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對於《驢得水》這部劇怎麼看?

電影圍繞4個懷有共同目標的人渴望建立農村小學講述了一起荒誕的鬧劇。

第一個人是校長,花甲之年的老者,其貌紳士儒雅,是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他的初衷很質朴純粹,窮盡畢生精力發展農村教育。然而在逐夢途中,他為了夢想的實現性,一次又一次地出賣自己的原則,不斷地扯謊不斷地慫恿甚至最後逼迫自己的女兒。校長是如今很多人的縮影,他們有偉大的夢想也有滿腹的才華,可是屈於現實,他們玩弄手段,不斷填充他們的造謊網。所以我疑惑難道為了夢想真的可以不擇手段不顧一切?

第二個人是張一曼,在我看來,她是愛過里面每一個和她發生過關系的男人的,她會在聽到裴魁山的求婚之後面露感動,會在看到銅匠的動情之後給他剪一些碎發(她如此珍愛她的頭發),這些難道不是因為愛情?只不過,她的愛太宏觀了,她愛着戲里的每一個人,甚至每一寸環境和土壤,她愛着這世上的一切。她是一匹懷有浪漫主義的野馬,所以沒人降得了她,所以別人都誤解她。我想戲里最後的槍聲,應該是當她發現幻想中浪漫的世界徹底崩塌,她絕望卻又滿懷希冀地奔向了另一個世界繼續去尋找她的致死浪漫。

第三個人是周鐵男,一個血氣方剛卻又膽小如鼠的充滿戾氣的青年。他拚命地企圖用暴力守護自己在乎的人,他充滿戾氣像狂躁症重度患者,可是這樣一個人面對自己心愛的女孩也小心翼翼,支支吾吾從不透露。他一直標榜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真的當子彈從他臉龐劃過他差點一命嗚呼之後,他發現自己竟是如此畏懼死亡,此後他活得像一條狗。我並不覺得奇怪,只有當一個人真真切切經歷過死亡,他才會實實在在感覺到死神的氣息是那樣的濃烈,他才會開始畏畏縮縮,好像子彈真的擊中了他,他的精神支柱破碎了。仿佛這也在暗示:有很多人曾經無論多麼鋒芒銳利,不可一世,現實也會逐漸將他們的戾性逐漸磨平,他們最後總是會變得像挨了錘的牛一樣。

第四個是裴魁山,我最不喜他。戲中人在我眼中盡管污點大過閃光點,但他們都是有閃光之處的。只有他,我完全看不到他身上哪一處會發光。四人之中屬他最為重利自私,並且還在受了情商之後用盡惡毒的語言像一把利劍插向他曾經深愛的維納斯,這只讓我覺得這個男人不夠灑脫。

影片還有幾個關鍵人物,虛構老師驢得水原來是一頭黑驢,最後還被宰了作為宴上一道菜,它是最無辜的炮灰。假扮驢得水老師的銅匠,原先只是一個膽小淳樸的農民,被挑中捲入這一場戲,明明是戲中人,他卻動了情,他愛上了張一曼,也背棄了自己的結發妻子。戲劇性的一幕是張一曼為了逼他走說他不過一頭牲口,他做出的報復,他讓校長他們罵張一曼,剪掉她的頭發,就連那頭無辜的驢得水,也因為他遭受厄運。這讓我心噓:利用和背叛一個徹頭徹尾的老實人,可能會引起他的觸底反彈,瘋狂報復,有些人看上去軟弱可欺,實則最為可怕。校長的女兒孫佳,是里面唯一的正義者,她善良,單純,同時又軟弱。她看不慣校長他們那種欺瞞行為卻從來不敢揭發,為了自己的父親被迫違背原則加入了這一場瞞天過海的鬧劇。最後還有特派員,實打實地陰狠奸詐,他是完全被利益支配了的奴隸。

人說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是主題。影片因為驢得水撒謊,然後為了圓謊再繼續撒謊,企圖用一個個的謊言換來用於學校擴建也用於他們自己的金錢。整部影片讓我感覺全部是謊言,謊言太多了,往往就被蒙騙過去了讓他們活在謊言里一發而不可收。喜歡片里的那句話:真正該受教育的不是學生吧。沒錯,更應該接受教育的是那些所謂的教育者,育人者,他們應該學學怎麼做人。影片臨近尾聲的時候,我有注意到一個鏡頭,圍牆上映着的三個大字,刺眼奪目:學做人。真是恰到好處的辛辣諷刺。講的是與學校有關,卻全程沒有一個學生上課的鏡頭。

這在我看來,片中的所有人,都是一群被教壞了的學生,他們,都應該學着怎麼做人。

你們對於《驢得水》這部劇怎麼看?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娛樂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