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再談張雲雷事件 不用蹭任何人熱度

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再談張雲雷事件 不用蹭任何人熱度

↑ 張雲雷 圖據 ICphoto

據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官方微信消息:11 月 26 日,本會官微發布了《關於張雲雷用低俗語言褻瀆程派藝術家的聲明》,得到了主流媒體和社會公眾的積極響應和大力支持,但是,至今未收到張雲雷本人及相關官方的任何回應,張雲雷對 ” 粉絲 ” 群體的偏激言論,也無任何約束。為此,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再次聲明如下:

一、本會向主持社會正義、呼籲抵制和整肅某些演藝市場 ” 三俗 ” 現象沉渣泛起的媒體界、戲曲界同仁和社會各界深表敬意,並重申,堅持本會 11 月 26 日聲明中提出的要求、希望和奉勸。

二、本會認為,藝人張雲雷、楊九郎 ” 辱程 ” 事件,絕非僅僅是個別相聲藝人和一個京劇流派的形象與名譽之爭,本會與相聲藝人張雲雷、楊九郎以及他們所屬藝術機構之間,也無絲毫利益關聯和利益糾葛。更深層面的思考是,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民族復興的關鍵期,包括京劇、相聲在內的藝術界,責無旁貸要為國家的發展進步、為實現民族復興夢想注入向上向善的正能量。不能一面享受着國家改革發展激活文藝市場的紅利,一面為賺取票房無視法律規范和道德約束。即便張雲雷、楊九郎惡俗 ” 砸掛 ” 的是其他藝術家或普通人,我會也將堅定表明立場,予以批評。

三、本會重申:京劇和相聲同屬傳統民族藝術。我們對馬三立、劉寶瑞、侯寶林、郭啟儒、郭全寶、馬季、唐傑忠等相聲界前輩懷有深深的敬意,京劇界包括程派藝術界的很多人都是他們的熱心聽眾。我們對當下相聲界有識之士為傳承發展優秀相聲藝術的不懈努力充滿期待。

傳承發展中華民族傳統藝術,舞台表演技藝是其 ” 形 “,根基是積淀文化和培育情操。本會時刻牢記,不能沐猴而冠之後數典忘祖。願以此與傳統藝術界同仁共勉。

四、關於對我會 ” 舉着道德大旗 ” 的指責。對此,我們欣然接受,並以此為榮。京劇從誕生之日起,就有着 ” 高台教化 ” 的社會功能,程派藝術創始人程硯秋先生明確提出,” 演任何劇都要含有提高人類生活目標的意義 “,主張 ” 國家應以戲曲音樂為一般教育手段 “。相聲藝術家侯寶林以畢生精力,把相聲從地攤拉進了殿堂,創作了眾多警世、醒世、育人的傳世精品。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將繼承藝術界前輩的精神,一如既往為推動藝德建設不懈努力並率先垂範。

五、關於 ” 蹭張雲雷的熱度 “。京劇誕生於 1790 年,程派藝術創立於 20 世紀 20 年代。兩百年京劇、一百年程派藝術的命運始終與國家、民族命運息息相聯。當年,程硯秋在京滬津等地演出時舉城空巷的盛況,足以讓張雲雷、楊九郎等藝人望之形慚,程派舞台經典至今仍然擁有無數擁躉者,程派藝術實在不需要蹭任何人的熱度。

至於一些年輕觀眾因為張雲雷的學唱才知道程派藝術,說明在京劇等傳統戲曲藝術的傳播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本會將以此作為激勵,更加努力工作,不負時代和社會厚望。

六、關於對我會 ” 卸磨殺驢 ” 的指責。京劇是大眾藝術,我們歡迎相聲等曲藝界演員在演出時學唱京劇,豐富藝術表演形式,歡迎更多的人學習程派藝術,豐富精神生活,並十分樂於為此提供專業支持。但是,我們不能容忍需要時把京劇作為嫁衣打扮自己,不需要時把京劇和京劇藝術家當抹布隨意塗抹作踐。張雲雷在以往的演出中多次學唱程派唱段,我會自媒體也曾關聯過相關話題。但是,我們絕不認為,這可以成為我們對張雲雷、楊九郎侮辱褻瀆程派藝術家置若罔聞的理由。

我會從未請張雲雷幫助推廣程派藝術。沒有 ” 雇驢拉磨 “,當然不存在 ” 卸磨殺驢 “。

七、我會保留在法律框架內採取其他形式追究相聲藝人張雲雷、楊九郎 ” 辱程 ” 責任的權利,並將和全社會一道,為純潔藝術舞台生態不懈努力。

來源: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人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