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

1877年出生於上海的中、德混血兒阿貝爾·威廉·巴爾(Abel William Bahr),在上海、倫敦、紐約、加拿大等地度過了大半生,最終選擇了美國康涅狄格州費爾菲爾德縣,在此度過自己的晚年,直到1959年3月2日在那里去世。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這位威廉·巴爾和他女兒艾德娜·巴爾(Edna Bahr)所收藏的中國古董、字畫,不僅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所收藏,更是各大藝術品拍賣市場的常客。被他們收藏過或者經手過的藝術品、古玩都變得價值不菲。

凡在傳承過程中帶有A.W.Bahr這幾個字母的藏品,儼然有了一種光環,等同於權威、真實、高質、高價的信譽背書,無論是拍賣行還是藏家,都樂於告訴世人:看,這是一件曾經威廉·巴爾之手從中國流失的文物!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商或西周早期的兔形玉佩細部

本文梳理部分近期亮相各拍賣市場中的巴爾舊藏,從中大體可知,從弗利爾到賽克勒、安思遠,威廉·巴爾家族在一個世紀中,與美國幾代收藏家、鑒賞家們一直保持着緊密的聯系,對如今的收藏界、交易市場依然影響深遠。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無論怎樣,那種輕易便可大量收購中國文物的黃金年代,早已不復存在。

壹 拍賣市場常見的標簽:A.W.Bahr

直到如今,A.W.Bahr——這個標簽式的符號依然活躍於各類拍賣市場。

2019年9月13日,在佳士得紐約舉辦的「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拍賣專場中,一共有110多件高古器物,其中出現了數件巴爾舊藏。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曾被巴爾家族收藏的兔型玉佩1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曾被巴爾家族收藏的兔型玉佩

其一便是上圖所示的這件商晚期或西周早期的青黃兔形玉佩,長度為4.5厘米,這件玉器估價25000——30000萬美元,最終以40000美元成交。拍賣資料顯示該玉器為阿貝爾·威廉·巴爾的舊藏,此後由其女兒艾德娜·巴爾收藏,在上世紀60年代售與美國藏家阿瑟·姆·賽克勒(Arthur M. Sackler 1913—1987年)。

這位賽克勒與弗利爾等早期美國收藏家相比,晚了一代。值得一提的是,賽克勒在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樓下,創建了一座阿瑟·姆·賽克勒畫廊,這間畫廊與弗利爾美術館在同一屋檐下、一牆之隔。同樣隸屬於美國史密森學會,同樣都以收藏中國藝術品為主要特色,其藏品主要包括中國古玉和青銅器,也是全美研究中國文化的重鎮之一。1993年賽克勒去世6年後,其遺孀吉莉安(Jillian)在北京大學開設了阿瑟·姆·賽克勒藝術與考古學博物館(Arthur M.Sackler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黃褐玉龍紋牌飾

在上述9月紐約舉辦的這場秋拍上,還出亮相了一件春秋晚期的玉牌,這件寬5厘米的黃褐玉龍紋牌飾寬5厘米,同樣也是在60年代由艾德娜·巴爾轉手與阿瑟·姆·賽克勒。

另外同場亮相的以下這件長度為長7.5厘米的玉佩,為巴爾兄弟(彼得·約翰·巴爾)舊藏,估計為商晚期或西周早期的白玉褐沁魚形佩,同樣在上60年代被賽克勒收入囊中。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白玉褐沁魚形佩

此前,2019年5月在香港蘇富比的「中國藝術品——玉器部分」拍品中,也出現過威廉·巴爾的幾件藏品。比如下圖這件清代白玉扳指,估價為50,000—70,000港幣,最終以62,500港幣成交。另一件白玉題字扳指估價為40,000 — 60,000 港幣,最終以50,000港幣成交。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亮相蘇富比的白玉扳指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亮相蘇富比的白玉題字扳指

無論怎樣,這些巴爾舊藏的中國古玉都遠遠高出了他在1912年與弗利爾所做的那次不可思議的交易。在當時,遠在倫敦的威廉·巴爾曾經以244.25美元價格,向弗利爾出售了45件中國古玉。(具體可參閱本號上篇文章:《244美元買45件中國古玉,1912年瘋狂文物交易雙方:巴爾與弗利爾》http://toutiao.com/item/6758631854431027724/)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1912年弗利爾與巴爾之間交易資料

