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消除負面記憶?科學家找到小鼠大腦記憶閃回鍵

北京時間8月21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一項新研究顯示,有抑鬱症傾向的人也許更容易形成並保留負面回憶,這些回憶隨時可能被某次沖突激發喚醒。

我們能消除負面記憶?科學家找到小鼠大腦記憶閃回鍵

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的研究人員在研究了易患抑鬱症的小鼠後發現,它們的大腦中儲存了更多的負面回憶,並且更容易喚醒這些回憶,並產生類似抑鬱症的表現。

抑鬱症患者總是忍不住以負面心態看待過去的回憶和當前的經歷。科學家希望,如果能找到抑鬱症患者大腦中儲存信息方式異於常人的地方,或許可以解釋這種現象。

小鼠也許沒有人類那麼多復雜的經歷,但大腦結構與我們非常相似,說明有患抑鬱症傾向的人類也可能更容易形成和喚起負面回憶。

而科學家認為,他們可以針對這些記憶單元進行特定處理,以此降低喚起的負面回憶強度、並緩解抑鬱症狀,甚至將負面記憶徹底刪除,就像電影《曖噯內含光》中的情節一樣。

大腦如何儲存記憶?特定事件如何激活相關記憶?

哲學家一度認為,大腦從本質上來說,就是個文件存放櫃,各式各樣的「文件」被分門別類、井然有序地放在里面,也包括各種記憶。

而如今我們知道,記憶也分好幾種,且每一種都有好幾種儲存方式。

但哲學家們說得也不全對。

大腦記錄回憶的方式之一是以神經元簇的形式進行存儲,即所謂的「記憶印跡」(engrams)。這些腦細胞存在於海馬體中,就像一個個小小的記憶單元一樣。當我們產生某段經歷時,它們會先「點亮」一次;之後如果發生了某件事、激活了這段記憶,它們就會被再次點亮。

如果是快樂的回憶,被喚起時就會令你重新體會一次當時的積極情緒。但負面情緒也一樣,一旦被激發,就會使你重新陷入當時那種痛苦或悲傷之中。

海馬體不僅對記憶是個熱點位置,對抑鬱症也是如此。對抑鬱症患者的大腦掃描結果顯示,這一腦區的活動非常忙碌活躍,並且這一特徵在抑鬱症患者身上尤其顯著和持久。

麥吉爾大學團隊猜想,如果海馬體在抑鬱狀態下被「點亮」,也許意味着這些負面記憶正在分子層面上被「激活」,導致腦海中存儲了大量負面記憶的人更容易被洶涌而來的負面情緒擊倒。

受同類「霸凌」的抑鬱小鼠會產生更多負面回憶

為測試這一理論,研究人員讓小鼠們經歷了一段痛苦的過程:讓一隻更大、更壯實、也更有攻擊性的小鼠「毆打」受試小鼠幾次。用科學術語來說,動物在打鬥中落敗稱為「社交挫敗」,相當於人類在人際沖突或對抗中落敗的經歷。

在每兩次沖突之間,獲勝和落敗的小鼠會被關在兩個相鄰的圍欄里,能夠看見、聽見和聞到彼此,但無法發生身體接觸。毫無疑問,這令落敗的小鼠壓力很大。

與這些小鼠作對比的是控制組小鼠。它們與相鄰圍欄中的小鼠並未發生過沖突,因此相對來說沒什麼壓力。接下來,研究人員將所有小鼠放在一個圍欄中,觀察並比較它們的表現。

結果發現,更容易罹患抑鬱症的小鼠(在動物和人類身上都表現為抗拒社交)更喜歡躲在圍欄的角落里,而那些復原能力較強的小鼠則表現得更為活躍。

「抑鬱症是一種因個體而異的病症。」該研究的主要作者、麥吉爾大學精神病學家Tak Pak Wong博士指出,「並非每個人遇到壓力後都會患上抑鬱症。」

為何抑鬱症患者大腦中的負面記憶更容易被激活

最後,研究人員將每隻小鼠放到了單獨的籠子里,遠離其它動物。然後讓其中一部分處於壓力之下的小鼠再遭受一輪欺凌,藉此再次喚醒它們的痛苦回憶。

研究人員在觀察小鼠大腦時發現,受到霸凌、且有患抑鬱症傾向的小鼠大腦中有更多由負面記憶細胞構成的「記憶印記」、或者說記憶單元。

而對這些小鼠進行再一次霸凌、又一次喚醒它們的痛苦記憶後,易患抑鬱症的小鼠大腦中被再次激活的「記憶印記」數量遠遠多於那些精神復原能力更強的小鼠。

研究人員在發表在《神經科學期刊》上的報告中寫道,兩類小鼠大腦中負面記憶印記的區別對研究抑鬱症具有重要意義。

這一觀察結果或許能解釋,為何抑鬱症患者不僅更容易回想起痛苦的回憶,並且產生的新回憶也總是籠罩在負面情緒之中。

此外,小鼠大腦中負面記憶似乎都與社會孤立的經歷有關。

我們或許有可能抹除特定記憶

麥吉爾大學的科學家們認為,如果能設法使海馬體中的負面記憶單元與可能的激發因素隔絕開來,或許有助於治療抑鬱症的「認知症狀」,如思想消極、記憶力下降、難以集中注意力、優柔寡斷等等。

電影《曖曖內含光》中的治療方法或許是一種解決之道,或者還有其它與之類似、但不那麼極端的方法。

「已經有一些科學家能夠通過特定方法來激活或鈍化這些記憶了。」Wong博士指出,「這可以生成記憶,也可以抹去記憶。」

或者也可以試試不那麼嚇人的方法:「可以想一想,為何有些人對記憶印記的形成具有更高的敏感度,針對他們展開研究。然後針對那些有患抑鬱症的人,試着減少他們回想起負面記憶的頻率。」

一些科學家和精神病學家正在嘗試用氯胺酮治療創傷後應激障礙症,這種藥物可以針對回想負面記憶時涉及的一種特定受體發揮療效。

如果能通過類似的方法、針對抑鬱症患者大腦中的負面記憶展開治療,抑鬱症的認知症狀或許也能得到緩解。(葉子)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