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氧叔心情很悲痛,因為雪莉的離開。看到消息的時候,叔真的不敢相信,那麼鮮活,那麼美的生命,像流星一樣消失了。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雪莉這樣的女孩子,真的沒人會不喜歡吧。從小到大,顏值都沒崩過,一雙甜杏眼,眼角尖尖,笑眼盈盈。

柔軟又甜蜜,是多少人心中的人間水蜜桃。才25歲,還有多少美好沒體驗,多少美麗的風景沒有看過,就因為抑鬱症而自殺了。生命真的是脆弱又短暫。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從昨天下午到現在,叔看到大家普遍在說的都是,「這麼美的女孩子去世了好可惜」。雪莉的去世是一場悲劇,這場悲劇,因為主人公的美,更悲,更痛。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有一些文章,在試圖分析雪莉自殺的動機。叔想說,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深不見底。斯人已逝,我們沒有必要去揣測太多,但可以肯定的是,雪莉一定經歷了很多令她痛苦的事情,而這些痛苦也許是她無力改變的。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雪莉的訪談

心痛之餘,我們也可以客觀地看待這類事情,為什麼自古紅顏多薄命?

美人的悲劇,跟環境有很大關系

有人說,「紅顏薄命」有倖存者偏差的因素,不是紅顏容易薄命,而是她們的故事更容易讓人記住。叔想說,紅顏之所以容易薄命,是因為她們擁有的美,更容易吸引來別有用心的人,對她們做出殘忍的事情。

美有錯嗎?當然沒有。但別忽略了一件事情,很多薄命美人,都是窮苦人家的漂亮女兒,意味着身邊並沒有人來保護她們。以前的的香港娛樂圈,好萊塢造星工業,韓國娛樂圈,都是完完全全被資本綁架的行業。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銀湖之底》,關於好萊塢造星工業

一個無處依靠的美人,等於給了丑惡的人肆意掠奪的機會。比如藍潔瑛。她的扮相古今皆宜,靚絕五台山,齊肩長發、明眸皓齒、清澈笑容,只要站在那里,就閃閃發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她毀於什麼?被TVB雪藏,男友自殺,父母離世,自己還遭受性侵,先後遭遇車禍、破產,每一件都把她逼到了瘋癲的邊緣。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天賜的美貌是上帝的恩寵,老天爺賞飯吃。但高開低走,美人隕落,何嘗又不是命運的詛咒?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陳寶蓮,也是同樣的悲劇命運。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陳寶蓮

再比如夢露。夢露去世時僅僅36歲。她的死因眾說紛紜,有說她死於用藥過量,也有人說她的死跟肯尼迪有關。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夢露的美貌帶有時代的印記,紙醉金迷的魅惑臉龐,讓她有着毋庸置疑的魅力。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她本來只是一個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的女人的私生女,靠着美貌和努力,在好萊塢有了一席之地,卻在風暴的中心身不由已,遊走在崩潰的邊緣。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年幼的夢露和母親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夢露和肯尼迪兄弟

韓國的造星工業之殘酷,大家都是有所耳聞的。有的練習生練習十多年才能出道,而且薪資極低。雪莉作為家中唯一的女兒,上有兩個哥哥,下有一個弟弟,十一歲就成為了SM的練習生。

雪莉也坦言,因為出道早,11歲就進入高壓高強度的流水線造星工業,自己不僅沒有安全感,也沒有太多獨立思考的能力。她很喜歡年長的另一半,會讓她有被引領的感覺。這就是因為缺乏保護啊。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叔一直跟大家普及各種美學的知識,跟大家分享各種各樣的美。在大多數人的心里,美好的事物是可愛的,充滿生命力的,於是更加想要去珍惜它,愛護它。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但是,美好的事物,也會吸引來掠奪者、毀滅者。美麗但弱小,就是徹底的悲劇。

韓國女性處境艱難,女藝人地位不高

回到雪莉的事情本身。就拿韓國來說吧。這幾年爆出的韓國娛樂業的丑聞不少,李勝利事件,驚掉了多少人的下巴。涉及毒品、偷拍、性招待、警商勾結,牽扯韓國政商娛三界的爆炸性社會事件。也令張紫妍舊案重新引發的大眾的關注。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李勝利

09年,張紫妍自殺,留下長達200頁的遺書,細數因簽了流氓合約,被公司老闆毆打、逼迫接待客人的過程和涉及人員名單,但案件最後不了了之。女明星被當作用以換取資源和利益的物品,地位極其地下。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張紫妍

在以張紫妍案件為原型拍攝的電影《玩物》結尾,公布了這樣一組數據,韓國女藝人中有45.3%曾被要求陪酒,62.8%表示曾被節目關聯者或社會有勢力者要求進行性接待。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就是韓國女明星們所處的環境。當然了,普通人所處的環境也沒有好到哪里去,韓國女性的職場地位,相當低,女性只能獲得男性工資的63%。職場性騷擾,也屢見不鮮。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歸根到底,韓國現今仍然是一個父權文化為主導的社會,有着嚴格的等級和尊卑分別。女權主義,甚至會被視為挑戰男性的權威。

