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中產階級高考題材家庭劇《小歡喜》刷屏網絡,七月追《親愛的熱愛的》的一群人現在追《小歡喜》毫無違和感,高考是綿亘於所有人面前的一種近乎於神聖的儀式。上層社會忙着出國留學,中產階級只盯着985、211,底層民眾籌碼全部壓上希冀逆天改命。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小歡喜》里三位媽媽,童文潔、劉靜、宋倩,雖然觀眾非常反感宋倩控制欲極強的育兒模式,但卻不得不承認她的所作所為代表了許多家長。

宋倩是《小歡喜》里公認的既可憐又可恨的家長,年紀輕輕發現丈夫出軌早早離婚,一直未嫁獨自拉扯女兒長大,確實挺可憐;從小到大全程計劃安排女兒的一切,喬英子得不到喘息的空間,精神壓抑窒息,確實挺可恨。

教育問題是民生大事之一,無數的家長從小替子女未雨綢繆,從起跑線開始就希冀自家的娃一起絕塵,成為「別人家的孩子」,《小歡喜》宋倩的育兒模式無可厚非,只不過是萬千家長的一個縮影罷了,宋倩跟筆者接下來要提到的《湖畔殺人事件》里的日本父母比起來,段位根本不算什麼。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湖畔殺人事件》是根據東野圭吾同名原著改編的,東野圭吾在中國名氣響亮,《白夜行》、《嫌疑人X的獻身》、《秘密》等觀眾耳熟能詳,《湖畔》其實也是難得的精品。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主人公輪木是攝影工作室的高管,出軌了女攝影師洋子,一夜纏綿後輪木需要去參加女兒的初中面試輔導。

日本的教育分為公立與私立,私立教育師資力量雄厚教學質量更好,無數家長削尖了腦袋也想把孩子送進私立學校,同時有針對性的補習中介機構也應運而生,冷峻的福見就是補習學校的一位老師。

福見應家長邀請,在藤間醫生的湖邊別墅給三個家庭的孩子做補習,同時模擬私立學校招生做面試訪談。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男主角輪木非常愛自己的女兒,雖然女兒並非自己親生的,但對於女兒的教育問題與孩子媽美菜子有隔閡。輪木認為不該給孩子這麼大的升學壓力,孩子就應該開心快樂的享受童年,學校是否公立私立沒那麼重要,美菜子觀點截然不同。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洋子的到來打破了別墅的平靜,美菜子妒忌的眼神昭示她敏銳地感覺到了輪木與洋子的姦情。年輕漂亮的洋子很受男士們的歡迎,另外兩位家長邀請洋子共進晚餐,洋子在席間透露今晚會住在附近的酒店。

輪木拿着洋子拍到的美菜子與福見等老師聚餐的照片質問洋子是想干什麼,洋子神秘地回答想知道答案,今晚10點旅館不見不散。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男人想出軌撒謊都特別麻溜,輪木以公司突然加班為由辭別美菜子實際是去赴洋子之約,到了旅館門口洋子未接電話,輪木推測洋子可能是已經睡了,一番深思熟慮之後輪木決定返回湖畔別墅。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見到輪木返回,別墅里眾人表情非常僵硬怪異,輪木痛苦地發現洋子的屍體躺在了藤間別墅的大廳角落里,而聲稱殺死洋子的人是自己的老婆美菜子。美菜子聲稱洋子想搶走輪木,她在嫉妒心的驅使下殺死了洋子。

輪木第一時間想到報警,眾人卻游說輪木將此事隱瞞下來,原因是事情鬧大會影響名聲,給工作與生活帶來非常大的困擾。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一番緊張探討後,眾人定下了毀容後將屍體拋入神姬湖的決定。三位男性家長借着夜色的掩護來到湖邊,此時「恰好」有一艘小船停在岸邊,被砸得面目全非的洋子就這樣沉入了湖中心。

屍體問題解決了,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退房。美菜子裝成洋子在旅館睡了一晚,第二天急匆匆拿了洋子的行李走到了輪木車前。輪木藤間計劃將洋子行李送回東京租住的公寓,製造死者從未來過神姬湖的假象。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輪木趁藤間上洗手間的空隙打開了洋子的遺物,里面的照片讓他震驚又憤怒,原來洋子拍到了家長與福見以及私立中學老師暗中交易的證據。輪木回到別墅避開孩子質問福見老師為何要殺死洋子讓美菜子背黑鍋。

迫於輪木的執着,福見召集家長說出了事情的真相,洋子的確拿照片要挾過福見老師但人並非他所殺,洋子死時手指甲里有泥土痕跡。福見帶眾人來到真實案發現場,福見第一個發現洋子的屍體,然後第二個是美菜子,本欲報警的眾人發現屍體旁清晰地留有運動鞋的鞋印,尺碼大小一看就是補習的孩子的。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殺人兇手是孩子中的一個,冷酷的現實擺在眼前,對於家長而言,好比在玩俄羅斯輪盤遊戲,不知道哪顆子彈會對着自己,誰都相信自己的孩子不是兇手但誰都害怕自己的孩子是兇手,兒童冷酷起來比成人更恐怖堅定。

家長們為了隱瞞孩子犯的罪行,一致通過了毀屍滅跡大事化小的方案。面對情人的慘死可能是自己女兒所為的現實,輪木感到深深地絕望,他一個人靜靜地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就那麼筆挺地站着,站了很久很久。

《小歡喜》里宋倩跟東野圭吾《湖畔殺人事件》里父母相比不算什麼

東野圭吾的《湖畔》小說比電影精彩好幾倍,暗戳戳地諷刺了日本教育的現狀,為了孩子升學,家長不惜私下用金錢賄賂出題老師甚至被暗示還需要肉體簽約的時候,依然乖乖就範。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同樣的問題如果發生在《小歡喜》里,童文潔如果陪北影某位老師上次床,方一凡能確保被錄取,童文潔是否會瞞着家人偷偷洗干淨身子躺酒店呢?

上海曾爆出為了進優質幼兒園,家長陪睡校長的丑聞,讓人後怕的是許多家長紛紛聲援,表示為了孩子,如果陪睡有用確實值得。

原諒我,我已看不懂這個魔幻的世界。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娛樂先鋒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