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華裔記者王雪麗(Shirley Wang)在網路上分享了科學家老爸王琳與NBA傳奇巨星巴克利(Charles Barkley)的友情,誰也無法想像他們竟然是很好的朋友。22歲的王雪麗當時也跟大家一樣,對老爸感到非常懷疑,就算老爸不斷拿出多張合照和簡訊來證明,她和親友們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一直到巴克利出現在老爸的葬禮…

▼這段傳奇球星與華人新移民變成好朋友的故事引起了網友的瘋狂分享。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巴克利曾對王雪麗說:「能當你老爸的朋友,給了我很好的回憶和很大的喜悅。」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以下是中文譯文:

「巴克利媽媽喪禮  出現一位亞裔客」

當巴克利的母親雪兒西‧葛蓮(Charcey Glenn)在2015年6月離開人世時,他在阿拉巴馬州的家鄉李德斯鎮(Leeds),為她舉辦了追悼會。然而,現場出現了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巴克利的朋友不曉得要把這位客人安排坐哪,他不是籃球選手,也不是運動員,更不是巴克利的老鄉。讓我描述一下這個人吧:他愛穿紅色條紋Polo衫,並塞進卡其短褲里,最喜歡去買二送一的特賣會。他搭公共運輸上班,住在愛阿華牧絲卡汀鎮,工作是研究貓砂。他是一個平凡無奇的爸爸。更準確的說,他就是我老爸。」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我媽媽走的時候,我非常不好受,」巴克利最近對我說,「但他就這樣突然在我媽的葬禮現身,大家狐疑的問我,那個亞洲老兄是誰?我開始大笑,說,那是我朋友王琳。大家的反應是,你怎麼認識他的?我說,這就說來話長了。」

「巴克利是我朋友」 老爸說的這朋友是誰? 

這要從四年前說起。去年當我在記錄我爸爸的話時,他對我說,「你知道嗎,巴克利是個性情中人。」

他說,早在他認識巴克利之前,他就知道這個人了。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他是NBA 史上前50大球星,」我爸說,「多年來他都是NBA的第二把交椅,僅次於麥可喬登 。」

我爸常在聚會時,對人提起巴克利是他朋友。一開始當我爸這樣講時,我壓根不知道他是誰。我對籃球不熟。

所以,身為一個千禧世代,我上網查詢了巴克利。他看起來好像很有名──是那種不屬於我爸世界的人。不過,身為一個千禧世代,我也知道人們對於「朋友」的定義很寬鬆。

大約兩年前,我問我爸我能不能看他的簡訊,於是他把手機給我。他們兩人之間的簡訊大部分都是我爸傳的,配上一大堆驚嘆號。我對我爸說,你們的對話看起來好像只有單方面耶,然後把電話還給他。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後來當我與其他人聊到他們的交情,我開始意識到,我爸要不是世界上最幸運的籃球迷,要不就是這整件事只是個玩笑。

「不,我們真的是朋友,」巴克利帶著笑回憶著。

「當天我在出差,」我爸說,「在我投宿的飯店大廳中,我看到了巴克利。」

巴克利說:「那天我去沙加緬度的一場慈善活動致詞。」

我爸說:「我只想過去打聲招呼,看能不能要到一張合照。」

巴克利說,「當時只有我跟你爸兩個人在吧里,於是我們就坐著聊天。」

「他人超好的。」我爸說。「一切就自然而然發生,我們互相對看,然後就像,老兄,我餓了,一起吃晚餐吧。」巴克利說。「結果我們吃了兩個多小時,晚餐後又回到吧檯,繼續聊了兩個多小時。就像我們早就認識了一樣。」

隔天晚上我爸與巴克利又在吧檯碰面了。接下來的晚上也是。到了第三天晚上,我爸說,「嘿,跟你聊天真有趣,」巴克利說,「我也這麼覺得!」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接著他留下他的電話號碼,跟我說,假如你以後有機會到亞特蘭大、紐約或鳳凰城,記得打電話給我。如果我在城里,一定會跟你碰頭。」我爸說。在我的家鄉,我爸的同事們會用巴克利的事取笑他,不過我爸並不在乎他們信不信。

他仍在我們社區慶祝農曆年的聚會中,用他和巴克利的照片做了投影片。我問我爸,他到底怎麼跟巴克利當成朋友的,他說:「我們對很多事情意見相同,你知道巴克利在70年代的阿拉巴馬州長大,他爸很小就離開他,他被媽媽跟奶奶扶養長大。他媽媽和奶奶為了養家,只能去當清潔工。他小時候很苦,但因為他的專業而受到敬重。」

我老爸在1990年代從中國移民到愛阿華,他覺得自己與巴克利有相似的經驗。老爸說:「對我來說,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的亞洲人,我覺得我只要做克盡本職,別人就會尊重我。」

我爸和巴克利都是工作狂,他們都相信膚色並不重要。我們常用中文說我爸「胡說八道」,就是說垃圾話的意思,我知道很多籃球迷說巴克利也很愛這樣。在2015年6月,巴克利的媽媽走了。當我爸爸知道了這個消息,他上網蒐尋了喪禮的細節,就跳上一班飛機前往阿拉巴馬州李德斯鎮。

「要到我家來可不容易,我的家鄉是一個很小的小鎮。」巴克利說。但是我爸還是去見了他的朋友,也跟巴克利一家人共進了晚餐。巴克利說:「你爸的來訪對我來說意義無比重大。」

NBA巨星巴克利現身華人球迷的葬禮 女兒一臉詫異:「他竟然是我爸的好朋友」

▼老爸葬禮那一天 , 滿頭大汗的高個兒出現。葬禮的地點在愛阿華市郊區的一間小屋。當我在跟兒時的友人聊天時,我朋友突然吃驚的看向我身後,我轉頭一看,站在我後面的是滿頭大汗,比現場所有人都高的巴克利。

現場所有人都吃驚地看著他,這個電視上的名人竟然出現在會場。王雪麗過後也問了巴克利為什麼會和老爸混得那麼熟,他僅回說:「我想第一點是因為他是球迷。但我們主要在談你和你兄弟…你老爸會說他很以你們為榮。我自己也有個女兒,我也很以她為榮。」

來源:Wbur中文譯文

來源:爆新聞OmgTwwwwall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