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萬年前的「岔路口」:他走向人類這邊

700萬年前,非洲大地上活躍的靈長目動物群落中,一個身影站起,在人猿即將揖別的「岔路口」,邁出了個體的一小步,卻成為人類的一大步。今天,這個「岔路口」所在地,是乍得的一處偏遠沙漠。那個身影留下的頭骨已被歲月變成化石,在風沙中不經意間暴露在人們眼前。

700萬年前的「岔路口」:他走向人類這邊

「這是迄今所知最早的古人類,」發現化石團隊的領導者、法國法蘭西公學院教授米歇爾·布呂內近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他的名字叫『圖邁』,在當地語言中意為『生命的希望』。」

什麼是人:圖邁面臨的爭議

圖邁的頭骨化石由布呂內團隊在2001年發現,真品現藏於乍得國家科研發展中心,復製品在乍得國家博物館、塞內加爾黑人文明博物館等地都有展覽。黑人文明博物館主任研究員艾梅·康圖桑介紹:「圖邁被認為存在於靈長目黑猩猩屬和人屬之間。」這種表述反映出圖邁曾面臨的爭議。

根據圖邁頭骨復原的面部圖像能直觀地說明爭議,復原頭像上的毛發、五官看起來有些像猩猩。專家認為圖邁是男性,其化石呈現出猿與人的混合特徵:顱骨形態與猿類相似,腦量與黑猩猩接近,眶間距與大猩猩相似。

布呂內團隊2002年7月在英國《自然》雜志上發表關於圖邁的論文後僅僅3個月,美國密歇根大學古人類實驗室的米爾福德·沃爾波夫等人就於10月在《自然》上發表質疑文章,認為圖邁仍然是猿而不是人。

不過也有很多支持圖邁是人的證據,布呂內2005年在《自然》上發表了回應文章。他告訴記者:「有人說這是一隻大猩猩,那犬齒會是空心的,而且非常大,但這是人類的犬齒。頭骨上的枕骨大孔位置也與大猩猩和黑猩猩不一樣,而是符合人類兩腿直立行走的特徵。」

「什麼是人?」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吳秀傑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指出,相關爭議的焦點實際上是對人的定義。

「20世紀60年代以前,古人類學界一般以能否製造工具作為劃分人與古猿的界限。但後來發現,製造工具不是人類獨有的能力,黑猩猩等動物也會製造工具。因此古人類學界逐漸採用了新的標准:習慣性兩腿直立行走。」

吳秀傑說,圖邁頭骨的枕骨大孔位置與我們一樣向下,表明頭骨垂直位於脊柱上,顯示它已習慣性兩腿直立行走,「這是決定性的證據」。她說,現在學術界對圖邁的分類是撒海爾人乍得種,雖然不屬於現代人所在的人屬,但同屬人類大家庭,這與其他一些古人類一樣。

人猿揖別:700萬年前的分叉口

既然圖邁是人,那它的「年紀」就特別有意義。布呂內團隊2008年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發表論文說,圖邁頭骨的測年結果為680萬年到720萬年之間,為了方便常說是700萬年。他說:「迄今沒有發現比這更久遠的人類了。」

這意味着人類起源的時間,被圖邁往前推了一大截。

多年來,著名古人類化石露西被稱作「人類老祖母」。1974年在埃塞俄比亞發現的這具女性骨架化石,以完整性和久遠性而極受重視。化石中包含頭骨、肋骨、臂骨等,到現在也是同類化石中最為完整的。其「年紀」約為350萬年,在被發現後長期穩坐世界頭把交椅。

不過更古老的化石陸續出現。2000年在肯尼亞發現的一種古人類化石因發現時間而得名千禧人,年代距今約600萬年,奪得了「最高輩分」的寶座。僅一年後,圖邁就在乍得被發現,又將人類起源的時間推前了100萬年。

圖邁的意義不僅在時間上,還在空間上。在圖邁之前,由於露西等重要的早期人類化石都是在非洲東部被發現的,法國著名古人類學家伊夫·科龐提出了「東邊故事」理論,認為人類起源於東非大峽谷以東。而圖邁出現於非洲中部乍得的沙漠之中,位置往大峽谷以西移動了約2500公里,打破了「東邊故事」理論。

「圖邁的發現說明了科學研究的進步,」康圖桑說,「隨着科技的進一步發展,我們還可能發現更古老的人類。」

盲人摸象:祖先進化樹尚未探清

站在700萬年前的圖邁,是我們現在能看見的最早前輩,那他是我們的祖先嗎?

普通民眾可能會自然產生這樣的想法。在乍得,大多數人都知道圖邁,並以此為傲。乍得民眾阿布巴卡爾·薩利赫說:「圖邁是人類的祖先,而我們是圖邁的後代,這是莫大的榮幸。」

但在專家看來,人類祖先的進化樹還遠未探清。吳秀傑說:「由於化石的稀少性,我們對古人類進化樹的研究還是盲人摸象。」

現在古人類學界「摸」出來的一個主流觀點是早期人類的「非洲起源」,這是因為目前發現的200萬年前的古人類化石都在非洲。「人類在非洲度過了很長時間,」布呂內說,從極長的時間尺度看,「我們都是非洲人,非洲之外,都是移民」。

不過對於時間更近的各地現代人如何起源,學術界還存在爭議。比如對於中國人的祖先,國際上有觀點認為,雖然這里有170萬年前的元謀人和77萬年前的北京猿人,但這些古人類可能沒有熬過冰河時期,約6萬年前又有一批古人類從非洲走出到達這里。

但是,近來中國古人類學界發現了許多新的化石證據,如距今10萬年左右的許昌人、道縣人、黃龍洞人、崇左智人洞人等。這些新的化石證據對「中國沒有早於6萬年的現代人」這個觀點提出了有力挑戰。

吳秀傑說:「古人類各支的進化不是孤立、線性的過程,而是復雜的樹叢狀過程。各支之間可能有混合,有的分支可能後來滅亡了,又可能某處產生新的分支。現在還沒有探清人類進化樹的主幹和全貌。」

圖邁是否就是今天我們現代人、乃至具體到乍得人的祖先,現在還說不清楚。吳秀傑說:「不過如果從特別長的時間尺度看,可以說圖邁和我們所有現代人都是親戚。」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