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在中國古代,日本人對於中國的文化一直都極為尊崇,這種尊崇在唐朝時達到了巔峰。對於唐朝的文化和制度,日本人秉承着「拿來主義」,他們如飢似渴的吸收中國唐朝文化,一時間,中國文化滲透到了日本的思想﹑文學﹑藝術﹑風俗習慣等各個方面,在當時的日本封建社會上層風靡一時,時至今日,在日本仍能看到唐朝文化的影子。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科舉考試1

日本在中國借鑒了很多內容,范圍極廣,卻唯獨將沿用幾千年,視為「中華瑰寶」的「科舉制度」棄之不用,令人費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直秉承「拿來主義」的日本人,對「科舉制度」卻棄如弊履呢?

「貢舉制度」

日本在中國學習了很多的制度,卻放棄了在封建社會時期,最有效的取士方法和統治工具——科舉制度,其實也是出於不得已。

日本人很聰明,自然知道科舉制度的優勢, 在 8 世紀的奈良時代,曾經嘗試將「科舉制度」引入日本,更名為「貢舉制度」,不過,在短暫的施行之後,「貢舉制度」在日本出現了嚴重的「水土不服」,最終完全失去了「科舉制度」的核心,成為了一個完全不同於「科舉制度」的全新制度。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科舉考試2

「科舉制度」的核心在於任何人都有資格參加,徹底打破血緣世襲關系和士族的壟斷,「科舉制度」讓很多底層有識之士,可以跨越到上層社會,盡情施展才華,「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正是對科舉制現象最真實的寫照。

「貢舉制度」則不然,並非人人可以參與,這一點從《大寶律令·學令》中可以看出,其中規定「參與貢舉考試的人員必須有在中央設立的大學寮或者地方的國學接受中國古典教育的經歷。」也就是說,在日本想要參加貢舉考試,就必須是中央和地方的官學學子才行。

當然了,也不是每一個中央和地方的官學學子都能參加貢舉考試,還要經過舉薦。例如,你是中央和地方的官學學子,必須要由中央和地方的官學系統推薦,你才有資格去參加貢舉考試,這樣的人被稱為「舉人」;還有一種人也有資格參加貢舉考試,那就是各個地方推薦給中央的學子,稱為「貢人」。總之,不管是「貢人」還是「舉人」,都需要貴族的舉薦才有資格,而貴族不可能舉薦一位平民去參加貢舉考試,也就是說,「貢舉考試」是一種由下向上舉薦的選拔制度,而這種制度被貴族長期把持,成為了達官顯貴子弟晉升的專用通道。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德川家康

「貢者,依令,諸國貢人;舉者, 若別敕令舉及大學送官者,為舉人。」

——《養老律·職制律》

昌平坂學問所

江戶時代,江戶幕府大力發展教育。這個時期最有名的「官學」要屬「昌平坂學問所」了,俗稱「昌平黌」。為什麼名字中會有「昌平」二字呢?這還和咱們的文聖孔子有關,這「昌平」二字正是取自他老人家的故鄉昌平。

這個「昌平坂學問所」,並非江戶幕府直接建立,而是由德川家齋將林羅山私營的湯島聖堂收歸幕府,成為幕府直屬的最高學府。在這件事上,幕府做的比較堅決,強硬的取消了原本的「士庶兼收」,取而代之是只允許幕府官員子弟才能入學,這一改變,讓底層人群在也沒有上升的通道,「昌平坂學問所」成為了貴族們內部選拔人才的專用「搖籃」。

「昌平坂學問所」推出了兩種「國家考試」——「素讀吟味」和「學問吟味」。

  • 「素讀吟味」

「素讀吟味」是一種對十五歲以內幕臣子弟的一種考試,考試內容主要是一些儒學基礎。因為在當時,幕府頒布了《寬政異學禁令》,只能學習「朱子儒學」。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湯島聖堂的大成殿

  • 「學問吟味」

「學問吟味」是一種對十五歲以上幕臣子弟的一種考試,「學問吟味」與「素讀吟味」不同,是一種類似「科舉考試」的大型考試,考試內容和考試范圍更廣,三年舉辦一次,主要考試內容為四書五經。

