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被同齡人拋棄」 不過是錯過一班車的焦慮

中青評論

” 被同齡人拋棄 ” 之所以是販賣焦慮的偽概念,就在於在競爭的道路上,從來不存在拋棄不拋棄,而只有早起的鳥兒和奮發的烏龜。

漸漸地,影視劇里的當紅明星,從比自己大若干年的 ” 小姐姐 “,變成小上許多的 ” 小屁孩 “,這大概是第一批 90 後真切地感覺自己 ” 老了 ” 的開始。

不久前,90 後創業者孫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隨後又爽約的做法,引發網絡輿論議論紛紛。在同齡人中間,孫宇晨的財富積累速度遠遠走在了前面,早早地成了被 ” 羨慕嫉妒恨 ” 的那個人。

有錢 ” 任性 “,做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這種 ” 人生贏家 ” 的價值信仰,這種 ” 天之驕子 ” 的宿命論,似乎在孫宇晨們的身上得到了兌現,也讓同齡 90 後對他們產生了復雜情感。

感覺「被同齡人拋棄」 不過是錯過一班車的焦慮

然而,還有一個段子這麼說:50 後、60 後趕上了房地產;70 後、80 後抓住了互聯網;當 90 後站在時代的路口,上帝給他們帶來了區塊鏈 ……

孫宇晨備受指責的,正是以區塊鏈之名開展運作的 ” 空氣幣 “。那些 ” 嗖 ” 地一下直入雲霄的 ” 火箭少年 “,其震撼人心的光環在發射升空的須臾之間,而其未來能否平安入軌,卻在很多人的視野之外。

隨着年歲漸長,90 後終於走到了感受所謂 ” 被同齡人拋棄 ” 的痛苦時刻。

在科研學術領域,90 後中間的佼佼者已經評上教授;

在公共事務領域,90 後縣長、市長也越來越尋常;

在財富積累領域,互聯網造富運動依然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間,單單憑借寫網文、運營自媒體實現 ” 財富自由 ” 的 90 後,就足以讓人刮目相看。

年輕人的焦慮、彷徨,在很大程度上正來自於這種同輩壓力。

從小時候開始,我們這代人就被綁定在一艘競爭的小舟上。小升初、中考、高考,一輪又一輪考試,篩選出人生漫旅中的同行者。慢慢地,小舟長成大船,變成巨輪,同行者抱團在一起,而一場又一場告別,也讓你與曾經的同窗夥伴天各一方。

感覺「被同齡人拋棄」 不過是錯過一班車的焦慮

有競爭,自然是好事。競爭意味着希望,意味着改變的可能。年輕人不擔心競爭,不害怕壓力,但時刻憂慮失去證明自己的機會。

” 被同齡人拋棄 ” 之所以是販賣焦慮的偽概念,就在於在競爭的道路上,從來不存在拋棄不拋棄,而只有早起的鳥兒和奮發的烏龜。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上車 ” 成了周圍人愛用的詞語。上車本義為趕上某個節點或機遇。

但是,在一些同齡人的眼中,上車卻成了投機的同義詞。在他們的認知里,撞上了某個風口,成功地搭上 ” 車 “,仿佛就能平步青雲,就像某位創業大佬所說的,豬都能飛起來。

他們焦慮錯過上車的機會,沉醉於所有新造的概念,不想錯過任何一次與風口的邂逅。在我的朋友圈里,漸漸地出現了那些打着雞血,推銷那些似是而非概念的同齡人,可謂條條大路通微商。

90 後確實不乏跟上風口、甚至彎道超車的聰明人。

我有一位大學同學,在校時不顯山不露水,在旁人印象中經常 ” 宅 ” 在宿舍里,畢業時也沒有追隨主流的方向繼續深造,而是進了當時並不看好的互聯網公司。從實習生做起,很快成為小組骨幹,又在幾年內跟隨同事創業,如今已是一家冉冉升起的明星互聯網公司的高管。

實力和努力,固然是他捷足先行的基礎,但怎麼也不能否認,踩對節拍也是他排在前面的原因。

感覺「被同齡人拋棄」 不過是錯過一班車的焦慮

可是,上車真的能為成功打包票嗎?在這場追逐中,許多年輕人被裹挾其中,迷失了方向。這些年,有太多大紅大紫的年輕創業明星馬失前蹄,往昔的光環,被時代的煙雲所覆蓋。

比如,那個一度 ” 拋棄同齡人 ” 於千里之外的共享單車平台創始人,如今,不僅旗下產品逐漸淡出市場,由於平台押金退還問題,儼然成了輿論場上千夫所指的失信者。

互聯網為年輕人發展提供了一條快車道,不過,在這條沒有限速標識的快車道上,車輛速度明顯超越多數人所能適應的正常成長速度。

為了迎合 ” 從天而降 ” 的機會和風口,很多人搭上車以後,不得不逼着自己早熟,逼着自己更快地長大,哪怕成為那種自己曾經不喜歡的人。

不同人的成長,都有屬於自己的不同軌跡,這軌跡是快是慢,是直線還是曲線,每個人的境況各有不同。但歸根結底,在為自己量身定製的軌道上不顛簸、不脫軌,才符合成長的妙義。

誰也沒有資格拋棄誰,誰都不是誰的傀儡。你認清了自己的方向,你堅守了自己的初心,你自歡喜。

撰文 / 王鍾的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人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