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屑於考試的他,為什麼後來屢屢成為考題?

在中國,考試似乎是一個永遠說不完的話題。從「近140萬人報名2020年國考」,到考研時間日益臨近。大家為考試奮斗,也因考試煩惱。

雖然考試的內容並不一樣,但應對考試的心情總是相似的。明朝時,就曾有個不屑於考試的名人,他被考試折磨多年,最終卻屢屢被寫入科考試題之中。

他就是明代大儒王陽明。

「神童」還是「熊孩子」?

大多數人可能想象不到,王陽明小時候可算是個「熊孩子」,還很貪玩。

王陽明少年時曾沉迷下象棋,因此耽誤學業。

在當時的家長看來,孩子下象棋簡直就是玩物喪志。那種感覺或許跟今天家長們看孩子玩電子遊戲很像,更何況王陽明的父親王華還是狀元出身。

不屑於考試的他,為什麼後來屢屢成為考題?

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處理呢?王華的辦法可以說是簡單粗暴。他趁着孩子睡覺的時候,把棋子棋盤直接扔進了河里。

這像極了今天望子成龍的家長,不過王陽明的反應可不同於現在的「熊孩子」。

史籍記載,王陽明為象棋被扔特意作詩一首——象棋終日樂悠悠,苦被嚴親一旦丟;兵卒墜河皆不救,將軍溺水一齊休……

此詩後來還被收錄到清人撰寫的《堅瓠集》中。不得不說,雖然親子間的矛盾幾百年依舊如此,但像王陽明這樣寫詩「懟」爹的確實難得一見,也可見其天資不俗。

不讓下棋,少年王陽明就和小夥伴們玩起「戰爭遊戲」。

據說,他當時自己製作了大大小小的旗子,如排兵布陣一般指揮着小朋友們。

不屑於考試的他,為什麼後來屢屢成為考題?

父親得知後又來罵他:天天玩這種遊戲有什麼用?王陽明還頂嘴,反問他爹,那讀書又有什麼用呢?

幾回合問答下來,王華語重心長地說,你要想像我一樣中狀元,就得勤學苦讀;王陽明卻回了一句,狀元什麼的才不稀罕。

對話進行到這一步,結果顯而易見,一頓打是少不了了。

科舉是「第一等事」嗎?

當然,王陽明並非一直是這樣 「熊孩子」的形象。後來,他進入京城私塾讀書,雖然仍有主見,但成績還算不錯。

有一次,他問私塾先生,何為天下第一等事?老師給出的回答是「惟讀書登第耳」。

和之前跟父親的對話相似,王陽明這次依舊不以為然。他覺得,考試並非第一要緊的事情,天下最要緊的是讀書並成為一個聖賢之人。

在王陽明生活的時代,八股文已非常完備,但不少人把科舉考試、加官晉爵當作自己學習的最終目的。王陽明當時雖然年少,卻一語道出其中真諦。

雖然自己並不很重視考試,但王陽明還是在21歲時參加了浙江鄉試。感覺像是考着玩玩,結果一考得中舉人。

次年,王陽明進入了科舉的第二階段——會試。這位多次對考試表示不屑的年輕人開始卡殼了。

弘治六年(公元1493年),王陽明參加會試不中。會試每三年舉辦一次,等他第二次參加會試時已是弘治九年(公元1496年),但依舊落榜。

不屑於考試的他,為什麼後來屢屢成為考題?

不過他卻毫不介意,還留下一句名言——世以不得第為恥,吾以不得第動心為恥。大概意思是,世人覺得落榜是恥辱,我是以因考不上而懊惱為恥。

多年以後,王陽明寫文章闡述了自己對科舉的看法。他認為,參加科考是必要的,但這一定不能是沽名釣譽、徇私牟利的途徑,而應該是實現自己政治理想的途徑。

在此後的書信文章中,王陽明多次表達類似的看法。他並不排斥科舉,在當時的社會狀況下,如果不考取功名很難實現自己經世濟民的理想;但如果只重視科舉,不注重身心修行,便會陷入急功近利的歧途。

戰場上的哲學家

這樣的思想在他後來的人生中一直有所體現。他重視身心修行,同時也是個實干者。

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他再次參加會試,一舉成功。王陽明開始步入仕途,只是這條路走得並不順利。

明武宗正德元年(公元1506年),王陽明因上疏皇帝,觸怒宦官劉瑾,結果被打入大牢,杖責四十,貶至貴州龍場驛。

就是在這里,王陽明對儒家學說有了新的領悟,開辟了中國哲學史上的一座高峰。

但王陽明終究未能繼續他的哲學探究,而是走向了戰場。

不屑於考試的他,為什麼後來屢屢成為考題?

劉瑾死後,他被重新啟用。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王陽明受命巡撫南安、贛州、汀州、漳州等地。

該地區地勢險要,賊匪活動猖獗。次年,46歲的王陽明前往剿匪。那個曾經只能在棋盤上推演或是指揮小夥伴「作戰」的少年,如今走上了真正的戰場。

隨後,王陽明率兵轉戰多地,一舉盪平為患當地數十年的盜賊。但戰事還未結束。兩年後,寧王朱宸濠叛亂,占據南昌。

得知叛亂消息後,王陽明一面向朝廷上疏報告、等待出兵,一面傳檄揭發朱宸濠罪狀、整頓備戰,同時還率先發動心理戰。

他偽造調兵的公文以及虛假情報,而後故意讓這些假文件落入叛軍手中。這使得朱宸濠不敢輕易將主力部隊調離南昌。

等到朱宸濠發現朝廷並沒有發兵時,已經過去了半個月。叛軍主力這才開始向安慶進攻。而王陽明則利用叛軍守備空虛的機會,一舉收復南昌,而後在鄱陽湖迎戰叛軍,生擒了朱宸濠。

成為考題

但平定叛亂並未給王陽明帶來什麼好運,反倒引起了明武宗身邊佞幸之臣的忌恨。

王陽明經此一事後,愈發相信,「良知」足以真正忘卻患難、超越生死。他提出,革除功利之弊,喚醒人們心中的良知,這便是他所言的「致良知」。

不屑於考試的他,為什麼後來屢屢成為考題?

今天看來,這種說法主要強調通過道德教育讓人們明善惡,從而正本清源。

明嘉靖七年(公元1529年),王陽明病逝於江西。在此後的時間里,他的學說成為明朝中晚期的主流學說之一,後傳於日本,對東亞有較大影響。

甚至,少年時曾不屑於科考的王陽明,屢屢被寫入當時的鄉試試題中。隆慶、萬歷年間,浙江等地的鄉試策題常常能見到關於王陽明的考題。

這些考題固然與當時的學術環境、社會環境不無關系,但我們也可看出,王陽明所倡導的學說影響之深。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