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自打北美殖民地建立伊始,一直到南北戰爭之前,美國走上了一條種南方奴隸制和北方資本主義齊頭並進的道路,雙方相輔相成,共同為經濟發展貢獻着各自的力量,美國的經濟也在此時得到快速發展,不過矛盾也在不斷積累。

隨着美國不斷從印第安人、西班牙人、墨西哥人手中掠奪土地,國家版圖越來越大,南北雙方各自對資源、土地、市場、人口等需求也越來越多,矛盾開始不斷凸顯,雙方從朝堂到民間展開不斷的斗爭。

而矛盾的聚集點,最終集中在關稅和奴隸制上。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反應當時北方妥協的漫畫

對奴隸制,從《獨立宣言》的起草和發表,到南北戰爭爆發前,在這幾十年間,北方政界一直都在對南方進行不斷的妥協。

1793年,華盛頓簽署了首條《逃奴追緝法案》,允許任何州逮捕、審訊逃亡的奴隸,並將他們歸還原主。任何人一旦被發現窩藏奴隸或協助奴隸逃亡,將面臨500美元的罰款並可能遭到監禁。

同時法案規定,只要奴隸主在逮捕逃奴地點出示證明,當地官吏即將該逃奴判歸原主。

那麼根據該法令,只要奴隸主出具證明,證明這個奴隸屬於他所有,那麼他就可以把這個奴隸帶走。如此一來,他可以花錢先做一些奴隸證明,然後買通當地官吏,便可以在北方肆意掠奪黑人,不管他是不是奴隸。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著名廢奴主義者Wendell Phillips 在演講

這條看似不人道並且操作空間巨大的法律,實際上是得到了《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的「支持」的。

根據《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第四條第二款第二節規定:凡根據一州之法律應在該州服役或服勞役者,逃往另一州時,不得因另一州之任何法律或條例,解除其服役或勞役,而應依照有權要求該項服役或勞役之當事一方的要求,把人交出。

這條法律本來是針對那些犯有重罪的罪犯的,但到了這里卻被奴隸主及支持南方的政客們所利用,又炮製出了1850年的《逃亡奴隸追緝法》。

除此之外,南北雙方又分別在1820年和1850年達成妥協案,這樣的後果便是南方奴隸制種植園不斷擴張,在以人口決定席位的眾議院,南方逐漸開始占據多數席位。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作為廢奴運動的倡導者之一,雖然有很多人支持理查德·約翰遜,但他仍不堪種族主義者的攻擊。

即便是被譽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林肯,他早期也主張廢除奴隸制,對奴隸制的態度非常激進和強硬,但是在進入政界之後,對奴隸制的態度反而變得非常溫和。

1858年6月,在同道格拉斯競選時發表了題為《家庭糾紛》的著名演說。在論戰中,林肯反對奴隸制度,他不止一次地稱奴隸制度是一個罪惡:「我始終痛恨奴隸制度,我想,和任何一個廢奴派一樣。」商品奴隸制是建立在不公平、不平等的基礎上,是「道德上、社會上和政治上的一大禍害」;奴隸制應該廢除。

但是林肯並不要求立即廢除南方現存的奴隸制度,他反對干涉南方的奴隸制,必須通過和平的方式來廢除。1858年7月10日,他在芝加哥的一次講演中宣稱:「我相信,自由諸州的人民完全沒有權利或意圖進入奴隸州去干涉奴隸制問題。」

他更反對用暴力手段去消滅奴隸制度,他在1856年就說過:「不要弄錯了,選票比子彈更有力量。」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廢奴派諷刺林肯對黑奴起義視而不見

北方對南方的爭奪重點在關稅,北方政界要求關稅保護,受此影響,美國關稅不斷變化。到了1828年,關稅稅率達到了極高點,進口關稅平均超過25%,最高達到40%,被自由貿易商譏為「可憎的關稅」。

南加州民主黨人和南卡羅萊納州的種植園老闆也強烈反對提高關稅,南卡的國會議員當時提出了「四十包理論」:東北部製造商把手伸進了南方的糧倉,從每生產的一百包糧食搶走了四十包,對進口紡織品徵收40%的關稅相當於讓生活水平下降40%。

南卡羅來納州議會宣布國會所通過的關稅法案對它無約束力,禁止聯邦官員在該州徵收關稅,還表示如聯邦政府訴諸武力,就脫離聯邦。

當時傑克遜總統發出文告,對州權論予以駁斥,宣布南卡羅來納州的作法違憲,並授意國會在1833年通過了《動用軍隊法案》和《妥協稅率法案》,前者授權總統為保證關稅法案的實施可動用軍隊,後者在稅率問題上作了妥協。南卡羅來納州議會遂宣布撤銷對國會1832年關稅法案的廢止。

而在1860年的總統大選里,代表北方利益的共和黨給約翰·布朗定性為暴民、極端狂熱分子,在競選綱領內刪去了譴責奴隸制的語句,同時把爭取關稅保護正式地納入了黨綱。

用馬克思的話來講,1860年時的共和黨是「一個宅地和高關稅的黨。」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我不是一個人和你的兄弟嗎?》,這幅畫是廢奴主義者最常用的對奴隸的描繪。

