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的足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歷,不同的人生經歷使我們有不同的感悟,我曾有二十多年民辦教師的經歷,自任教以來,一直在宏河鎮鄉下的獨人班·二人台的小學里教書,那時沒有好的代步工具,只能騎着自行車在往返十幾里的崎嶇路上奔走。

記得有一天放了學,我騎着自行車帶着九歲的兒子,剛從莊胡也學校過來一轉彎慢下坡開始了,車子沒了閘,飛速般地前進,我兩眼直直地望着公路,渾身發抖,走運的是公路上沒有遇見大車,下意識地將車子一拐,車子射上了百米高的土牆上,車子前輪全部陷進土里,這道土牆是修公路剛鏟起來的穿着半袖衫的兒子早已甩在了另一邊,我從土里抽出了腿,揉了一下眼睛慌忙去看兒子,兒子抖了抖頭上的土說:「媽,我沒事」啊!天哪娘兒倆  棲息在土牆上,我這才意識到周圍的一切都在呵護着我們,才使我們成為無傷的倖存者,蒼天的眼睛大,它看到白雪皚皚時,母親是掃帚、傾盆大雨時母親是雨傘,到了學校母親是老師……

由於工作的繁忙,路途的勞累,教學的費心,我做了手術,醫生吩咐臥床休息20多天,我待在炕上仰望着窯頂,突然傳來嘰嘰喳喳的喧嘩聲,那聲音是多麼熟悉啊!我回過頭來,同學們潮湧般涌進了我那農家小院,此時此刻我目瞪口呆……

「怎麼……」

「你們……」

「今天是……星期日!」(那時星期六上午還上半天課)學生們搶答道。每個同學們手里拿着罐頭等小禮品,驚喜的尖叫聲伴隨着我那沉默的小院,那是那些孩童發自內心對老師真誠的問候聲。休病假期滿了,孩子們迎上來,不同程度地遞在我手里數已累摞的信封。打開一封,那些偶帶錯字的行間里傾吐着孩子們的肺腑之言,將我從十字口上拉回來,迫使我成為民辦教師的追夢者。

追夢的足跡

有一次,到校路上遇到了暴風,狂風卷着沙粒,我蹲在大路上,將自行車躺下,把兒子摟在我和自行車中間,兩手緊緊抓住自行車的把不敢放,生怕狂風將我們襲走,沙子打的睜不開眼睛,轉眼間大風過後,大雨傾盆,雨點風狂地向我們襲來,抽打着我們的臉,兒子呼吸急促,雨水順着額頭直往下流,眼睛也睜不開,突然路邊停下一輛車,司機開門招呼着:「快上車,自行車放在路邊沒人拿!」家長估計我們沒回家,專門將我們接到家。二十多年的民辦教育,類似的例子數不勝數,為實現終身從教追夢着,頂風雨,冒嚴寒。課上對學生們嚴肅認真,課下孩子們嬉笑穿梭,老師不想禁止,也不願禁止,黑板對面的板報一期期更新,越來越精彩。終於有一天,同學們互贈禮物,依依不捨地分別。學堂空了又滿了——新主人到了,循環往復了二十多年的民辦工作終於到達了彼岸。

夢想實現了。而在那偏僻小山村啊,那里有我的教學足跡,那里有家長一碗碗濃香的飯菜,那里還有師生戀戀不舍的眼淚,這些事情比我曾經歷的任何事情都重要,時刻鞭策着我腳踏實地的大步前行。

追夢的足跡

作者簡介:郭翠英,女,漢族,初中文化,1965年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清水河縣宏河鎮後井溝村,在喇嘛灣鎮從事小學教育。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陰山作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