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2019 中國高校百英里接力賽(以下簡稱 ” 高百 “)總決賽,30 日在上海市松江大學城東華大學校園內鳴槍開跑。

歷經上海、西安、北京、成都、武漢、廣州六個分站賽,全國 26 支優秀賽隊從百餘支賽隊中突出重圍晉級總決賽,最終北京大學 – 博雅少年隊奪得冠軍。

被譽為中國最具情懷路跑賽事的 ” 高百 ” 今年來到第四個年頭,而賽事呈現出的三個變化,足以證明 ” 高百 ” 再上新台階。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北京大學 – 博雅少年隊奪得冠軍。

平等的機會,最亮的舞台

變化一,是賽事成績、賽事規模的大幅提升。

當天,第一、第二屆冠軍復旦大學 – 日月光華隊,在 ” 高百 ” 總決賽上跌出前三,爆出不小冷門。” 今年明顯感覺強隊太多,咱們這叫不進則退!” 在現場為母校加油助威的復旦老學長潘景峰感慨道。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兩屆冠軍復旦大學此次總決賽只獲得第 7。

拿今年團隊前三名的成績和往屆一比,記者也嚇了一跳——當天奪冠的北京大學 – 博雅少年隊總成績為 9 小時 50 分 41 秒(總共 10 人成績相加,其中包括兩位女選手),要比 3 年前的冠軍成績整整快了 34 分鍾,換句話說,每一位選手平均快了 3 分多鍾。” 前幾屆男子選手一棒(約 16 公里)跑進 64 分鍾也算過得去了,今年能跑進 60 分大關在某些隊伍里只能當替補。女子最快的選手一棒能跑到 61 分鍾,比過往幾屆大部分男子選手都要快。” 賽事相關負責人介紹。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總決賽團隊前三名。

成績快速攀升的背後原因不難發現——高水平的 ” 新隊伍 ” 更多了,” 老隊伍 ” 的重視程度更高了。

拿上屆冠軍清華大學 – 無體育不清華隊來說,今年一共組織了兩次為其近兩個月的階段性集訓,集訓期間一周至少三次訓練,由校內的專職教練帶隊;為保證最強陣容,隊伍在經過多次選拔後才敲定最終參賽名單;” 清華選手 ” 比賽當天清一色裝備最新款的 ” 高科技跑鞋 “,一雙價值 2000 多元人民幣;比賽過程中,記者向清華大學負責選手後勤的老學長提出采訪要求,未料後者搖搖手,” 現在賽道上正白熱化,我真沒心思接受采訪。” 所有這些細節,足以說明高百越來越重的分量。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清華大學的選手在比賽中。

與國內其它高校賽事相比,” 高百 ” 有着更大的包容度——任何學校任何對跑步有熱情的學子、校友都可參與,而不是各名校間體育特長生互相 PK 的 ” 小眾舞台 “。

因為這樣的特質,” 高百 ” 才能在短短四年里,從只有 1 個賽站、20 多所高校參與,到今年全國范圍內設 6 個分站和 1 場年度總決賽、超過 200 所高校參與。

” 能和清華、北大、復旦這樣的學校同場競技,是很寶貴的經歷。除了想證明自己,我們也想為擴大母校在全國的影響力盡一份力。” 桂林電子科技大學的隊員魏安溳說。據了解,此次總決賽的賽事直播平台有 24 個,其中包括五星體育、新浪微博、B 站等,場外觀眾可以通過這些平台實時了解比賽動態,” 魏安溳們 ” 的身姿,和他們胸前綬帶上飄動的校名,就這樣傳到了全國各地。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桂林電子科技大學的隊員在比賽中。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賽況被同步直播。

2019 高校百英里接力賽總決賽不僅有 20 余支晉級高校,更有來自於美洲、歐洲等全球頂級高校特邀選手組成的隊伍參與,使賽事參與面更加廣泛、更加國際化。

循循善誘,培養大學生運動習慣

變化二,是賽事在高校校園下沉深度明顯增加。

” 高百 ” 有一條看似不合理的賽規—— ” 每支總決賽伍里,第一棒和第五棒年齡上限為 30 周歲。年齡每高出一歲,則團隊總成績增加 30 秒。” 換句話說,誰上老將誰吃虧。

