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劇普及不能靠一兩檔節目,戴玉強來漢 歌劇演員必須耐得住

對於藝術歌曲的愛好者來說,近日在琴台音樂廳結束的《新年音樂會》無異於一場饕餮盛宴——位列「中國三大男高音」之首,以一曲《我的太陽》震撼國人雙耳的戴玉強,因為在《聲入人心》節目里臨時替補成為出品人、從而收獲了眾多迷弟迷妹的石倚潔,本地知名女高音歌唱家余翌子以及著名小提琴家呂思清的組合陣容,都讓這場音樂會一票難求。

歌劇普及不能靠一兩檔節目,戴玉強來漢 歌劇演員必須耐得住

音樂會的尾聲,戴玉強唱起了利川民歌《龍船調》,這一安排顯然點燃了武漢觀眾的熱情,音樂廳頓時變成了觀眾與男高音歌唱家對唱互動的歡樂海洋。

從2001年第一次來漢開個人獨唱音樂會,到2019年年末的這場《新年音樂會》,戴玉強與武漢歌迷已經近距離接觸了18年。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提到,相比當初,愛好歌劇和藝術歌曲的觀眾當然是越來越多,但這並非是某一檔節目或某幾個高顏值年輕男孩的功勞,「那些,依然還是娛樂。」

「歌劇是最綜合的藝術,相當於金字塔的塔尖,它是與舞台工業文明共生的,所以我總說,我們的製造業達到了一個什麼水平,歌劇發展也就到了一個什麼水平。首先還是我們自己的觀眾成長了。」戴玉強更提到,「歌劇演員」是用時間「堆出來的」,「一個年輕人想要真正成為歌劇演員,沒有十幾二十年功夫是出不來的,並不是十幾歲的孩子靠包裝和顏值,唱一兩首歌就能當藝術家的。所以我總告訴學生們,要耐得住寂寞,因為你面臨的也是世界的文化瑰寶。」

成長難,舞台也小,但越來越多的孩子湧向了音樂專業,那這些專業的培訓方向應該走向何方?這兩年,戴玉強跟自己的老朋友、從武漢走出去的著名演出經紀人梅世強一起在海口開辦了「南海音樂學院」,其實也是嘗試多元培養藝術人才的一個路徑。

歌劇普及不能靠一兩檔節目,戴玉強來漢 歌劇演員必須耐得住

著名經紀人梅世強曾在中央樂團、中央芭蕾舞團等院團擔任過小號首席,後轉型成為演藝經紀人,和李谷一,戴玉強,張也,宋飛,呂思清及中央芭蕾舞團等藝術家和團隊合作,策劃多場演出,也曾多次帶着他們回漢亮相。

采訪中,梅世強提到,現在學音樂的孩子越來越多,但其實出路不廣,「一台歌劇就那麼一個主角,加上B角可能三、四個人不到,那那麼多學聲樂的孩子最後都干什麼了?是不是都能去表演團體唱合唱?」他說,他們想要嘗試的是「因材施教」,「專業學了兩年沒有任何進步,可不可以考慮在第三學年往藝術管理方向轉專業呢?」而這些嘗試,也是為了更好地培養出藝術人才,「再通過這一批一批人才的影響,讓更多普通人接觸到真正的藝術。」

這個嘗試,是建立在他幾十年來對於國內國外藝術圈的深刻了解上的。作為從武漢走出去的音樂家,轉型成為演藝經紀人的梅世強二十多年來給家鄉帶來過多部精彩演出:戴玉強個人獨唱音樂會、中央芭蕾舞團的《天鵝湖》《紅色娘子軍》《大紅燈籠高高掛》、中國三大男高音音樂會、著名小提琴家呂思清獨奏音樂會、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飛音樂會等等。

歌劇普及不能靠一兩檔節目,戴玉強來漢 歌劇演員必須耐得住

他提到,國內觀眾對於高雅音樂的認知、欣賞能力都在不斷提高,3日晚琴台音樂廳就是最好的見證,就是普契尼的意大利歌劇《圖蘭朵》的合唱部分居然都是由觀眾完成的,全場驚艷,「那將來他們勢必需要更專業的藝術人才為自己服務,那現在的音樂教育,就應該往這個方向走。」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小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