。

「自恐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怕誤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如此誠惶誠恐的愛情,怎能續得前緣。

不知道那令人動容的一刻,蒼央嘉措在怎樣的柔腸百轉中,伴着清燈古寺,帶着朝聖者的靈魂,寫下了《那一世轉山轉水轉佛塔》。這位朝佛的人,貼着塵埃,貼着佛祖,目光永遠望着那方聖地,那一年,是令人心動的一年

那一夜,我聽了一宿梵唱,不為參悟,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月,我轉過所有經輪,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紋。
那一年,我磕長頭擁抱塵埃,不為朝佛,只為貼着了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萬大山,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
那一瞬,我飛升成仙,不為長生,只為佑你平安喜樂。

那一天,閉目在經殿香霧中,驀然聽見你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轉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匍匐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着你的溫暖。
那一世,轉山轉水轉佛塔啊,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刻,我升起風馬,不為乞福,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日,壘起瑪尼堆,不為修德,只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着你的溫暖。
這一世,轉山不為輪回,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詩中所寫的不為參悟,不為超度,不為朝佛,不修來世,正是放棄欲望的體現。轉過所有的經輪,觸摸佛的指尖,一個簡單的「轉」,磕頭擁抱塵埃,朝着心中的佛,朝着心中那片永遠都沾不了污漬的淨土,深深的叩頭,起,三步再拜,九步再叩。

如此虔誠的心,也換不來這一世的相聚相伴。

他身不由已的做了當時西藏執政第巴桑結嘉措的傀儡,他對深宮內被人控制的單調而刻板的生活該是多麼厭倦。倉央嘉措的眼睛和心不屬於布達拉宮,他沒有辦法選擇,他決定背叛,他常常微服夜出,與情人相會。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本應修行的佛爺竟趁夜化名出遊,沉迷於酒色,格魯派為此震驚不已,明事理的活佛竟然鬧出了這樣大的丑聞,桑結嘉措責令他受戒之前不能出布拉宮一步,這座讓令人無限嚮往的宮殿,竟成為囚禁他的牢籠。鐵棒喇嘛的日夜看守,讓倉央嘉措沒有機會出去有一天下大雪,清早起來,鐵棒喇嘛發現雪地上有兩行腳印,宮內是嚴禁夜里外出的,便順着腳印尋覓,最後尋到了倉央嘉措的寢宮。隨後鐵棒喇嘛用嚴刑處置了倉央嘉措的貼身喇嘛,還派人把他的情人處死。

生活上遭到禁錮,政治上受人擺布,倉央嘉措內心抑鬱,索性縱情聲色,這既出於他對自由與愛情的嚮往,也是他對強加的戒律和權謀的故意反叛。

  拉藏汗與第巴桑結嘉措不和,矛盾日益惡化。康熙四十四年,拉藏汗派人誅殺桑結嘉措。事後,拉藏汗派人赴京向康熙皇帝報告桑結嘉措「謀反」的經過,並奏桑結嘉措所立的倉央嘉措,不是真正的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平日里耽於酒色,不守清規,請求廢黜六世達賴喇嘛。康熙帝當即下令,廢除倉央嘉措六世達賴的稱號,並下令將其押到北京。康熙四十五年,倉央嘉措應詔赴京,卒於青海湖畔,時年二十四歲。

藏族人雖然是虔誠的佛教徒,可是他們內心最感親近的達賴,就是這位在布達拉宮沒有靈塔的倉央嘉措。他們認為他是迷失的菩提佛之所以如此崇拜這位遭到政治人物謀害的少年喇嘛,就因為少年喇嘛的情詩表達了他們對人生的熱愛與理解。

更有傳奇意義的是,當人們迎接六世達賴靈童的時候,大家發現靈童居然就在瑪吉阿咪的故鄉。

藏傳佛教高僧對其評價為,「六世達賴以世間法讓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廣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詩歌和歌曲淨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他用最真誠的慈悲,讓俗人感受到了佛法並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獨立特行讓我們領受到了真正的教益!」也正因為如此,倉央嘉措在藏傳佛教中一直被奉為六世,而把後來指定的六世達賴稱為七世。

  倉央嘉措用了二十四個年頭,為世間留下了許多美妙絕倫的詩句。

在倉央嘉措的《問佛》中,我讀到了更多的佛法。

我相信了羅桑仁欽倉央嘉措是活佛。因為讀了他的《問佛》,也解開了我心中無數個困惑。

我問佛:為何不給所有女子美麗的容顏?
  佛曰∶那隻是曇花一現,用來蒙蔽世俗的眼,沒有什麼美可以抵過一顆純淨仁愛的心,我把它賜給每一個女子,可有人讓她蒙上了灰。

我問佛∶世間為何有那麼多遺憾?
  佛曰∶這是一個婆娑世界,婆娑既遺憾,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也不會體會快樂。
  我問佛∶如何讓心不再感到孤單?
  佛曰∶每一顆心生來就是孤單而殘缺的,多數帶著這種殘缺度過一生,只因與能使它圓滿的另一半相遇時,不是疏忽錯過就是已失去擁有它的資格。
  我問佛:世間為何多苦惱?
  佛曰:只因不識自我。
  我問佛:人為何而活?
  佛曰:尋根。
  我問佛:何謂之根?
  佛曰:不可說。

  佛曰:緣來天註定,緣去人自奪。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笑着面對,不去埋怨。悠然,隨心,隨性,隨緣。 註定讓一生改變的,只在百年後,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佛曰:剎那便是永恆。
  我的目光在跳躍,跳過每一行《問佛》。忽然便心中了了。留人間多少愛,迎浮世千重變,和有情人,做快樂事,別問是劫是緣。前世五百次回眸,換今生匆匆一瞥。

讀懂了你,我忘了自己。

  作者簡介:趙素俠,女,河南省西峽縣人,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網絡安全、病毒防範工程師。河南草廬創作學院簽約作者。1996年開始發表作品,作品被錄入《散文選刊》和《2003年中國精短美文100篇》中。分別在《莽原》、《牡丹》、《躬耕》等十餘家報刊雜志上發表作品。2009年出版發行了個人文集《記憶的形狀》,該書被選入全國大中專教學用書匯編。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精品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