「學問吟味」考試分為「初試」和「本試」兩場,「初試」為期一天,主要是給考生做考試准備的時間;「本試」為期三天,開始進入正式考試,內容分別為經義、歷史、作文三科。與「科舉考試」一樣,在考試完成後,會根據成績分為甲、乙、丙三等,根據不同的考試結果,會給予相應的獎勵。

不論是「素讀吟味」,還是「學問吟味」,應試者都只能是武士階層的幕臣子弟,那些普通民眾根本沒有機會參加考試。從這里我們也能夠看出,所謂的江戶版的「科舉考試」,其宗旨也並非「不拘一格降人才」,而是在極力的通過「素讀吟味」和「學問吟味」這種選拔制度來維護貴族階層的利益和統治。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日本武士

這種阻塞普通人晉升的選拔制度,隨着時間的推移,受到了越來越多的質疑,「素讀吟味」和「學問吟味」逐漸被遺棄,幕府統治也隨之衰落,正如思想家橋本左內所言,「若由局外觀之,政府諸有司選舉之法,未盡其術,故諸民自生不服之意。」

「四民制度」與「長子繼承制」

「科舉制度」講究的是「學而優則仕」,而日本統治階層講究的則是「血統世襲的壟斷」思想,可見,日本的等級制度極為森嚴,這一點從他們「四民制度」中表露無遺。

「四民制度」,其實就是日本的四個等級,分別為士、農、工、商。士是武士,居四民之首; 農通稱百姓,居次;工為手工業者,居三;商即商人居四民之末。

如果你將士、農、工、商理解為的職業規劃,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日本的「四民制度」並非職業劃分,而是嚴格的等級劃分,為什麼藥用到「嚴格」一詞呢?因為在日本,一旦士、農、工、商的身份劃定之後,四者之間便不可再僭越。也就是說,如果您的身份是商人,那麼你兒子也是商人,孫子也是,以此類推,這種身份繼承的關系,在古代稱為「世襲罔替」。農不可為工,工不可為商,商不可為農,而農、工、商則更不可能稱為士。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日本普通百姓

在這種森嚴的等級觀念和制度之下,日本人開始習慣了自己的身份,對日本的等級制度也出現了依賴,農、工、商階層,逐漸放棄了思想「掙扎」,索性不去想晉升從政的事情,而是專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其實,接受等級觀念和制度的人不僅僅是農、工、商階層,在武士階層,也一樣有一部分人要面臨這個問題。

為了保證武士階層的特權和統治,德川幕府對武士階層施行了長子繼承制,這樣一來,長子繼承了父親的俸祿和地位乃至整個家業,而其他的兒子則需要自行謀生。這樣做的目的,一是為了防止繼承人進行互相攻擊,二是為了保持武士階層的統治地位,防止武士階層的財產被分割後,出現武士階層弱化的現象出現。

無論是「四民制度」還是「長子繼承制」,都是德川幕府為了鞏固武士階層統治的制度。這樣森嚴的等級觀念與制度,與「科舉制度」的宗旨有極大的沖突,這也是日本統治者不願意接受「科舉制度」的重要原因。畢竟,農、工、商階層通過「科舉考試」進入武士階層,日本統治者並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不受待見

▲日本戰國三傑

「水土不服」的「科舉制度」

中國古代「科舉制度」的出現,是在原有貴族、士族衰落的前提下建立起來,打破了原有貴族、士族的故有利益壟斷,吸收寒門出身的力量入朝為官,正是為了制衡士族門閥,從而建立忠於君主的官僚體系。

日本引入「科舉制度」失敗的主要原因,日本的貴族、地方豪族勢力過於強大。在實施「科舉制度」的過程中,地方的貴族勢力已經將「科舉制度」把持壟斷,加上日本天皇沒有什麼實權,幕府將軍自然不願意讓「科舉制度」的「學而優則仕」來損害自己的利益。

最終,在中國古代沿用千年的「科舉制度」,在日本卻因為「水土不服」不了了之。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歷史天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