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華文文學
新西蘭華頁2019年8月22日星期四

作者名錄
陳亮/王愛紅/吳治由

主編:佩英 /  蘇清風
攝影:軍翔     推送:張立中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陳亮詩歌專輯

梨樹溝詩章

1

走進梨樹溝,我發現了那麼多的白

從粗壯黝黑的枝丫間

紛紛吶喊著洶湧而出

讓宿醉的我們迅速耳聰目明起來

我驚訝於這來自地心的原始的力量

或是來自星空的魔幻力量

讓一切的不能成為了發生

在梨樹溝,風用小口輕輕地吹著

陽光暖暖地撫摸著傷口

快速的時光似乎經過這里時打了個旋渦

慢了下來,讓人可以在此

逐漸擺脫恐懼,隱隱煥出光來

——我從很遠的地方來到這里

兩手空空,滿臉苦澀和羞愧

像一座努力多年也沒有懷春的山谷


2


我隱約聽見有人在輕輕喊著我的小名

有類似於母親的聲音

有鄰居小紅的聲音

有經常欺負我的二丫的聲音——

我像一個孤兒,昨天還在為身世愁苦

今天突然湧出了那麼多的親戚

恍惚著抬起頭,向梨樹溝深處望去

只有一樹樹顫抖的梨花

還有旮旯里一片片地丁、蒲公英、苦菜花

還有一塊塊形狀各異的巨石

仿佛在孕育,又仿佛要脫胎而出

我忘形地答應,或自言自語

友人說:我的嗓音含煙,眼神有霧


3


翻過一座山頭,有小雨垂落下來

梨花更白,樹幹更黑了

松鼠的動作有些淩亂,拋落下松果

有些恰好落在我的頭頂上

有人在林中窸窣采蘑菇

無意間發現了一棵碩大的靈芝

驚訝地喊叫了起來,造成了回聲

——靈芝是從石縫里發出來的,沒有工具

用手怎麼也采不出來

有白髮老者飄然勸阻:「此乃天物

緣分未到,還是留在此處為好」

採擷的女人猛然醒悟

開始雙手合十,虔誠地默念起什麼

身邊的小孩也學著她的樣子

我發現此時有光迅速將山頭塗成金色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4

我固執的認為,這些梨花的白是從

黑夜里孵出來的,仿佛白雲的精魂

相對於人間的濃墨重彩

這些白是一種自然地抵抗或回歸

同行有長者,年逾七旬

和我們一起爬山竟毫無倦怠

他頭髮雪白,和梨花的白相互映照

他目光澄澈,聲音沉靜

猶如春水,依然溫情地流過莽莽林野

這是穿透了歲月的光芒

「修養、堅守、智慧、澄明、境界——」

只有這些詞,才能配得上這種白

——要歷經什麼樣的黑夜的熬煮

才能擁有這種白?要走過多少

人世的崎嶇,才能最終抵達這種白啊——

5

在梨樹溝里偶然撿到一塊神奇的石頭

石頭上有著很清晰的紋理

——皓月下,一個長衫的女子在向上飛升

一個男子緊跟其後

均神色微醉,衣袂飄飄

他們到底發現了什麼秘笈

竟然可以讓他們的身體日益輕盈

從而最終擺脫了世俗的束縛

——我覺得這是我們前生真實的樣子

而石質的像片又在今天神啟般出土

這也讓我始終相信,愛情是有的

並且一直在人間遊蕩,點化眾生

它可以讓人飛起來,或者賜予其它的

不凡的法力。讓我始終相信

人間所有的飛天都是愛情原本的模樣


6


這滿山滿溝的草、花、樹、鳥、牲、獸——

原本我們和它們一樣

都是自然的孩子

偏安一隅,領受著上天的恩賜

——良善、樸素、知足,隨遇而安

這古老的隱形的黃金

幾何時,突然發覺我們已經走出很遠

身體從心開始慢慢變成鐵的或硬的

幾何時,眺望的窗櫺糾纏了蜘蛛的絲網

心臟生出了小偷的慌張

才四十多歲的人

有天早上,竟然被一面裂紋的鏡子

尖叫著,讀出了大片大片的雪霜

在梨樹溝,我開始重新孵化

脫下了堅硬的殼,開始孩子樣

為了一個針鼻大的事物突然嚎啕大哭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陳亮,1975年生,山東膠州人。系中國作協會全委會委員、山東省作協詩歌委員會副主任、青島市作協副主席。曾獲2014年度華文青年詩人獎、首屆李叔同詩歌獎、首屆「中國十大農民詩人」稱號、第二屆中國(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第四屆曹植詩歌獎等幾十次獎勵。曾入選詩刊社第30屆青春詩會、魯迅文學院第31屆高研班。著有詩集《鄉間書》《陳亮詩選2008-2017》等。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王愛紅詩歌專輯