相反,與北方政界的妥協、溫和、更注重關稅相比,在南北戰爭爆發之前,美國民間尤其是北方在對待奴隸制的態度上要激烈許多。

19世紀,受到英國廢除奴隸制和奴隸貿易的影響,作為燈塔的美國人民也開展了廣泛的反對奴隸制運動,1826~1827年,143個廢奴團體在巴爾的摩集會,譴責奴隸制度的罪惡。

福音新教運動為廢奴運動推波助瀾了一把。1818年長老派總會議在一份堅定反對奴隸制的聲明中講道:「我們認為,一個人類種族強迫奴役另一個種族明顯違反了人類本質中最珍貴和最神聖的權利,完全違背了上帝的法則,這個法則要求我們愛我們的鄰居如果愛我們自己一樣,此外,它與基督的福音精神和各項原則也是背道而馳的。」

1831年8月,在弗吉尼亞的南安普墩爆發了一次驚人的黑人造反殺人案。二十四小時內,黑奴奈特·泰納和他的同夥殺死了六十個白人。但沒幾天,泰納和他的同夥就被逮捕並判死刑。

其實泰納本身的行為就遭到非常多的人的反感,即便是在北方也是一樣。只不過此時的政府選擇視而不見,沒有及時平息民間怨氣,泰納的行為遭到了瘋狂報復,隨着不斷有黑人遭到殺害,導致事件不斷發酵升溫,美國進入了白色恐怖時期。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廢奴主義者威廉·勞埃德·加里森

此時廢奴主義者威廉·勞埃德·加里森在他創辦的《解放者報》上發表了支持泰納的社論。他說:「我們長期以來預言的事情發生了,地震的第一步發生了,他最後將會震垮整個壓迫機制。第一滴血已流出了,它最後將會血流成河。第一道閃電已經閃出了,它將摧毀一切。」

「你們指控我們主張和平解放的人是唆使奴隸造反的人,請收回這種荒唐的指責吧,奴隸是不需要我們去刺激的。他們所遭受的生活本身就是刺激者。」

由於暴力等各種原因,奴隸制存廢問題在整個30年代情況變得復雜,教會中出現了一股接受現存奴隸制的逆流,理由是新約並未譴責奴隸制,而且教會不應該過分干涉世俗事務,否則與羅馬教廷又有何區別。

但是逆流終究是逆流,成不了主流,以加里森創辦新英格蘭反對奴隸制協會為開端,1833年,加里森領導成立了全國性廢奴主義組織——美國反對奴隸制協會。到40年代,美國廢奴團體已達2000個,形成了聲勢浩大的群眾運動。

幾乎每個廢奴團體都有各新福音教團出身的領袖。而當地神學院的師生也將廢奴運動作為一項「仁善」的事業進行宣傳和發動。

《湯姆叔叔的小屋》一書更是民間廢奴運動的傑出讀物,在當時激起了強烈的反響。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於1862年與斯托夫人見面時,林肯曾評論道:「你就是那位引發了一場大戰的小婦人。」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地下鐵路示意圖

廢除奴隸制光喊口號沒用,還得有實際行動才可以。為了真正地幫助到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南方種植園里的黑人奴隸們,藉以打擊奴隸制,北方「廢奴主義者」組建了一個地下交通網絡,組織南方的黑人奴隸逃跑,稱之為「地下鐵路」。

「地下鐵路」並不是現代意義上的地鐵,也沒有蒸汽時代那種燃煤的蒸汽機車,而是類似於胡志明小道這樣的交通線路,這些路並沒有固定線路,但是卻可以躲避奴隸主的追捕,在奴隸逃亡的過程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可以稱作為南方黑人奴隸的自由之路。

因為當時又適逢西部大開發,鐵路建設的高峰時期,因此被稱作為「地下鐵路」。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地下鐵路上冒雨前進的黑人

「地下鐵路」分三條線路,西線是從新奧爾良、小石城和莫比爾等地出發,沿着密西西比河北上,抵達五大湖地區,並可通向英屬的安大略地區;

東線是從佛羅里達、亞特蘭大等地出發,沿着阿巴拉契亞山北上,最終抵達費城和紐約,並進而聯通英屬的魁北克地區;

海路則是從薩凡納、查爾斯頓等南方沿海城市出發,從海上抵達紐約和波士頓等北方港口。

雖然官方承認只有6000人透過「地下鐵路」脫離奴役,但另估計,在1810至1850年之間,逃離的數字有大約3萬至10萬之多。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哈珀斯起義,又叫約翰布朗起義

與此同時,針對奴隸制的暴力運動不斷發生。內戰前,美國發生過二百五十多起奴隸造反和針對奴隸制的事件,其中最為著名的應該屬於約翰·布朗領導的哈珀斯起義。

約翰·布朗是個激進的廢奴主義者。1837年,為回應廢奴主義者拉夫喬依被殺事件,約翰·布朗公開發誓:「我在眾人面前,向上帝發誓,從這一刻起,我將我的生命獻給廢除奴隸制的偉大事業!」

