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夕陽西下,時光即將流向靜謐祥和的夜晚。

抱月而眠,有什麼可畏懼的呢?

人到暮年,智慧足夠,時間也有。

人生行至最寬廣平坦的湖面,淡然而行,有什麼可畏懼的呢?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我們唯一應該害怕的,不是衰老,而是本應伴隨年齡增加的智慧,乏善可陳。

《終南別業》

唐·王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晚年時離開了官場,帶着一顆閒適自得的雲水禪心,隱居山中,寫下了這首詩。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少年如何也不會有這樣超然曠達的心境。

有些道理,還是要經歷了足夠的滄桑往事,才能夠瞭然於心。年少時,我們在坎坷的際遇中常常憤世嫉俗,滿心怨言。

年齡漸長之後,我們才懂,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一個人真正的富足,是他內心的安寧。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能遊刃有餘,自在處世。如果智慧和領悟都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黃昏有什麼可怕的?比起老去,歲月給了我們更好的禮物。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我們還應該害怕的,是生活的枯燥無味。不敢玩,也不會玩。

《浣溪沙》

宋·歐陽修

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

綠楊樓外出鞦韆。

白發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盞頻傳。

人生何處似尊前!

歐陽修晚年時給自己取了個名號叫「六一居士」,有人問他都是哪六個一?

他說:「我家里有一萬卷藏書、金石遺文一千卷、 一張琴、一盤棋,常備一壺酒。」

那人道:「不對呀,這才五個一,還少一個呀?」歐陽修大笑着說道:「還有我這麼一個老頭兒呀,加起來,不就是六個一了?」

無論在什麼人生階段,歐陽修始終活得樂觀曠達。

時光漸老,當我們不再被工作束縛的時候,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約上三五好友,春天賞花,夏天釣魚,秋天望月吟詩,冬天圍爐夜話,在黑子白棋間你來我往地博弈,出其不意間將對方一軍……

會玩的人生,永遠不會枯燥。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年輕的時候,我們希望仗劍走天涯,玩遍天下,吃遍天下。

年老的時候,只要味覺不死,心就活着。大快朵頤的時候,人真的會忘記自己的年齡。

《惠州一絕》

宋·蘇軾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寫下這首詩時,蘇軾被貶惠州,年過半百。

然而不管到了哪里,他的生命中始終伴隨着對境遇的樂觀,和對美食的熱情。東坡肉、東坡肘子、東坡豆腐、東坡魚、東坡餅……都是他的傑作。

「吃」是人生的一大樂事,即使被天下辜負,也不能辜負美食。

生活清閒下來了,在個陽光明媚的早上,和老伴一起去菜市場逛逛,買好新鮮的食材,回到廚房大展身手,待到飯菜飄香四溢時,再開一壺陳年佳釀,豈不是人間最大的樂事?

漸漸老去又怎樣,失意又如何,只要有美食可以尋覓,還有什麼不能看開?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真正的衰老不是容顏的逝去,而是內心的妥協。

只要保持對生活的好奇之心,即便身體看似衰老,心卻一直年輕而自信,並且愉悅。

《清平樂·檢校山園書所見》

宋·辛棄疾

連雲松竹,萬事從今足。

拄杖東家分社肉,

白酒床頭初熟。

西風梨棗山園,兒童偷把長竿。

莫遣旁人驚去,老夫靜處閒看。

四十八歲的辛棄疾,被罷官還鄉之後,反而自得其樂地沉浸在閒適的鄉村生活中。

小朋友的天真,在於他們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好奇和懵懂。而歷經世事,還始終保有一顆熱愛生活的赤子之心,是多麼的不易。

當我們老去時,也不妨當個老頑童,一起打圈麻將,聊鄰里家常,笑口常開,身體康健,若能如此老,老了又何妨?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老去的時候,我們依然可以「指點江山,揮斥方遒」,這無關年齡,而在於心境和見識。

《南鄉子》

宋·黃庭堅

諸將說封侯,短笛長歌獨倚樓。

萬事盡隨風雨去,

休休,戲馬台南金絡頭。

催酒莫遲留,酒味今秋似去秋。

花向老人頭上笑,

羞羞,白發簪花不解愁。

這首詞是黃庭堅的絕筆。雖已白發蒼茫,他始終有一顆通透可愛的稚子之心,簪花一笑,氣勢不減。讓人讀罷也跟着開懷大笑。

也許生命到了將盡的時候,會有一點點遺憾,但更多的是參透人生的豁達,人情冷暖我已歷經,滄海桑田我已看遍。

當年執子之手,如今已與子偕老。長大的兒女亦能獨當一面。我這一生已經圓滿,剩下的唯有高山流水,歡歌度日。

不能看開的就忘掉,及時行樂,還有什麼是值得懼怕的嗎?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老去的時候,我們是希望有人因為我們的年齡而可憐我們,還是希望有人因為我們的樂觀敬佩我們?詩詞君想,當然是後者。

《酬樂天詠老見示》

唐·劉禹錫

人誰不顧老,老去有誰憐。

身瘦帶頻減,發稀冠自偏。

廢書緣惜眼,多灸為隨年。

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

細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六十四歲的劉禹錫,在洛陽與老友白居易久別重逢,兩人都喜出望外。

黃昏有什麼可怕的?尚且有滿天的霞光可以賞玩。

等老去以後,曾經分離的老友、同學們,終於在閒暇中又聚到了一起,看着那些泛黃的老照片,和如今皺紋橫生的臉,我不會感到悲傷,我只會感到快慰,深深同學情,滄桑再聚首,一起說着當年的往事,帶着不服老的笑意。

等我老去,陪君大醉三千場,不用訴離殤,才是人生一大幸事。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等到老了,希望有一方庭院。

桃李滿院,一架鞦韆。春風微醺的時候,躺在鞦韆上看書,那隻剛抱來的小奶狗,正在打着滾撲咬花瓣。

《歸園田居·其一》

晉·陶淵明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方宅十餘畝,草屋八九間。

榆柳蔭後檐,桃李羅堂前。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閒。

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

陶淵明任官十三年,卻一直厭惡官場,嚮往田園。他在四十一歲時辭官回家,之後再也沒有出來做官。

這首詩寫的不是關於青春年少的美夢,不是關於盛年正當的豪情,卻是關於「黃昏時期」的追求。

你的心中是否一直藏着年輕時未完的理想?是否尚未去欣賞這江山多嬌的景致?是否早已厭倦了朝九晚五繁忙庸碌的生活?

那就做出改變吧。如果想學知識,就去老年大學報個班。如果想旅遊,就和愛人一起報個團。如果厭倦了車水馬龍的城市,那就回兒時的鄉下,養養花,種種菜。

當人生的黃昏到來的時候,我們有自己想要的活法,有為之努力的勇氣,那麼,黃昏只是新的開始。並且,是令人期待的開始。

夕陽無限好,何懼近黃昏

如果黑夜並不可怕,我們為什麼還要懼怕黃昏?

如果老去並不可怕,我們為什麼還要懼怕皺紋?

總要有結束,才會有新的開始。

不如趁着夕陽尚好,好好看一看歸鳥各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淨。

夕陽無限好,我不懼黃昏。你呢?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為你讀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