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扣雀兒

童年趣事——扣雀兒

扣雀兒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清水河農村,家家戶戶的孩子都很多。我們家里姊妹五個,我為老大,居老二的弟弟小我一歲。

小時候姊妹五個「害人」的事情大都由我發起,弟弟在我面前當然是言聽計從的。

冬天剛下過幾場雪,大地被巨大的白雪絨被蓋得嚴嚴實實的。我們姊妹幾個和村里的小朋友們一樣興奮地在雪地上玩雪,堆雪人,打雪仗,在雪地上打滑擦……盡管個個被凍得手背發紅,鼻涕也不聽話的直往外闖,想一睹嚴冬的風采。但我們都快樂着。雪後的冬日最有趣的莫過於扣雀兒(捕鳥)了。那滿樹的家巴子(家雀)無奈地在樹枝杈上嘰喳不停,也許是在開會研討去哪里尋找食物以填飽飢餓難耐的肚子,也許是在詆咒這討厭的冬雪阻斷了它們賴以生存的食物來源吧。這麼好的機會何不來一次扣雀兒活動呢?我想着就把嘴巴貼近弟弟的耳朵嘀咕幾句,弟弟如夢初醒,我們姊妹幾個急急忙忙地回家做起了扣雀兒前的准備。

扣雀兒活動我還是總指揮,弟弟成了執行命令聽指揮的一線的戰鬥員,幾個尚小的弟妹有時饒有興致的觀戰,有時也會搭手搭腳地給予一線戰鬥員以支持和配合。

按照我的吩咐,弟弟先在院子里掃出一米見方的空地來,弟弟又去存放飼草的窯洞里取來了父親篩飼草用的直徑約六十厘米大的紅條子草篩,這時候兩個小妹妹也在行動,一個取出一根兩丈多長的背繩,一個跑柴垛邊找來一截約六七寸長大麻炮粗細的高粱稈來。我又命令弟弟趕快回家把母親納鞋底用的麻繩繩偷一根出來。一切准備就緒,需我這個指揮員親自出馬了,因為馬馬虎虎的弟弟能否完成好後面這一系列的精細的工作我心存疑慮。我命令弟妹們守在堂屋的門里別亂動,生怕弟妹們都跟着我出院里看我完成這光榮而艱巨的任務時不小心說漏了嘴,使的一樹飢餓的家巴子識破我們的動機而延誤戰機。可一向聽話的弟妹們都不約而同地緊隨我身後來到院子里。我顧不得訓斥弟妹們,抓緊時間將納鞋細繩拴在高粱稈的中間,細繩的另一頭與背繩的一頭緊緊地系好了。弟妹們都圍着我看得很認真的樣子,我命令弟弟趕緊挖半碗顏色鮮亮的黑黍粒出來撒到用高粱稈支撐起半面的草篩下面,為了引誘家巴子,我特意將撒在草篩下面的黍粒拔拉在草篩外面少許。「准備就緒,全體撤回!」我一聲令下,弟妹們都迅速撤退到堂屋里的門邊,伸長脖子眼睛瞪地圓圓地往門縫外邊的草篩底下瞅着,像似在執行一次重大的潛伏任務一樣。、

我們屏息凝視,誰也不出聲,生怕驚動了那些鳥兒。時間一分分地過去了,可不見鳥兒飛來。弟弟終於耐不住了,沖我低聲說:「姐,那些死鳥怎麼還不飛來呀?」我小聲對弟弟說:「要有耐心,這幾天下大雪,鳥兒們找不到食物,肯定餓得發慌,再等一會兒……」話音剛落,有一隻鳥飛到了草篩邊,小妹妹興奮地說:「快看,來了一隻!」弟弟狠狠地瞪了妹妹一眼並警告妹妹:「再要多嘴亂說話驚飛了鳥兒,扣到鳥兒就沒有你的份兒啦!」妹妹委屈地靠近我。一隻鳥飛來了,二隻鳥飛來了,三隻鳥飛來了……可這些機靈的小傢伙好像似有警覺,哪只都不肯跳進草篩下面去啄食黍粒,只是一蹦一跳地啄食草篩外面的黍粒。我小聲對弟妹們說:「沉住氣,鳥兒把草篩外面的黍粒啄完了自然會跳到草篩下面的。」一隻鳥兒帶頭跳進去了,又一隻鳥兒又跳進去了,我們姊妹幾個都情不自禁地發出咯咯咯的嘻笑聲。突然,噗的一聲,鳥兒們都飛到了樹上,隨後就見母親開門回家了。我們都責怪母親亂跑什麼了,壞了我們的重大計劃。母親回里屋了,我們趕緊關上門嚴陣以待。吃了幾粒黍粒的鳥兒們哪能耐住黍粒的香甜?一會兒工夫就落到了草篩邊,在草篩邊不停地蹦跳着,好像在打主意:這草篩下面的黍粒是去吃着好還是不去吃着好?終於有隻大膽的小傢伙跳進去了,第二隻也跳進去了,第三隻,第四隻……草篩下面的鳥兒擠滿了,不等我發命令,弟弟就急不可待將手中的繩子一下猛拉,草篩實實地扣到地上,幾只受驚嚇的鳥兒迅疾逃離,我們姊妹幾個像戰場上發起沖鋒似的沖到草篩旁。弟弟高興地高喊:「媽媽!快拿一條爛麻袋出來,我們扣住了滿滿一篩子家巴雀!」母親笑着將爛麻袋扔給我們,我和弟弟用爛麻袋把草篩遮蓋的嚴嚴實實的,生怕鍋里煮着的鴨子再飛了似的。

我伸手到草篩下面,把驚慌失措不停亂跳的鳥兒一隻只地逮住捉出來分給弟妹們。弟妹如獲至寶,愛不釋手。用細繩的一頭繫着鳥兒的一條細腿,抓住細繩的另一頭任鳥兒不停地瞎撲騰,還給鳥兒們餵糧食吃。可身為俘虜的鳥兒們又驚又氣哪肯吃東西?沒幾天,這些可憐的小生靈便在飢餓和驚恐中淒慘地死去了。

童年趣事——扣雀兒

作者簡介:郭翠英,女1965年出生於清水河縣宏河鎮後井溝村,小學教師,酷愛文學,愛好習作。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陰山作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