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2000年,周傑倫以其極具個人特色的音樂風格與散漫全身無死角的才華,吸引了舉世的注目。他的橫空出世,讓那個時代激動不已,也令我們這個時代無比懷念,從而將之命名為周傑倫的音樂時代。古人好賢,名世者可以為賢,儒家講,『五百年必有名世者出』,那麼周傑倫,我想應該就是給那個時代命名的賢者吧。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2000年代剛出道的周傑倫

十九年過去,周傑倫也從21歲的青澀少年蛻變成為40歲的成熟男人,他是擁有兩個孩子的父親、企業家、慈善家、音樂家,他的影響力絲毫不減當年,也始終沒有跡象顯示他在華語樂壇的統治地位會被動搖。2019年與五月天阿信合唱的新歌《說好不哭》數字單曲銷售量約千萬,足見我們的時代在追慕偶像的同時,也都在懷念那個無與倫比的激情歲月。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2018年,年近40歲的周傑倫

2013年後,華語樂壇衰氣漸漏,周傑倫、林俊傑這樣的新世紀舵手們在為華語樂壇掌管着船舵,華語樂壇將駛向何方?我們無從知曉,但是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物極必反的規律永遠不會停止運動,而在形勢走低之時,華語音樂需要一次對過去鼎盛之世的反省,才能夠汲取養分,回向未來。

筆者將以這一切入點,對華語樂壇鼎盛十年中出現的部分歌手、組合進行相關的定向分析,以求發掘前人之所未見,揚前輩之大方。首期則從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情懷為啟,反思與審視周傑倫音樂中那些奠定天王時代的一塊塊基石。

關於周傑倫首張專輯JAY的誕生傳聞,在此不必細說。相信每位關注周傑倫的聽友,都早已耳熟能詳。第一張專輯,周傑倫的個人主義比較突出,但還沒有上升到人文高度。而從第二張專輯《范特西》開始,周傑倫的音樂中開始有了比較成熟的人文關懷,十餘年過後,周傑倫的音樂中已經大幅度減少了相應的人生體驗與感知,因此,從《范特西》開始,到《跨時代》結束,這十張專輯中出現的人文之歌便可以製作成為一個系列。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2001年橫空出世的范特西,奠定了周傑倫的音樂地位

以這個側面切入,可以看到周傑倫歌曲里所體現的高度的思想視野,不僅可以讓我們對這位天才及其團隊的寬闊胸懷有所窺視,也可以對那個偉大的華語音樂時代有以一定的體認。

周傑倫出道即封神,2001年重磅推出專輯《范特西》,被各界公認為周傑倫所有音樂作品中的上乘之作。竊以為,《范特西》之所以在專業角度上得到如此深刻的認可(尤其是金曲獎十幾項提名與獲獎的高度認可),原因主要是這張專輯所濃縮的耐人尋味的人文關懷。

《范特西》共十首歌曲,拋開最為世人所關注的情愛歌曲外,專輯中還存在着5首非情愛的歌曲書寫。它們分別是《爸,我回來了》、《忍者》、《上海一九四三》、《威廉古堡》、《雙節棍》,除《雙節棍》之外,其餘四首傳唱度都比較低,聽眾自然也很低。其中,《上海一九四三》在很多人眼中,還是李榮浩《老街》帶火的.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上海一九四三 MV

考校《老街》和《上海一九四三》兩首歌曲,有的人認為李榮浩是向周氏致敬,有的人則鞭撻其為抄襲,見仁見智,筆者今天不想就李榮浩致敬、抄襲與否進行談論,只想回歸歌曲本身,有以簡單的解讀。

先來談一談最近幾年比較火的《老街》,《老街》整首歌充滿了鄉愁回憶之感,其實描寫的就是一幅簡單的歲月流逝不勝感慨的畫卷。整首歌曲風十分輕松,淡淡的吉他伴奏聲中夾帶着一些鼓點,配上歌者慵懶的唱法、懷舊的歌詞,整首歌讓人十分舒爽,象是靜靜躺在老家大槐樹下的藤椅上,扇動蒲扇,聽爺爺奶奶唱着那過去的腔調。『忘不掉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想不起當年模樣,看也看不到,去也去不了的地方,也許那老街的腔調是屬於我的憂傷,嘴角那點微笑越來越倔強』,歌者唱法懶散中帶着些許疲倦,吐字不清更加重了對時空轉換的回念。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2015年李榮浩演唱會版《老街》

