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這個時代,我們每個人好像都過得很難。
 
不論是生活、工作還是家庭,總有無數難題等着我們。
 
而我們總是很輕易遵從本能,選擇逃避與放棄。
 
放棄很容易,但往往不是最明智的選擇。
 
其實我們都很容易局限於眼前,若此刻你覺得很難就對了,因為往高處爬一定很吃力。
 
但當你爬到頂峰,回過頭看,那些所謂的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每個人都會有艱難時刻,即便是光鮮亮麗的岳雲鵬、賈玲、周星馳等明星也一樣,甚至比我們都難。
 
而他們又是怎麼做的呢?

01  


1985年,河南濮陽一窮困鄉村里,一戶岳姓人家生了個男娃。

 

恰逢村里放了部電影,里面有個人物,叫龍剛。

 

索性,父親給他取名,岳龍剛。

 

誰都沒能想到,這個孩子未來會換名岳雲鵬,成為德雲社耀眼的一顆星。

 

當然,這是後話了,彼時的岳龍剛還在落後的農村吃着苦頭。

 

因為一家子有九口之多,日子過得着實拮據。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一到下雨,屋子完全躲不了雨,他所穿的衣服是姐姐們穿過改來的,睡覺時床上全是腿,連白菜都要搶着吃,每年生日能吃上倆雞蛋就已經是很幸福的事。

 

他本以為自己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樣,按着人生軌跡讀書上學工作,可一切幻想都在14歲那年被打破。

 

那年,他家實在交不起學費了,無奈之下他輟了學,學業問題變成了赤裸裸的生存問題。

 

該怎麼養活自己,他心里沒底,只是學着其他人,在春節過後擠進了北漂的大軍。

 

14歲,沒有學歷,沒有經驗,在競爭激烈的北京,他當然吃盡了苦頭。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因為沒多少錢,他能不吃就不吃,求遍很多人才求來了一份保安工作。
 
日子依舊很窮苦,被分配到沒人願意去的工廠,第一個月工資沒領到反而欠了20塊。

 
怕犯困被扣錢,買了包煙,夜里巡邏就點煙夾在手上,等煙燒到手就能痛醒。
 
有次腳潰爛得不成樣子,怕請假扣錢,看醫生花錢,嚴重到走不了路都不敢請假去看醫生。
 
保安隊的日子太苦,姐姐心疼他,帶着他到處找新工作,同樣求遍了人才求來一份飯館的工作。
 
沒做多久,被欺負趕走了。
 
為了能在北京有口飯吃,他又陸續找了很多不同的工作,結局依舊淒慘。
 
掃廁所被醉酒客人撞到後,惹了一頓罵,此後被經理開除;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去當焊工,身體難以負荷,被人嫌棄;
 
當飯館服務員,因為多算兩瓶酒6塊錢,被客人辱罵3小時,經理當着所有人面讓他滾,連工資獎金都不發。

 
那時的他,好像什麼事都幹不成,什麼都做不好。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哪怕後來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郭德綱時,也表現平平。
 
19歲那年,岳雲鵬從飯館辭職,加入德雲社開始打雜,擠着時間學相聲,同時間的師兄弟已經登台表演,他還在打雜。

 
後來總算得到機會也沒能把握住,上台說一段15分鍾的《雜學唱》,不出意料,演砸了,從頭到尾沒人笑。

 
下台後,他哭了,那時本來就不招人喜歡,加上沒天賦,有人提議了很多次,要不開除他吧。
 
站在人生十字路口,他比之前哪一次被炒魷魚都害怕,可擺在他面前的好像只剩一條路了,回家種田。
 
上天從來沒有眷顧過的人,過得總是比別人難幾個等級,此刻的岳雲鵬不知道,前路還會多難。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他的經歷,像極了我們之中的普通人。

 

日子同樣辛酸,經歷同樣坎坷,人生同樣艱難。

 

甚至比我們還要難。

 

難,其實是每段人生的通病,而他們又是怎樣面對的呢?

 

那個好像只有一條種田路的岳雲鵬,打定了主意,這輩子我就要講相聲。

沒天賦,那就逼着自己投入更多時間。
 
他繼續打着雜,繼續背着本子,繼續學着逗樂,誰有空他就拉着一起練習。
 
郭德綱知道他會唱歌,就讓他戴上墨鏡,學着二人轉演員互動,觀眾舉手就下跪,舉另一隻就唱歌。
 
沒想到,一片叫好。
 
此後休息時間越來越少,對相聲更加投入,又開了個人專場,徹底火了。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我想說的是:

 

沒人能過得容易,一個人選擇什麼樣的生活,就應該承受那種生活的代價。

 

我記得有一期《歡樂喜劇人》,岳雲鵬看到剪輯的喜劇人之路,突然紅了眼眶。

 

他說,我突然覺得,好難啊,好難。

 

我越發能體會到,喜劇的內核是悲劇,而我們的人生像極了一場喜劇。

在高處別小瞧別人,在低處別小瞧自己



柴靜在《看見》說過,有些笑容背後,是緊咬牙關的靈魂。
 
不論貧窮富貴,沒有人能一帆風順度過此生,比我們難的大有人在。
 
但他們也都在認真過着生活。
 
以前遇到挫折困難,我總以為天會塌下來,可後來證明,天不會塌,事情都會好起來。
 
我們總是把事情想得很壞,卻不曾想每一次危機其實也是轉機。
 
明天是好是壞誰也說不清,那我們要做的,就是按着自己的方向,篤定向前。
 
就像尼采說的那樣:
 
世上有一條唯一的路,除你之外無人能走,它通往何方?不要問,走就是。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華哥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