貳 青銅器與字畫

除了上述古玉外,由巴爾經手過的中國青銅器與字畫也屢屢亮相各類拍賣市場。

比如在2018年的佳士得香港秋拍中,一件中國戰國時期的銅鏡,就以175,000港幣成交。據拍賣資料顯示,該件嵌綠松石三活環鍍銀銅鏡,由阿貝爾·威廉·巴爾傳給其艾德娜·巴爾,後被轉售給紐約的安思遠,自1960年代入藏紐約佳士得。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亮相佳士得的戰國銅鏡

美國人安思遠(Robert·Hatfield·Ellsworth,1929—2014年)比賽克勒小了16歲,相比學醫出身的賽克勒,在古董收藏界,他更是一位學者型藏家。在其就讀耶魯大學時,師從晚清書畫研究專家的王方宇,「安思遠」這個中文名字就是王方宇為他起的。

1960年,安思遠與古董商詹姆斯·高德合夥在紐約創建安思遠高德畫廊,由此開始正式進入古玩交易圈,逐漸成為最具權威的國際藝術古董商。在收藏中國藝術品方面,其最著名的是碑帖和明清家具,也因此有「明朝之王」的稱謂。比如在2018年11月的嘉德秋拍上,《安思遠藏善本碑帖十一種》就被拍出1.7億的高價,加傭金近2億元人民幣成交。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2018年嘉德秋拍中亮相的安思遠舊藏善本碑帖

安思遠為中美文化交流所做的貢獻中,最引人矚目的要算是促成了北宋拓《淳化閣帖》之四、六、七、八卷返回中國之事。2003年4月,上海博物館最終以450萬美元從其手中購入了這四卷法帖。

威廉·巴爾於1920年才在紐約開設自己的畫廊,但他很快獲得了這個圈子中的盛名。除玉器雜項外,威廉·巴爾也染指過大量中國字畫。1938年,由奧斯瓦爾德·斯倫(Osvald Siren)撰寫的威廉·巴爾中國畫藏品目錄出版。1946年,巴爾和他的家人從英國移居到加拿大的蒙特利爾,次年,巴爾將其所藏的大量中國字畫出售給了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對於巴爾所經手的字畫,其精品不多,對於這點在前文已經做了分析,但一些藏品也是國際拍賣市場中的常客。此前在2016年3月16日於紐約佳士得春拍「中國繪畫專場」中,有一件明朝無名作者的花鳥立軸也曾經以17500美元被拍出。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花鳥立軸 傳為徐熙的明人仿作

縱橫歐美古董圈的中德混血兒巴爾 其藏品至今依然交易活躍名人仿作花鳥立軸細部

該立軸縱99厘米、寬58厘米。在佳士得官網上僅展示了其畫心部分,據說其裝裱題款上,顯示該幅為五代畫家徐熙的作品。

沈括在《夢溪筆談》中描繪了徐熙的畫技,說他「以墨筆為之,殊草草,略施丹粉而已,神氣迥出,別有生動之意」,後人將其與黃荃父子相提並論,有黃家富貴和徐熙野逸之說。

拍賣資料顯示,該作鈐有包括項元汴、安岐等四方收藏印(其中安岐三枚、項元汴一枚)。但從畫風來看,與徐熙本人的風格和時代特徵相差甚遠,應為明代仿作。

該幅由阿貝爾·威廉·巴爾傳給其女兒艾德娜·巴爾,後被威廉·B·格魯伯(William B. Gruber)家族收藏。

讓巴爾在美國名聲鵲起的大手筆,應該是1922年前後有關「方罍之王」商皿方罍青銅器的一樁交易,有關其故事,下篇文章再向大家介紹。

本文為《「我在美國販文物」——上世紀初與弗利爾做生意的中國商人們》系列文章第十一篇,未完待續。文中部分圖片、資料引用自佳士得拍賣公司官方網站、弗利爾美術館數字平台,請勿隨意轉載,並用於任何商業目的。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文化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