歌曲至此,讓筆者想起自己的一些回憶。離開北方的家鄉,一個人前往遙遠的南國奮斗,舉目無親,四下茫然。那年臘八,回到家鄉時,就着一碗參湯,吃一口鮮嫩噴香的韭菜盒子,不自覺的就流下了眼淚,那時耳機里響起的,正是這首輝映青春與故鄉哀愁的《老街》,然而時過境遷,當人馬催促着繼續踏上奮斗的彼岸之際,才發現,故鄉一旦離開,就再也回不去了。《老街》收尾唱到『忘不掉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放不下收悉片段,回頭望一眼,已經很多年的時間,透過手指間看着天,我又回到那老街,靠在你們身邊漸行漸遠』,歌者那種淒離的美感,我想在那一刻,我終於能夠感知。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老街一瞥(圖位於廣州沙面)

《老街》整首歌的風格都與《上海一九四三》相近,如果諸君仔細聽,就可以發現《老街》的歌詞與《上海一九四三》的許多歌詞畫面其實如出一轍,無比懷舊與沉醉,就這一點上,兩首歌筆者認為並無孰優孰劣之分,所不同者,我認為,則是兩首歌曲所要表現和傳遞的價值觀不盡相同。

如果說《老街》是青年離家後對故鄉的絲絲追念,那《上海一九四三》則是大時代下的一對對鮮活的小人物留下的往生追憶。1940年代的上海,見證了日偽占據,見證了國共二次合作與內戰,也見證了近代中國歷史上極富悲劇色彩的移民潮。有的人從這里乘船移民到了大洋彼岸,有的人沿海南下,或去了台灣,或去了香港,或經由台灣香港前往東南亞、歐洲。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上海老街

在由上海開往台灣的游輪上,承載着無數條鮮活的生命,他們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也不知道屬於後代的明天又會在哪里,他們許多人都沒有機會帶上自己的愛人、親人、友人,這一分隔,基本上,都是再也不見。他們中的一些人,更是經歷了沉船的不幸,留下來的,只是那一串串冰冷的統計數據,海的這一頭,永別,海的那一邊,永訣。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老上海迷失

而那些移民到台灣的人,在2001年時,其中的大部分可能都已經離開人世,時過境遷里能夠回到大陸了願此生的人,是何其幸運,我們生在這樣的和平年代里,摸拭到這樣的畫卷,又怎能不心生多觸甚至掩卷低泣呢?

『我對着黑白照片開始想象,爸和媽當年的模樣,說着一口吳儂軟語的姑娘,緩緩走過外灘』『回頭看的片段,有一些風霜,老唱盤,舊皮箱,裝滿了明信片的鐵盒里,藏着一片玫瑰花瓣』,方文山的歌詞,配上周傑倫獨特的唱腔,一幅時代悲劇也由此展開,我想周、方二人寫就此曲,並非是要讓我們沉醉於對過去的時空懷念,畢竟我們現下也身處於一個遷徙流動頻繁的時代,悲歌總是無常,二人通過這樣美妙的音樂更多的是讓我們掩卷過後,能夠惜取今天的時光,珍視此刻的溫存,留下一幀一像的美好,那美好,幾十年春秋過後,也許可以帶進墓園,長伴永生。

除此之外,我想,《上海一九四三》並非只是刻畫屬於上海的風雲片段,而是以小喻大,藉助上海這個典型的視角,回溯那個屬於我們這個國度里最深刻的回憶。

筆就至此,想到中國歷史上那些令人為之追懷的片片段段,我在南國的秋日里,彷徨。

周傑倫歌曲里的人文關懷(一)之《上海一九四三》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娛樂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