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一個精妙的構思,一次完滿的執行。

南非開普敦 V&A 濱海區,出了港口就是大西洋。這里主要是殖民時期留下的建築,當中最高的一棟樓頗為獨特。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它建於 1921 年,是一座混凝土澆築的谷倉,大量港口運來的糧食在這里被收集、分類並最終分銷。這是半個世紀以來撒哈拉以南非洲最高的建築。但從 2001 年起停用後,它就被洪水、非法闖入者和鳥糞侵襲。今年 9 月以後,它被改造成了非洲大陸第一間關於非洲及非洲僑民的當代藝術博物館。負責設計的是以創新大膽設計聞名的英國設計師 Thomas Heatherwick。這次的設計依舊獨特,他將一棟死氣沉沉的百年混凝土結構建築與現代玻璃大樓結合在一起,建築內部更是充滿巧思。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谷倉曾經過了一番是否需要被拆毀的討論,但濱海區的 CEO David Green 則堅持要將它保留下來。2011 年,濱海區才決定重新翻修這座谷倉。「這座建築擁有真實的靈魂和個性」,Green 解釋說,「我被重新改變這個工業建築的主意吸引了,希望將它留給後代欣賞。」但開普敦並沒有規模如此的博物館先例,Green 只能去尋找一些經驗豐富的國外事務所。經由中間人介紹,他認識了 Heatherwick。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Thomas Heatherwick 第一次拜訪這里時,據他回憶,谷倉內沒有中央空間,只有 116 根直上直下的圓筒管道,每根管子足有 10 層樓那麼高,像細胞結構一樣聚合在一起。「一座由管子構成的巨大建築物會是個很厲害的出發點。我們希望推導出一些只有這棟建築能給予的東西。」Heatherwick 說。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與那些擅長大型建築的事務所相比,Heatherwick 的方案不算是太會花錢。早在 2010 年上海世博會,他就用一筆不高的預算建了英國館,因為英國政府的預算比其他西方國家的都要少。

相比起 Renzo Piano 花費 4.22 億美元設計惠特尼美術館,Herzog&de Meuron 花費 2.6 億歐元修建泰特美術館。以當地標准算, 這次 Heatherwick 的預算只有 3000 萬歐元。他的主要關注點就在於那些管子。Heatherwick 需要用這些預先存在的管子切割出一個美術館中庭。為了規避常規形狀,他拿了一粒當地小麥顆粒,將它掃描成為一個有機的、不對稱的 3D 圖像。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但要在不損壞原有建築的前提下,以特定的弧形切割管子,顯然是項巨大的挑戰。「這成了一項摧毀項目,而非建設項目。我們的工作更像是小心翼翼地做減法,而非加法。」Heatherwick 說。這些 100 年以前的混凝土結構足有 180 毫米厚。從構造學的角度來說,它根本不可能不藉助外力實現完美的切割。工人們必須在管子內壁重新抹上一層 250 毫米厚的保護層。需要鏤空的形狀也難以在每根管子上體現。他們還得依賴 GPS 和激光確定具體的切割點。僅僅是完成這些管子,已經花費兩三百萬個工時。但它的確成了這個美術館最具震撼力的視覺中心。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它巨大的尺寸和俯沖下來的曲線,讓整個美術館中庭帶有哥特式教堂的肅穆沉重感。管子上方的燈光則和透過玻璃的光線一起投射下來。

谷倉的表面原本被包裹在油漆中,但最後漆面被洗淨,露出混凝土的顆粒質感。它們被切割後裸露出來的截面粗糙,又和光滑的保護層截面形成鮮明對比。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整棟建築最終擁有 6000 多平方米的展覽空間,80 多個畫廊都採用了簡單的白牆裝修,用於展出非洲當代藝術。而混凝土頂端那些折射着太陽光的玻璃建築中,是另一個世界。它內部是一個高檔酒店,擁有屋頂花園、書店、餐廳和酒吧等空間,提供 200 歐元一杯的干邑白蘭地。

一座百年穀倉,如何變成非洲最大的非洲當代藝術館?

酒店由南非當地一個高檔會所品牌 Royal Portfolio 管理,但 Heartherwick 熱衷於強調這里的內飾並非由自己設計,也不願意談論這間酒店。《衛報》這樣解釋:對於一個試圖向所有人開放的美術館來說,樓上的鄰居是一個痛苦的提醒,即在種族隔離結束後二十多年,這個城市仍然極端不平等。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文化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