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貓傳》 極樂與解脫之道

終於看了陳凱歌的電影《妖貓傳》,每次陳導的作品一出,評論都是好壞參半,但這也正是他作品的魅力所在。《妖貓傳》通過一隻妖貓、一個日本和尚、一首白居易的《長恨歌》,帶我們走進盛唐的夢幻時代,破解唐玄宗和楊玉環的千古愛情之謎。三個敘事主角,各人目的不同、情感不同、結局不同,卻都是講述這個愛情故事的旁白人物,仿佛一幕幕華麗的舞台劇,背景是及盡浮華和波瀾壯闊的唐朝歷史,從給楊玉環賀壽的「極樂之宴」到終結命運的「安史之亂」,舞台前面,不過是一隻貓、一個日本和尚、一介文人白居易在講故事罷了。

《妖貓傳》 極樂與解脫之道

妖貓是貓但又不是貓,它的形象是唐玄宗的御貓,靈魂卻是仰慕貴妃的白鶴少年白龍。御貓被關在楊貴妃的墓中陪葬,目睹了貴妃被活埋-墓中蘇醒-中毒生死痛不欲生的全過程。少年白龍在貴妃被活埋後,與兄弟潛入墓穴試圖復活貴妃,卻發現這是個徹頭徹尾的陰謀:貴妃因愛赴死前還被中下蠱毒,沒有機會復活了。白龍為了心愛之人的絕世容顏不因蠱毒而潰爛,他不惜用自己少年的身體吸出貴妃身體中的蠱毒蟲,讓自己深中劇毒;為永遠守護心愛之人直至她有朝一日能起死回生,他通過法術讓自己的魂魄進了御貓的身體,把自己變成了一隻貓。妖貓白龍痛恨那些害死貴妃的人,他從墓中逃出來,一一報復。

日本和尚空海不是空海和尚,其實是冒充師傅空海的小沙門,師傅年事已高、身體抱恙,尚未找到解脫之道。拜託他頂替自己的身份應邀去中國除妖,主要目的卻是找尋「無上密」,真正的解脫之道。

青年才俊白居易,才高八斗,為唐玄宗楊玉環的淒美愛情所感,立志寫下曠世奇篇《長恨歌》,希望能超越前輩李白的《清平調·雲想衣裳花想容》。過程卻被唐楊愛情是真是假所惑,力圖找到真相,不是真情,《長恨歌》還有流傳於世的必要麼?

《妖貓傳》 極樂與解脫之道

主角們在講故事,故事中又有故事;任何故事,終有結局。

妖貓白龍,引導和尚和白居易找尋到唐楊愛情故事的真相,終於發現不管怎樣復仇也換不回貴妃的生命,其實他早知道這個真相,只是不願意相信罷了。白龍放下三十年的執念,離開御貓的身體,幻化成一隻白鶴翩然仙去。

空海小和尚,初訪唐朝名剎青龍寺不得門而入,無法完成師傅遺願;轉而探尋妖貓案、破除幻術、解蠱救人,在完成一個又一個考驗後,青龍寺大門為他敞開,惠果大師親傳密法,感悟「極樂之樂」,學成得道。

白居易從羨慕唐楊炙熱濃烈的愛情傳說,到了解愛情背後的陰謀、背叛與欺騙後的痛苦,再到被妖貓白龍至死不渝的忠貞感悟而釋懷,《長恨歌》不改一字:「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誰的恨?楊玉環的?唐玄宗的亦或是白居易的?那都不重要了,因為「情都是真的」。

故事的最終結局,一切歸於平靜。唐玄宗和楊玉環的愛情故事,終究是個故事罷了。似真似假,似好似壞,華麗盛宴之後,塵歸塵、土歸土。不糾結於痛苦,不痴纏於情愛的索取無度,方得解脫。

《妖貓傳》 極樂與解脫之道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影叄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