他雖為白人,卻於1849年帶領全家定居黑人聚居區。他長期以來反對奴隸制度,想幫助黑人獲得正當待遇。

但是隨着北方對南方的不斷妥協,尤其是1850年《逃亡奴隸追緝法》,即便南方的奴隸成功逃到了北方,但是隨時都有被奴隸主抓回去的危險,約翰·布朗不贊成這種作法,他要用暴力來解決問題。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流血的堪薩斯

在「流血的堪薩斯」中,約翰·布朗失去了一個兒子,布朗被迫逃離家園。當看到蓄奴分子焚燒奧斯瓦特米鎮時,布朗氣得發抖,他說:「我只有短暫的生命,我只有一次死亡的機會,我將為廢奴事業而死。在奴隸制消亡之前,美國不再有和平,我要做的不是擴大奴隸制地區,而是要將戰爭帶給南方。」

1855年約翰·布朗帶領5個兒子成立反對奴隸制游擊隊,各地群眾紛紛響應加入。5月24日晚,布朗帶人殺死了殺害廢奴主義者的七名兇手。隨後,布朗帶領手下隱蔽在深山里,晝伏夜出,襲擊了蓄奴派的三個據點。經過廢奴派的斗爭,堪薩斯終於成為自由州。

1859年10月16日夜間,哈珀斯起義爆發,他想要組織一支奴隸軍隊為他們的自由而戰,他認為南方的奴隸會起來反對他們的主人並加入他的組織,他對這一信念堅信不移。

但是很快起義就被鎮壓,約翰·布朗被逮捕,並於12月2日被處死。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第十五條修正案

布朗的死在美國國內引起強烈反響,在北方尤其是廢奴主義者心中,他成了自由的偶像。那首「約翰·布朗的屍體」的歌流傳開來,很多人唱着這首歌走上了內戰戰場。

布朗起義激化了美國國內有關奴隸制的爭論。對一些北方的政客來說,他們攻擊南方又有了一件強有力的武器,如果打擊奴隸制,那麼必然就能打擊南方的根基,而且當時國際社會主流便是廢奴,連英國都要廢除奴隸制,南方卻死守着奴隸制不放,這不符合美國精神。

對南方來說,因為查到有著名的廢奴主義者在資助約翰·布朗,因此他們認為起義就是北方佬在背後搞的鬼,他們決定加快獨立的步伐,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南方人也變得更加團結,為了保衛自己的奴隸、保衛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戰,這也是南北戰爭中南方在前期屢戰屢勝的重要原因。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南北戰爭

北方之所以出現民間與政界對待奴隸制截然相反的局面,其實來源於自己內部的分裂。

對北方工廠主們來說,工業尤其是並不是特別發達的重工業需要高關稅來保護,以保證北方工業產品在國內市場尤其是西部地區市場上的競爭力,而高關稅可以限制進出口,限制南方優質棉花的出口來保護、促進北方的工業尤其是紡織業的發展;

廢除奴隸制可以將奴隸變成市場上的自由勞動力,而且黑人身材健碩身體素質好,可以大量投入到西進運動的基礎建設中,同時解放後的黑人就是商品消費者,擴大內需,廢奴也是一件一本萬利的事情。

但是對那些外貿商人、船東、造船廠、港口等中間商、運輸商而言,他們需要對外貿易來賺取財富,關稅保護意味着關稅報復,那麼他們的產品將會在國際市場上失去競爭力,對外貿易就會萎縮;

而且他們的很多客戶都是南方的種植園主,廢除奴隸制意味着種植園的沒落,沒了這些金主,那還做個毛的生意,所以這幫人既反對廢除奴隸制,也反對高關稅。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南北戰爭

對於北方老百姓來說,受到「第二次大覺醒運動」以及眾多筆杆子犀利的文人的影響下,更多人關心的是廢除奴隸制而不是關稅,因為廢除奴隸制就是贖罪,這關繫到自己以後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對新移民們特別是愛爾蘭人來說,他們需要工作來養活自己和加入,如果廢除奴隸制,平白無故多出來的幾百萬廉價勞動力對他們的就業前景絕對是巨大的沖擊,所以他們反對廢除奴隸制,支持南方民主黨。

而且作為最底層的黑人奴隸,可以讓那些愛爾蘭人得到一絲優越感。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奴隸制屬於南方經濟基礎,受憲法承認和保護,而且在戰前美國南方奴隸最多的時候近400萬,價值20億美元以上,廢除奴隸制就是要了他們的命根子,屬於非黑即白、不能商量的問題,提了就是內戰,誰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冒着挑起戰爭的風險在國會上就廢除奴隸制發起大規模的提案和投票。

美國南北戰爭前夜,美國北方是不是真的鐵了心要廢除奴隸制?

林肯的總統就職典禮

這種對奴隸制截然不同的態度,實際上也促成了美國民間廢奴運動的不斷發展,加速了奴隸制的崩潰和社會進步的進程,為資本主義的發展掃平了阻礙,使得原本遠離歐亞大陸的美國成為了第二次工業革命的發源地之一,為建立全球霸權打下基礎。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