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川縣廟溝考古文獻》 歷史武川.金塹壕兵變

歷史武川.金塹壕兵變

歷史上的武川,游放民族群起雄居,迭相更替,種落離散,相互征伐、強者遠征、弱者請服。 12世紀初,女真人建立了金朝,建立金朝以後,北方的蒙古民族在故地鄂爾多斯草原(今伊盟一帶)逐漸地強大並強盛起來,成為和金國進行征戰的勁敵,為了阻擋蒙古民族對中原的侵擾和襲擊,金朝熙宗年間開始女真人就在北方的邊境修築了一條東到大興安嶺的莫力達瓦,西到武川廟溝村的金長城,金長城興築時有別於其它長城的構建,其它長城就地取材或夯土構築,或土石混築、或石塊干砌。而金長城構築時雖也是就地取材,但以挖壕為主要特點,挖土處越挖越成深壕,挖出土置壕邊高端一側,置土處越置越高並分層夯實形成牆。金長城壕、牆一體,但從整體外觀上看壕占主要,所以金長城叫金界壕更准確一些。金界壕是我國最長的長城遺跡,總長15000公里以上。金界壕使用功能純粹是軍事防禦用的壕溝,又是金人為防禦蒙古人南下所建的,所以軍事上稱金塹壕。 延經武川縣的北線金界壕呈南北走向,從達茂旗進入武川二份子、西紅山、西烏不蘭浪、哈拉合少、哈拉門獨,到廟溝上廟溝村止,武川境內全長57公里。間有11個邊堡,60多個烽火台。金界壕牆內還配有障城、城堡。廟溝村有金界壕最西端第一戍堡,戍堡門樓上有一嵌入式漢字「閾(yu)城閾壕」,直到現在當地人還把這一壕段音叫「玉城玉壕」。閾(音玉),門檻,界限之意。廟溝土城村為金界壕第二站建有邊堡。金界壕中途段一般八里到十里再選擇利於築堡地形處設一邊堡,廟溝村到土城村八里地,適合這一構築原則,且土城村歷史上是秦漢長城城堡,利用原長城遺跡,就地取才,有大量有粘性的黃土,構築邊堡,條件優越。土城子邊堡是武川縣境內11個邊堡中規模最大的一個。土城村考古專家首次在大青山北麓發現了戰國刀、布幣。發現了燕國弦折 型「明」字刀幣。土城村是秦漢長城的城堡,是金長城的邊堡。 每一個邊堡駐兵三四十人,金界壕由汪古部人守衛着。 《元史.仁宗紀》記載「達爾罕茂明安聯合王旗百靈廟東北三十公里,當地居民稱此城『敖倫蘇木』……」。這個敖倫蘇木就是汪古部的首府。 汪古部語言,利用現今中歐敘利亞字母書寫,即亦思替非文。這個民族的最初起源,管中窺豹可見一斑。汪古部族本源是突厥人。突厥族的別種沙陀族一支,演化而來。遼代開始叫「白韃靼」。漢化程度較高,這是因為,在中國歷史上,遼朝契丹人信佛。而金朝女真人經金二世的改革,已經信奉「儒家」文化了。

武川東土城是金元時期的古城。東土城是金朝女真人屯戍之城堡。武川縣東土城出土了監國公主「阿剌海別吉」的銅印。這件文物,的出現,使中國歷史上「金塹壕兵變」,從歷史河流的河底,浮到了河面。 東土城位於縣城可鎮西北15公里處的東土城村西南角。城南地勢開闊,遠眺大青山,臨城一條名為「搶盤河」,從遺址東由北向南流至土左旗水磨溝,處於交通要道上。聽這河名,搶、盤,搶營盤!戰爭的煙雲就要飄來,金塹壕的一場血雨腥風即將來臨。 金末元初,汪古部首領「阿剌兀思剔吉忽里」以一個軍團守其沖要金塹壕。同一時期蒙古族興起,1211年冬十月,成吉思汗派皇子窩闊台把金國的雲內(今托克托)、武州(山西左雲)、朔州等地,豪不客氣的收入囊中。包圍了西京(大同)和豐州。豐州包括現今呼和浩特(明朝武宗正德七年即1512年,豐州才改稱土默川)和武川縣境內。(注意:在金王朝統治時期,武川縣屬豐州的管轄范圍。)迫於蒙古人的軍事包圍壓力,金朝大勢已去,1213年七月金朝放棄西京與豐州。這就意味着金朝放棄了對豐州管塘之內的當時武川的統治,當然也放棄了為他們守衛金塹壕的汪古部人的統治。 這下汪古部首領「阿剌兀思剔吉忽里」一下子走向了歷史的風口浪尖,何去何從是他當時最主要的政治考慮。而他守衛金塹壕的一個軍團,這股軍事力量乃蠻部首領「太陽可汗」和「成吉思汗」都想拉攏收編利用。都想把汪古部拉入自己的麾下。「阿剌兀思剔吉忽里」是該作出決策的時候了。 恰好這時位於西北的乃蠻部首領「太陽可汗」派使者來見「阿剌兀思剔吉忽里」,欲結為同盟,共同占據朔方(今伊盟鄂爾多斯右翼後旗)。汪古部領導高層就關於與「太陽可汗」結盟,還是與「成吉思汗結盟」出現了分歧。