這在咱們聽來,似乎都有些不可思議。畢竟在中國越演越烈的me too運動,獲得了越來越多人的支持,也揪出了許多罪惡之手。女權,或者說平權的價值觀,也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但是在韓國,Irene 看一本探究現代韓國女性生活的小說,都會被粉絲罵「女權主義」,有些激進的男粉絲還會在評論里上傳焚燒她照片的過程。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Irene的照片被焚毀

這就是韓國女性所處的客觀現實,而且在韓國,藝人的地位也並不高。可想而知女藝人的處境了。這樣美的崔雪莉,在一個過於復雜的環境里,就像是身上綴滿黃金的人,手無寸鐵行走在貧民窟。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叔覺得,雪莉更像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孩。因為長得美,在完全不懂事的時候進入了娛樂圈,身邊又沒有人給她正確的引導,很容易內心感到空虛、無助,台上清純可愛,台下敏感壓抑。後來她能努力往出走,真的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她的表情整個很恐慌很難受

可惜沼澤的力量太強,她一個人的力量太弱小,終究還是被吞沒了。

薄命的紅顏,不被允許擁有美貌以外的牌

美麗但弱小,是悲劇。弱小的她們,試着變得強大,但是失敗了,也是悲劇。

和小說里的爛俗橋段不同的是,紅顏薄命往往是抗爭之後無果的結果。鞏俐說,沒有事業,女孩子的美貌會枯萎。其實叔覺得可以理解成,對自己的人生沒有掌控的話,美貌很快就會枯萎。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以美貌而成名的美人們也懂得這一點,為了擺脫花瓶的名頭,往往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大環境的力量是如此的強大,任何一個個體想要做孤軍奮戰的斗爭,都很難成功。

藍潔瑛演戲極為刻苦,《大時代》里演一個女四號,也演得人肝腸寸斷。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藍潔瑛

夢露厭倦了胸大無腦的金發美女角色,不惜自立門戶,拍攝了《七年之癢》。但是因為深陷跟福克斯的官司,夢露根本無戲可拍,不得不回到福克斯。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好萊塢對演員的壓榨也是極其殘酷的,有時甚至需要連續工作18個小時以上,夢露患有雙向情感障礙,在這樣殘酷高壓的環境下,走向了崩潰。

或許在商業社會的運行規則下,等待美人成長,不如直接消費美貌。雪莉演戲其實很有天賦,她也曾經說過想好好發展熒幕事業。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雪莉的眼神還是相當有戲的

但似乎對公司來說,雪莉最容易商業化的還是靠臉吃飯的領域。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紅顏薄命,手上沒有美貌以外的底牌。可偏偏,美貌這張牌加上智慧能打成王炸,單出,卻會死得很慘。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有時候,不是她們不想擁有終身為之奮斗的事業,而是限制太多。甚至連成長的機會都沒有。雪莉還沒來得及獨立起來,就已經走入了萬丈深淵。

也許她的心在多年前就已經停止了生長,於是她只能看到周圍的黑暗,和自己內心的迷茫。找不到自我,也看不到希望。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她也不是沒有努力過,她曾經公開發聲:「我覺得穿不穿文胸是個人的自由。有鐵製品有鋼圈對身體不好,僅僅是因為舒服所以不穿的,我覺得那樣更自然更漂亮。”

能看出來她其實是一個頭腦很清晰,很有自己想法的人。

因為惡評自己的人是上名牌大學的同齡人,擔心他的前途,就撤銷了投訴。她也很善良。

她很有勇氣,直面對網友的詆毀和辱罵,堅持自己的想法。承受了太多來自他人的負面情緒。一個人孤立無援地走了那麼久,一定很辛苦吧,雪莉。

改變大環境,離不開個體的努力

當我們在討論女子力、難嫁風,其實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女孩子們已經認識到了這件事情,從「看起來不好欺負」到「真的不好欺負」,里里外外都變得更加強大。

於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女性,在職場上奮力打怪,爭取同工同酬。面對「盪婦羞辱」,努力地反抗。中國女性現在所處的環境,比十年前進步了許多,就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白瘦幼的審美開始被拋棄也是有原因的,這種審美對女性其實不利。當然,外表白瘦幼,內心很堅韌的也有。比如楊冪。對她來說,「白瘦幼」是曲線救國的手段。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不裝少女的楊冪颯得很

美是凌駕一切的,但是沒有韌性、強度、清醒做護盾,就會脆弱地像玻璃瓶里面的花朵。這種強大,不僅是個人的,更得是群體的。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但假如在一整片森林里,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美貌從來不可能是保護女孩的武器,獨立和強大才是。而且一群人的強大,能夠拯救一個人的孤立。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其實,韓國的女性們也一直在進行女權運動。只是她們遇到的阻力更大,韓國男尊女卑的慣性也更大。叔覺得,正確的價值觀,就像劈開瘴氣的劍,不受地域的阻攔,精神上的共同體,能夠相互影響。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

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崔雪莉▲韓國街頭的反性暴力活動

真正的獨立女性,就是永遠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為自己說話,堅持自己的主張。所以,用一種柔軟的方式,變得堅韌,不僅保護自己,或許也可以保護下一個崔雪莉。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娛樂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