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節氣之寒露

(根據孔子第75世孫孔海欽教授在新疆克拉瑪依電視台講座錄音整理,整理者:子清)

二十四節氣之寒露

寒露,是秋季的第五個節氣,一般在每年的十月七日到九日,這時太陽運行到黃經195度,表示秋季開始結束。《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九月底露氣寒冷,將凝結也。寒露時節,南嶺地區已經進入了秋季,而北方就有點初冬的感覺。

寒露有三候:一候鴻雁來賓,二候雀入大水為蛤,三候菊有黃花。

一候鴻雁來賓,大雁不過九月九,小燕不過三月三。意思是大燕在九月九的時候飛往南方去避冬,小燕在三月三的時候開始飛往北方,這叫來鴻去燕。

第二個物候是雀入大水為蛤。古書上記載:二候的時候黃雀稀少,水里面的蛤增多了。有人認為黃雀變為蛤這種現象是與生命相關,這是對自然現象的一種文學性和浪漫的想象,或是生命的輪回?我們不得而知。

三候菊有黃花。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九月八的秋季,迎冬的菊花開放(深秋將近,寒冬即來,所以菊花有「迎冬之花」的美名),其它的花都凋殘了,這時只有菊花才有這樣的氣勢敢說「我花開後百花殺」。我做了一個調查:在九月八日出生的人相對都很有個性,這跟大自然的節氣相符合,就好像菊花「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九月深秋,且看黃花晚節香。菊花,以黃色居多,整個城市好像披上了黃金甲一樣。故而言之。

白露、寒露、霜降,這三個節氣都表示着水汽的凝結。在這時,我們隱隱地聽到了冬天的腳步聲。這個時節,大部分地區氣溫迅速下降,華南地區平均的氣溫不到二十度,而長江兩岸也降到三十度以下。北方開始千里霜戶,南方則秋色黯然。南北之間人們的穿着有着巨大的差距:有的穿着襯衫,有的穿着小棉襖。

二十四節氣之寒露

傳統社會,春生夏長,秋收冬藏。進入深秋的時節,秋收忙碌基本結束,人們開始為冬天做儲藏的准備。《千字文》說,秋收冬藏。收獲的季節,莊稼要放在倉庫,我們有收獲的成就,也要放在冬天收藏起來。經過春播、夏長、秋收以後的喜悅,我們不要得意忘形,所取得的成績都是大自然幫助我們、領導指導有方、身邊的朋友幫助有力、周邊的人一起努力,才能夠成就一些事情。我們要深藏不露,把所有的功勞、成就歸給社會、歸給人民,不要自己沾沾自喜。真正有才的人,如同倉庫里飽滿的稻穗,收割以後就進入了倉庫,隨時等待使用。我們學習的知識、智慧也是用來儲存以備後用,而不是着急當下把它全部用完——這就是秋收冬藏的人生意義。

秋收結束,冬天即將來的時候,很多人開始打獵,為冬天儲備肉食。冬天寒冷,即將封山,老百姓還要砍柴,燒火取暖以過冬。這些都是先民總結下來的經驗。砍柴,象徵着薪火傳承,給冬天儲備能量。我們每一個人,在春季的時候,所汲取的能量給夏季用,夏季汲取的能量給秋季用,同樣,秋季儲藏的能量給寒冷的冬天使用,只有這樣做,我們才能夠平安、安穩地度過寒冷的冬天。

春播、夏種、秋收、冬藏,是我們偉大的祖先發明的人的生活規律和勞動規律。為了生存,農忙的季節去農業生產,農閒的時候就進行軍訓,保家衛國。古代民兵非常發達,最早的軍訓就是狩獵:把野獸趕到十字路口,所有的部隊就在十字路口准備好捕獵它。在狩獵的過程中鍛煉了軍隊的指揮,相當於軍事演習。古代的狩獵不僅為了打獵,還有軍事的意義。

秋季,還是判決案件的季節。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在古代農閒季節開始判案,是把一年還沒有判完的、積攢下來的案子開始秋後算賬、秋後問斬。一個人在夏天犯了錯,到了秋天如果悔改,知錯而改,則無過也。孔子的無訟思想,讓人類看到了比其它動物更加文明的社會景象,看到了禮儀之邦、無訟社會。無訟社會,不是沒有訴訟,而是通過判案時的普法,犯法之人的良心發現,主動講出真情,自願服法。在執行法律的時候,因為是心甘情願地伏法,所以就不會引起家族人的不滿和反抗,留下仇恨。

