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1952年10月15日開始,”聯合國軍”不甘心陣地被志願軍奪回,與我防守部隊展開了慘烈的拉鋸戰。

“聯合國軍”又先後投入兩個團又4個營的兵力,在猛烈的火力支援下,繼續向兩個高地發動猛攻。志願軍陣地晝失夜復,戰鬥異常殘酷激烈。

連日不熄的炮火像暴風驟雨一樣,無休止地在上甘嶺這片土地上肆虐。

“聯合國軍”在強大火力掩護下,像潮水般一浪接一浪地湧上來,雙方的拼殺使得陣地上血肉橫飛,日月無光。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16日,”聯合國軍”繼續猛攻不止,四十五師先後已有15個連投入戰鬥。

秦基偉當即作出決定,將四十五師改為主攻,四十四師則改為助攻。

四十五師,這支長期充當配角跑龍套的部隊終於可以過把癮了,在這樣一場舉世罕見的大戰中當一回主角。

17日,戰鬥進入到第四天,雙方爭奪越來越慘烈,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一天之中幾度易手,每次易手就伴隨着天翻地覆的炮擊和天昏地暗的拼殺,陣地上鮮血染紅了高地。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18日,”聯合國軍”以兩個團的兵力,分別向我兩高地發動輪番進攻。經過一天的較量,我志願軍前沿部隊因傷亡過重,被迫退守坑道,上甘嶺的表面陣地第一次全部失守。

第十五軍軍長秦基偉在得知戰況後,一聲不吭地走進作戰指揮室,拿起電話對第四十五師師長崔建功下了死命令:

守住陣地,粉碎對方的進攻。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崔建功當即表態:請軍長放心,打剩一個連我去當連長,打剩一個班我去當班長。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嶺就是朝中人民的。

崔建功的話說得秦基偉的心里火辣辣的。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陣地不能丟,傷亡也要減下來。在西方山方向雖然沒大打,但不能動,那個口子不能松。現在就靠你和張顯揚師頂住,我已經向軍機關和直屬隊發出號召,婆娘娃娃一起上。請轉告部隊,打到最後一個人,也要堅守陣地!”秦基偉又對崔建功說。

10月19日17時許,在志願軍”喀秋莎”火箭炮營一齊朝對方陣地猛射後,103門山、野、榴炮立即攔阻射擊。

這次炮擊極為成功,一舉摧毀美軍75%的防禦工事。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早已於18日夜運動至坑道和待機位置的4個連加上坑道的兩個連,分兵兩路,同時向占領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表面陣地之敵實施反擊。激戰到半夜,全部恢復了表面陣地。

十五軍剛剛恢復陣地不過一個多小時,天就亮了。

20日一早,美軍出動30架次B-26型轟炸機在大量炮兵配合下,對上甘嶺進行地毯式轟炸,其300餘門重炮同時向志願軍實施轟擊。對方40多輛坦克由於受地形限制,無法實施集團突擊,乾脆抵近高地作為固定火力點,直接支援步兵進攻。

美軍在這次戰鬥中,共投入步兵3個營,採取多路多批次集團鋒,後三角隊形,兵力由小到大,一波接一波,在憲兵隊的督戰下,輪番沖鋒。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志願軍代司令鄧華知道這一情況後,對秦基偉指示說:”對方以營團兵力在狹窄地域實施密集沖鋒,是用兵上的極大錯誤,應抓住這一時機,大量殲敵。”

秦基偉將這一指示傳達給崔建功,要求部隊樹立起”一人捨命,萬夫難擋”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放開打,狠狠地打。

同時,秦基偉還告訴他們說:”全軍都在關注你們,而且會全力支援你們!”激烈的炮火使得整個上甘嶺都被硝煙所籠罩,相隔百米就無法看到信號槍的光亮,雙方只好都使用迫擊炮發射信號炮彈來進行聯絡。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黃昏時分,部隊已連續激戰一天一夜,交戰雙方的傷亡都很大。

四十五師已經沒有一個完整的建制連隊,21個步兵連傷亡均逾半數以上,再加上後援無濟,無力再戰,只得放棄表面陣地退入坑道,除597.9高地西北山樑上的4個陣地外,其餘陣地均告失守。

崔建功原先苦心安排只攻不守的王牌八連也無法撤下,繼續在上甘嶺戰鬥,此時僅剩15人,在連長李寶成的率領下退入1號坑道。

軍長秦基偉對師長下死命令 丟了上甘嶺,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這一天,”聯合國軍”也投入了17個營,傷亡7000之多,慘到每個連不足40個人。

後據美國隨軍記者威爾遜報導:

一個連長點名,下面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歷史天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