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學獎得主梁曉聲 欠社會很多文學債

「事實上,作為一名作家,我覺得自己欠下社會很多文學的債。」21日,剛剛以最高票數獲得茅盾文學獎的梁曉聲現身此間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對於自身的文學創作,這位與新中國同齡的作家言語質朴而深沉。

茅盾文學獎得主梁曉聲 欠社會很多文學債

資料圖:梁曉聲 中新社記者柯小軍 攝

20世紀80年代初,梁曉聲發表《這是一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風雪》,成為中國知青文學的代表作家。從20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梁曉聲轉向為平民代言,回城知青、下崗工人、進城農民、莘莘學子等都成為他關注的對象,這在他的《返城年代》《年輪》《知青》等虛構寫作和《中國社會階層分析》《郁悶的中國人》等非虛構寫作中都有體現。

「不論哪個時代,哪個社會,文學的關懷是永遠不該缺位的,這個關懷應該是對於所有人的。作為一名文學創作者,我自認有這份責任,但是我感到自己有很多應該寫的、想寫的,還沒有寫。」梁曉聲說。

對於平民視角的梁曉聲而言,馬路上的外賣小哥、送水工人,來到家里的維修工人,都非常值得去了解、去理解,「我願意和他們聊,想知道他們的想法、目標、心情,但僅僅了解是不夠的,作為一名文學創作者,我有責任寫點兒什麼。」

於是,談及幾天前榮獲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人世間》,梁曉聲直言,創作初衷就是「欠下社會很多文學的債」,「我要把這眾多的人寫出來」。

這部榮膺中國最高榮譽文學獎項的《人世間》,被譽為「五十年中國百姓生活史」,故事的字里行間,處處承載着梁曉聲關於生活原點的記憶。

「《人世間》記錄了他們的影像,這些在變遷中的人們,我相信每一扇門後都有一個故事,一個中國故事,我們的社會有太多值得去記錄的。」

梁曉聲認為,對於作家而言,以35歲為界,應該在其後的創作中將目光轉向「他者」,「我覺得這是一種責任。」

在《人世間》中,梁曉聲從20世紀70年代寫到改革開放後的今天,多角度、多方位、多層次地描寫了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遷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

梁曉聲表示,希望當代中國青年更多地去了解當代中國,「我們的年輕人很多願意跟隨影視作品穿越回古代,但是談起20年前的中國卻知之甚少,我覺得青年們應該真正了解我們自己的國家。不僅僅是遙遠的曾經和當下的繁榮強大,還有到今天的中國,我們一路走來經歷了什麼,這很重要。」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