望遠

我有一架望遠鏡

我總是在大海上瞭望

也看近處,腳下

像一部令人驚悚的大片

湧動著驚濤駭浪

我看見里面的風景了

我還會經常站著窗前

漫無目的地瞭望

這一次,看到了我自己

不是老了

正是年輕時候

那個與我一樣

也在望遠的人

無意中

提醒了我

己亥四月

巴黎聖母院的尖頂

折了下來

巴黎聖母院的針

洞穿心扉

2019年4月10日

人類首張黑洞照片向全世界發佈

2019年4月15日下午6點50分

巴黎聖母院仿佛浴火的鳳凰在嗥叫

一個指向不能失去,一個高度也不能

還有與世界溝通的天線也不會被掐斷

我不知道自己是一隻什麼鳥


我是一隻鳥,因為

昨夜,我看過《遷徙的鳥》

鳥一直在不停地飛

電視上也不解釋

這些鳥叫什麼名字

我覺得鳥是偉大的

鳥羽毛很漂亮。於是

便入了夢

在夢中,喜鵲是我的夫人

雖然,我不是一隻喜鵲

肯定不是。我的身邊

有一隻喜鵲就足夠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鳥

但相信在不停地飛

不會輕易停靠在哪里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被自己的影子嚇了一跳

有時候,覺著自己很渺小

難道不是這樣嗎

被自己的影子嚇了一跳

巨大的綠蔭,像靈魂

曾經打開天空的羽翼

把腳下的道路鋪向遠方

春日的晚上,幽暗的燈光

把自己放大了的是不是莫名的鬱傷

遇見

她看到我

就在這一刻

我認出了她

她騎著一輛自行車

行走在陽光的大道上

陽光像一串脆耳的鈴聲

在焦陽下

她似乎是那朵焉了的花

遇到了甘霖

又一下支棱起來

把枯萎的葉子也甩到身後

她在笑

她走得比風還快

我想喊她

哪怕是一聲

嗨——

因為

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只記住了她的影子

像一片剛剛墜下來的

新鮮的樹葉

繼而

如一團火

在燃燒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王愛紅,山東濰坊安丘市人,中國作協會員、中國美協會員、中國書協會員、中央國家機關美協理事、中國僑聯文藝家協會理事、澳中文聯常務理事,出版詩文集、書法集多部,曾主編或參與主編《當代著名詩人作家手跡》《中國文藝30年》《文藝報》美術書法專刊以及《當代美術精品》,《火花》《延河》下半月刊,《中國詩人生日大典》等,現居北京。2015年,獲人人文學網詩歌新銳獎。2016年,獲首屆《山東詩人》2015年度優秀詩人獎、第四屆中國當代詩歌獎。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吳治由詩歌專輯

散步·致母親

像是散步,我又走進了這高原湖泊

所有的抵達,都是為了離開。

不敢輕易這樣想,我也不曾擔心

這想法,會讓一陣

籧然而起的風搖落枝葉上的

露珠,讓瘋長的柳條一次次

偏離地心,讓出走城市的所有鳴叫

瞬間奔逃,又在記憶中

刻下虛影

不知道是時間在身體里駕駛火車

還是這也屬於自然行走

的一個部分,最終我們都把背影

留給了湖泊

所有的離開呵,是否都是為了能夠

在下一次重來?

此刻,我卻不敢多言

就像我一直省略同行的母親

如一生少有的幾次交談

還有之前水面的波紋

太容易讓人引發關於衰老的聯想


一生中僅有的一次比喻


說雲雨與天空,未免太不切實際

說大地與石頭,未免太過誇張

說小草與花吧,說河流與江湖——

一個人的一生只需要一次比喻

一個人的一生也只能有一次比喻

還是樹好

省去那些天底下所有樹必須的

陽光、水分、二氧化碳和泥——

一株不同的樹被移栽進了城市

省去最初遠離故土的迫切

省去後來對家鄉經常性的懷念

與其它的樹一起,逆境而生

在灰頭土臉與黑白顛倒中

還要拼了命地,少落葉多嫩綠

當然,還要隨時接受被修剪

和裝扮成別人想要的樣子

尤其是節假日,被五花大綁

還要一閃一閃,在發出的彩光中

活回一棵樹應有的模樣。


大風之外

不常現身的大風,又開始行走

枝葉因拼盡力氣拽牢樹幹

才不被帶走,它們卻因此

顫慄,暴露了一直包裹內心

的玻璃。猶如根須

不曾停止借用大地

掩埋自己一生鮮為人知的怯懦

於是,我們註定成為浮游之人

像少有正值盛夏的幾片綠色落葉

像塵埃之於陽光

後來,我們恍然發現

比身體走得更快的,是一縷

煙霧一樣的東西。它們呵

其實早已從柴草的身上撤離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辦公室中午拾遺

除了大量不斷疊加的睡眠

除了因睡眠製造出來的短暫安靜

除了少許打破安靜的異響

還真是奇怪,整個中午

平日狂野的風也屏息不動

桌子上的書早已成為灰塵的停機坪

回到現實之中

它們打開自己,將被文字鍛打的身體

獻給一個人短暫的空白

同時也獻給牆角里新織的蛛網

有時候你會突然發現

其實空氣才是最堅硬的存在

它可以砸開堅硬的果核

一個人含在嘴里的鋼鐵

甚至生活中所有屬於苦日子的草芥

在廣州

在廣州,每天我都會說到一個字:熱

對家人,同事,朋友……

且總能贏得每一個人的響應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改變,把這個字

說成:我愛你

這個世界會不會因此變得更美好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吳治由,苗族,生於1982年,貴州都勻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品發表在《人民文學》《詩刊》《民族文學》《散文選刊》《人民日報(海外版)》等等,並入選多種文學選本。出版有個人詩集《途經此地》《觀流水》等三部。曾獲中國作協少數民族文學重點作品(長篇小說)扶持創作,貴州省烏江文學獎·刊物獎、尹珍詩歌獎·新銳獎等。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地心和星空之力讓一切發生(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西蘭)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文文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