汪古部內部有人主張與太陽可汗結盟。而「阿剌兀思剔吉忽里」不但不結盟,反將其使者扣留,然後面見「成吉思汗」,將太陽可汗的意圖告訴給成吉思汗,「太陽可汗」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經 「阿剌兀思剔吉忽里」這麼一告密,對成吉思汗老窩占據的野心 暴露無疑。成吉思汗先下手為強與 「阿剌兀思剔吉忽里」聯盟 出兵殺了乃蠻部的「太陽可汗」,征服了乃蠻部,統一了大漠南北。汪古部首領「阿剌兀思剔吉忽里」首先與成吉思汗結盟,為蒙古帝國的創建立了大功。 成吉思汗讓他仍回原地統領汪古部的一個軍團,但其部下因不願歸順成吉思汗遲遲不行動,違抗軍令。「阿剌兀思剔吉忽里」與長子帶着衛隊從首府「敖倫蘇木」出發趕往武川東土城屯戍城堡督戰,激起了兵變,部下殺死了他和他的長子。逃離衛隊人員,騎快馬飛奔將這一消息,報於首府「敖倫蘇木」家中的「阿剌兀思剔吉忽里」之妻「阿里黑」。 「阿里黑」帶着小兒子「孛要合」與侄兒鎮國連夜逃走,跑到金塹壕西端第一邊堡廟溝村「閾(音玉)城閾壕」邊堡塹壕邊,呼叫守衛的人用繩索吊過城牆。 「阿里黑」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時當晚跑的及時。她考慮周到!一、「閾城閾壕」邊堡的汪古部人還不知他們內部發生了兵變,如知道了,很可能不是放行而是扣押。二、廟溝這個邊堡是金塹壕最大的邊堡,配置有軍馬,她們可以騎馬快速逃離。三、最重要的一點,她熟悉地理,廟溝邊堡或廟溝土城子邊堡,有一通向雲中(今托縣境內)的通道。從廟溝村西八里的土城子村往南進溝,可達美岱溝(溝南口現有美岱召),從溝南口(現土右旗「溝門村」)出溝,進入大青山山南,斜向東南可去雲中(今托縣),是大青山山北武川通往雲中(今托縣)的捷徑道。且美岱溝險隘莫測,隨時可鑽小溝躲避,防止被叛軍追殺。 而汪古部叛軍兵變後,也通過這條通道到達雲中(今托縣)、青冢(今昭君墳)、大黑河兩岸一帶,這里是他們的家鄉。突厥的別種沙陀是汪古部民族的祖先,曾長期駐牧於這一帶生存並繁衍壯大。金滅遼後,才被金徵兵調到後山武川境內防守邊牆(民間對金塹壕的稱呼),才改稱汪古部的。叛軍看到金朝大勢已去,金塹壕再不用守衛,阻擋蒙古人已無必要,都想解甲歸牧,不願投靠成吉思汗再去戰場上送葬,這種想法的人在汪古部軍中占相當一部分,矛盾激化,這是導致兵變發生的士兵階層的重要思想根源。 成吉思汗親帥大軍進駐雲中(今托縣一帶),剿滅已成游勇散兵的叛軍。平定雲中,尋訪到顛沛流離的「阿里黑」,厚加撫慰,追封其夫「阿剌兀思剔吉忽里」為高唐王。將女兒「阿剌海別吉」嫁與「阿里黑」兒子「孛要合」為妻,這樣成吉思汗和死去的「阿勒兀斯別吉忽里」結為兒女親家,並封他的子孫為世襲趙王,陰山背後的武川境內和山前的豐州灘(今呼和浩特平原)都是趙王的封地。後長期駐守武川縣東土城。成吉思汗封女兒「阿剌海別吉」為監國公主,並授與官方銅印「監國公主」。武川縣東土城出土的監國公主銅印即為物證。 武川金塹壕兵變後,成吉思汗收編汪古部一個軍團,再加上戰敗乃蠻部收編了「太陽可汗」的軍隊,具有了強大的軍事實力。金塹壕兵變的善後處理深得英勇善戰的各部族部落的人心,團結吸納了許多持觀望態度的部族部落,奠定了建立蒙古帝國大業的基礎。 公元1271忽必烈(成吉思汗孫子)定國號為元,1279年忽必烈滅南宋。成吉思汗曾建立的橫跨歐亞大陸的大帝國,在世界歷史上影響深遠,武川金塹壕兵變後,汪古部軍團率先投到成吉思汗麾下,為成吉思汗建立帝國大業奠定了基礎,是邁開成吉思汗建立軍事強國的重要一步,「武川汪古部軍團」的歷史功績永遠不能泯滅!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武川縣廟溝考古文獻》 歷史武川.金塹壕兵變

常玉良 個人簡歷(1970一),呼和浩特市武川縣人。內蒙古師范大學財會專業畢業,本科學歷。中共黨員。曾在伊利集團,呼市煉油廠呼石化項目、內蒙古鴻元工程建設監理有限責任公司工作。 主要作品 散文《「廟溝村」的形成》 《廟溝家鄉/的山杏》 《解讀廟溝的廟》 《大榆樹之殤》《武川縣廟溝榆樹店大榆樹》 《歷史武川·武川鎮》 散文《「廟溝村」的形成》發表於中國頭條「中國著名作家田彬先生推薦:《「廟溝村」的形成》,中國塞北網、中國天堂草原攝影網。與散文《廟溝家鄉的山杏》 《解讀廟溝的廟》發表在中國觀網華北區刊《塞翁詩會》。 散文《大榆樹之殤》發表於《北方文苑》,散文《歷史武川·武川鎮》發表於《塞北風文集》,散文《武川縣廟溝榆樹店大榆樹》發表於《塞北網》。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陰山作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