二十四節氣之寒露

怎樣做到無訟社會呢?讓無情者不得盡其辭,大畏民志。是說所有有訴訟的雙方,只要講出實際的情況,以取得對方的理解,案件就明白了。為什麼人們不敢講違背良心、違背法律的話呢?因為大家居住在一個村里,每家只能有一戶,一戶里邊可以分成幾個兄弟。明堂訓話時,在家訓、家風、家德、家規、家法、家教、家禮、家祭這些方面都是統一的。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修養、他的名聲好壞,家里和村里的人都十分了解。做了壞事,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全村的人都知道,祠堂族長會把他家祖先的牌位扔出去,致使這一家族的人在這個村子無法立足。古代用這種村莊聚居的方式來自治,是非常好的治國之道。

《詩經·召南·行露》這首詩,非常明白地對我們說,怎樣判案,才能實現無訟的社會。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潮濕的露水把路面變成滑的,意思是說人走在上面容易滑倒,一家人在一起也容易有口角、有誤解。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說喜鵲、黃雀,它沒有嘴來叼啄我的倉庫屋門呢?一家人住在一起,屋子、倉庫常常會破損,難道就可以懷疑是鄰居家里的兄弟破壞的嗎?

誰為女無家,何以速我獄?我們每一家的人在一起,不要認為你不是我的家人,就可以起訴我,強加罪名陷害我。

雖速我獄,室家不足!一家人是不能互相起訴的。古代的社會,把家看作自己最溫馨的地方。歡喜的時候一家人其樂融融,悲傷的時候家人可以給予安慰,犯罪的時候家人可以探監。因為違背了鄉間民約而犯法,就會讓整個家族的人痛苦萬分。有的人寧可餓死也不會去偷盜,更何況去殺人呢!有家的依歸、家人的問候和牽掛,才致使很多人會考慮到家人的痛苦而不敢犯法。

誰為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為女無家,何以訴我訟?老鼠有牙齒,他可以把我的牆鑽一個洞,但家里的人不能訴訟。古代的社會有一個規定:直系親屬所提供的法律證據是無效的。一家人不能相互去起訴,孔子講「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父母要為子女隱瞞一點,子女要為父母隱瞞一點),這句話一般人是很難理解的。要理解古代的思想,聖人的思想,我們就要提高自己的境界,沒有提高自己的境界,以我們凡人之心來評價古聖先賢的高度、思想、境界,把古代聖賢的思想高度降低如同凡人一樣,這是我們評判中的錯誤。當哪一天我們自己的思想境界、社會責任達到聖賢高度的時候,就會為自己曾經的批判而感到羞愧無比。

雖速我訟,亦不女從!家里人就是起訴我,我也不會跟隨去起訴。如果家人之間有誤解,就應該互相禮讓,這樣就沒有訴訟了。

我們看現在的人,夫妻之間、兄弟姐妹之間、父子之間、公公婆婆跟兒媳婦之間、岳父岳母跟女婿之間都可以互相起訴,這些都不符合我們中國傳統社會的道德。家有家規,平時的家規做好了,能夠傳承家德、家風、家訓、家教,哪里還有那麼多煩惱、痛苦、郁悶、不解、誤解和官司呢?所以家教非常重要。每個家庭,在秋收以後都要在明堂上訓話,讓家里的人思想統一,不要互相的猜忌。這就叫做「齊家」,一家人有統一的思想和道德標准。

一戶人家就是一個大家族。有的家庭,後媽的年齡比兒子還小,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解,古人特製定了「男女授受不親」的家規。比如:哥哥給弟媳婦送禮物時,要輕輕地放在桌面上,弟媳婦要用雙手把桌面上的禮物輕輕地拿起來,說聲謝謝伯父,而後行一個躬身禮,後退一步離開。

美好的家庭,總是有規矩的家庭,是書香門第。具有貴族精神的家庭,才能培養出高貴的子孫。高貴的人,總是能夠對話自然,從自然界的規律中領悟人生的道理,以致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以24節氣的文化,來孕育人的氣節!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人國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