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我們准備好了小丑服,逮住一人,給他套上,一番戲弄後,再把他的小丑禮服剝下,笑着揚長而去。

我們在人群中重復這樣的滑稽戲,他們的名字被不斷地提及又迅速地被遺忘,比如,龐麥郎。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龐麥郎 : 製造他是自己火了的感覺

6 年過後,龐麥郎沒有成為 ” 國際巨星 “,沒有成為中國的傑克遜,也沒有開成巡迴演唱會。今年初,他被拍到在老家村口的舞台上吶喊着 ” 摩擦,摩擦 “,可惜聽眾寥寥。

龐麥郎的 C 位出道史堪稱魔幻。《法制晚報》5 年前采訪龐麥郎父母時報道,離開他的家鄉南沙河村需要步行 7 公里,靠一條約 5 米寬的水泥路與外界相連。在這篇采訪稿里,龐麥郎的形象是內向、沉默、害羞的,” 村里沒有和他玩得好的,這周圍也沒有他的朋友。” 龐父也透露了龐麥郎有暈眩的毛病,不能做重活,更無法從事長時間的體力勞動。

龐麥郎的經濟人兼好友白曉向藍鯨記者證實了龐確實需要長期服藥。白曉說:” 一直備着藥,去藥店購買的時候也不喜歡人跟着,他就挺怕別人擔心。”

而《驚惶龐麥郎》是這樣描述他的:幹不了農活。到了寧強縣,他幹不了電工、貼地磚這樣的技術活,搬磚又覺得吃力,很快又去了漢中,工作是切果盤。未提及龐有身體疾病。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龐麥郎稱漢中為加什比克:”JUST BEAT IT”,給沙河村代家壩取名為古拉格,那是前蘇聯的勞改農場。圖為沙河村。

鄉村青年的北漂逆襲好似一個神話,但《我的滑板鞋》早被證實為一次精心設計的營銷。華數唱片的李希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道:6 名企宣,24 小時 3 班倒,買 ” 摩擦 “、” 時尚時尚最時尚 ” 的關鍵詞搜索,把歌曲熱度頂上去。” 一切,都是為了製造出他是自己火了的感覺 “。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MV《我的滑板鞋》在 QQ 音樂平台播放量為 950 萬

龐麥郎由此成了華數唱片的頭部產品。他們曾描述龐麥郎:穿的破,身上味道大,錄歌完全沒有調子。他們認為龐麥郎為一次賭博。賭贏的華數音樂和龐麥郎簽下了五年合同,按二八比例分成,當然,龐麥郎拿的是那兩成。

《我的滑板鞋》席捲各大平台,下載量像瘋馬一樣飆升,百度指數一天內增長了 284%。

就在這個時候,龐麥郎跑了。

龐麥郎的第一次失蹤似乎是個未解之謎,綜合各方消息,有媒體說他發現華數唱片是一家承包藝人演出的公司,而非唱片公司,不能實現他的做音樂夢想;有人說他發現了合同就像賣身契,” 簡直是把我當奴隸 “;華數方面表示他是受了別人的誘惑,” 變成一些投機者的利用工具 “。

  沒有人想活成一個笑話

這是龐麥郎在上海期間,兩家主流媒體對龐麥郎的采訪稿件節選:

《驚惶龐麥郎》:” 他的頭發板結油膩“,” 一推門,一大股食物腐爛、被單潮濕的味道 “。” 床腳的被單上,沾着已經硬掉的、透明的皮屑、指甲、碎頭發和花生皮“。” 隔着半透明的玻璃門,一邊蹲坐在馬桶上一邊說,”” 女服務員正在把舊床單扯下來,一抖,毛發、皮屑潑潑灑灑散在空氣里。”” 他起身,沖水,馬桶劇烈抖動。”

《約瑟翰 · 龐麥郎:他的魔鬼步伐你永遠不懂》:MV 也要一遍一遍看,欣賞他動態的帥氣和爆表的顏值!龐麥郎已賜你采訪機會,你還想要什麼自行車!畢竟他對本刊不像對別的媒體那樣張口就要收費,這已經很感動人了有木有?——《南都娛樂》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南都娛樂》blog 該文章後的網友評論

2015 年的《驚惶龐麥郎》和《我的滑板鞋》一起成為各自領域的爆款,而文章中大量露骨與尖酸描寫,對當事人隱私毫無顧忌的披露,一次次對人類生理底線試探性的場景描寫,足以讓咪蒙對自己的業務能力表示汗顏。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驚惶龐麥郎》原文下的熱評第一

龐麥郎和白曉認為《驚惶龐麥郎》中有大量的夸張與虛構的因素,” 我和他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龐麥郎確實有很多缺點,但他真不是那樣的人 “。白曉也告訴藍鯨記者,他們也試圖與文章作者進行溝通與交流,但被文章作者微博拉黑。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18 年 10 月龐麥郎在微博提及《驚惶龐麥郎》