都說 ” 拳怕少壯 “,怎麼 ” 高百 ” 反其道而行?” 這主要緣於過去大部分隊伍中,校友們的實力和參賽熱情普遍強於在校生,我們是希望鼓勵更多的在校生能夠上場!” 辦賽方表示。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圖說:往屆 ” 高百 “,老學長們可謂相當活躍,而今年這樣的情況有所不同了。

不久前上海體育學院院長陳佩傑就提到,” 我國青少年體質健康水平『增齡遞減』現象存在,從 2016 年、2017 年、2018 年 3 年調查數據來看,隨着學段升高,學生體質下降的趨勢很明顯。2017 年的調查數據顯示,小學生體質健康達標率為 92.1%,中學生為 88.0%,大學生為 74.4%。” 而記者長年采訪馬拉松賽事發現,許多路跑愛好者都在是工作以後由於健康狀況不佳才開始跑起來。讀書的時候是 ” 要我跑 “,畢業以後是 ” 我要跑 “,但多數情況下都是亡羊補牢。

去年,一則關於大學生課外鍛煉的新聞曾引發熱議。國內某大學提出要求:學生每天鍛煉步數達 1 萬步(微信運動)以上、每周鍛煉需達標五次等等。未完成者扣除體育成績的 10%。據媒體報道,不少學生為完成 ” 任務 ” 買來 ” 搖步器 ” 刷步數,運動步數排行榜上甚至出現了七八萬步的作弊高分。

硬性規定往往很難真正培養起高校學子的運動習慣,而 ” 高百 ” 用循循善誘的方式,讓越來越多在校大學生愛上了跑步,直接提現就是:今年總決賽在校生的參賽比例大大上升。 據了解,辦賽之初 ” 高百 ” 發動了一批由各高校校友組成的 ” 跑步圈子 “,由酷愛跑步的校友去發動母校的在校生參與 ” 高百 “。而賽事經過三年多的沉澱和引領,不少參賽高校逐步形成了一定的跑步氛圍,越來越多的在校學子開始認知、認可、和參與到 ” 高百 ” 中。” 我們現在每年都能挖掘在校生加入我們,團隊氛圍好,大家干勁足。” 同濟大學 – 同跑濟天下隊在本屆總決賽創歷史最佳地奪得團體第三,學校 95 級的老學長卞雲州坦言自己今年從隊員變成了拉拉隊的一份子,” 『新鮮血液』加入讓我這樣實力不足的老隊員退居二線了。” 他笑着說。

科技讓 ” 高百 ” 脫穎而出

變化三,是科技辦賽的進一步升級。

設置在終點碩大電子地圖上,每一支隊伍每一位選手的比賽軌跡正在實時顯示,” 咱們的隊員在哪兒一目瞭然!” 一位參賽選手說。 ” 來不及了,趕緊檢錄!” 一位遲到的選手,因為馬上就要登場的他手忙腳亂起來。誰知工作人員用手機朝他按下了快門鍵,” 檢錄完成了,上賽道等候即可。”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 高百 ” 之所以能成為中國路跑領域的現象級賽事,成為全國高校圈子里的熱門話題,靠的不僅是 ” 母校情結 “。辦賽方每步科技用 ” 專業體育 + 互聯網思維 + 科技基因 ” 的新方式來打造賽事 IP,大大提升賽事服務體驗、組織專業度等,讓其在眾多賽事中脫穎而出。

今年 ” 高百 ” 賽事進一步進行了技術升級——首創性的實現了人臉識別選手運動軌跡追蹤,在不給選手增添額外硬件負擔的基礎上實現了精準軌跡描繪及選手運動狀況預判;人臉檢錄從 PC 端優化到移動端,整個流程更加快速便捷;此外人臉識別技術也應用於現場照片的分類檢索,通過選取多張照片可生成短視頻進行即時分享;場外觀眾可通過高百小程序實時了解場上選手的跑步狀況及賽事的實時數據分析;每步科技自主研發的專業計時系統具備接力賽等復雜計時環境的算法,可實現精準計時……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把枯燥的跑步打造成大學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高百」是怎麼辦到的?

” 過技術手段不斷提升賽事品質是我們一直以來努力方向,今年賽事運營和服務方面引入了更多的技術手段,對賽事組織,管理,服務信息化,智能化、賽事傳播等方面進行了整體升級。” 每步科技 CEO 馬京偉說。

欄目主編:陳華 本文作者:姚勤毅 文字編輯:姚勤毅

圖片來源:賽事組委會提供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人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