情況急轉直下。華數唱片因龐麥郎毀約,索賠 60 萬。華數在微博上發出公開信,信中表示:之所以簽約龐麥郎,是因為看中了他對音樂的堅持,對夢想的渴望。但此前,華數相關的負責人曾對記者稱:”(這種人)我們見太多了,有的草根就有那麼偏執,就需要個念想做支撐。”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白曉告訴藍鯨記者,在《我的滑板鞋》火了之後,華數 ” 派了五個男人把龐麥郎帶進了一個房間,並且收掉了他的身份證,讓龐麥郎在合約書上簽字。”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你方還未唱罷,我方就要登場。除了《1818 黃金眼》,沒有人記得發際線小吳起初是一個維權者。” 絕不進軍任何娛樂圈 ” 的 flag 最後沒能逃過 ” 真香定律 “,《快樂大本營》,《火星情報局》,天貓雙 11,火了的小吳一個都沒落下。

在接受鳳凰傳媒《七日談》小組采訪時,他向記者表示,他自己很明白,這些人只是想讓他上節目,然後交出表情包罷了。” 一手拿錢,一手交表情包。”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圖片截取自鳳凰傳媒七日談團隊對小吳的采訪

聊天記錄遭泄,小吳迅速從全網紅變成全網嘲。在這份 ” 約炮 ” 記錄的末尾,疑似小吳的 IP 稱:如果懷孕,你可以吃避孕藥。於是,小吳的標簽從滑稽可笑變成了猥瑣下流。事後有消息傳出,小吳的意淫對象並非什麼紅粉佳人,而是男性假扮,故意引誘小吳上鈎的。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從網紅變網黑後的小吳微博評論區

龐麥郎的經濟人白曉白說:一些人不是為了他的音樂來聽歌的,他們來,只是為了看一個人的笑話。沒有人想把自己活成一個笑話。

小吳和龐麥郎一樣,莽撞地闖進眾人的生活,又狼狽地逃走。沒有人在意他們現在在哪,過得如何。

請讓龐麥郎們回歸市井山林

網絡上的芸芸眾生無時無刻不再進行着巴赫金筆下的 ” 狂歡節 “:他們給狂歡節上的小丑進行 ” 加冕 “” 脫冕 ” 儀式,以此獲得逃離現實社會秩序宰制的快感。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我們熱衷於創造一個又一個的符號人偶,我們給了他們關注度、流量、金錢,他們供我們消費、取樂,這一切似乎很合理也很公平。但我們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張單方面合同,我們拿着甲方爸爸的那份,要他們滿足我們所有的要求,服從預設的劇本。我們從來沒有問:
你願意嗎?

“《我的滑板鞋》讓我落淚 “,但除了賈樟柯,鮮有人願意驗證龐麥郎是 ” 瘋智 “” 聖愚 ” 的可能性。他是否真的有相關的天份?他經過系統的訓練後能否成材?這些問題從來不在我們的名單里。我們並沒有在造星。我們也不想他們成為需要仰視的對象。

青年作家蔣方舟認為:” 一個精神病人的病歷因為殘酷所以好看,可我們都不是有資格鑒定他的醫生。” 和消費偶像不同的是,我們在消費他們的病歷:貧窮、滑稽、怪異、殘缺、底層身份與宏大夢想的落差。

審美飽和,審美太累,我們需要審丑,我們需要獵奇。

有人認為龐麥郎和小吳是一種時代病人,他們 ” 德不配位 “,” 才不配位 “。但細想一下,豈止是他們病了?那些把他推到聚光燈下和在周圍駐足觀摩喝彩的人早已得病,那些以此牟利大發橫財的更是已經病入膏肓了。流浪大師沈巍如是說:” 捧我的人直言,接近我能給他帶來利益。這是世俗的道德觀與網絡世界的脫節。”

龐麥郎,被滑板鞋「摩擦」的一生

網紅圍觀沈巍,做直播

在大時代大悲歡的大背景下,個體的渺小不言而喻。如果有人以此認為特定個體的存在沒有獨立的價值,只會被外力所裹挾,被資本的洪流所左右和界定,成為一顆被神秘力量掌控的、隨用隨丟的棋子,並以此為藉口隨意圍觀取樂,那這樣的人也必定遭他人輕賤。

在這個人人都能成名 15 分鍾的年代,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總以向上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並全身而退。即便生如螻蟻,也有權利渴望更好的生活,並為之鮮衣怒馬,去主宰自身的命運,豐滿自己的人格。

最後,白曉告訴藍鯨記者,龐麥郎確實回到了老家,但每年有一半的時間會和自己在一起,在全國的音樂節或是商演做演出。被問及下一步的工作計劃,白曉告訴記者:” 我們在做一款滑板鞋。”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人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