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快手抖音B站學知識:看別人復習 給局座打錢

據港媒《南華早報》報道,2019年為知識付費的中國用戶數量預計將達到3.87億,為了多渠道增加營收,視頻平台B站、快手以及抖音正在採取各種措施打入中國的在線教育領域。以下是詳細內容:在一個普通的周三下午,網名叫做「MinnieEight」的中國學生正在准備2020年全國研究生入學考試。她在練習本上抄抄寫寫,旁邊是她的Mac筆記本電腦、一束鮮花和擺在白色書桌上的一隻毛絨玩具企鵝。

她不時翻頁或寫下什麼東西,看起來像是一個普通的學習場景,但不同的是:這名學生下午學習的每一分鍾都在B站上直播,有超過1萬名觀眾都在觀看她的學習。整個畫面幾乎是靜止的。MinnieEight只有在握筆寫字的時候才會在視頻中露出自己的手。

MinnieEight是B站上以#studywithme標簽展示自己日常學習的600名主播之一。成千上萬的觀眾也在為考試做准備,學習英語,或者只是靜靜地閱讀,而視頻中的虛擬伴侶讓他們感覺在學習過程中沒那麼孤獨。

視頻共享平台B站以動畫、漫畫和遊戲內容(ACG)而聞名,曾經是一個完全專注於娛樂的平台,擁有成千上萬的熱門電視節目和電影。視頻播放時會直接顯示評論的「彈幕」。但這種「伴讀」(study with me)是B站推出的一項新功能。

我在快手抖音B站學知識:看別人復習 給局座打錢

圖示:一名網名叫做「MinnieEight」的中國學生正在直播自己的學習

家長以前並不喜歡B站。但最近,B站一直在努力增加一個獨特的「學習社區」,用戶上傳了數百萬個與教育相關的視頻,內容涉及計算機科學、心理學、金融、外語學習和Adobe Suite實踐技巧。

多年來,B站在中國年輕人尤其是所謂的Z世代中非常受歡迎,現在這家公司在教育市場上押下重注。該公司表示,今年用戶數量達到1.28億,其中有超過2000萬的用戶訪問了B站,在直播室或錄制教程中進行在線學習活動。這一數字是2019年參加全國高考人數的兩倍多。

除了直播學習室之外,用戶還可以在平台上找到各種免費錄制的課程。例如由北京大學教授講授的名為「變態心理學」的課程是平台上最受歡迎的課程之一。該課程擁有超過3億的點擊量,獲得了15萬個「贊」以及超過26000條評論。

涉足教育領域的不止於B站。短視頻應用快手稱,截至2019年10月,有近100萬教育內容創作者入住平台,擁有超過2億個教育類短視頻,平均每天吸引用戶逾1億。

快手的主要競爭對手抖音也上線了各種形式的教育類短視頻,其中不乏面向青少年受眾的內容。今年早些時候,抖音與中國科普研究所等國家級組織合作,推出了一項名為「Dou計劃」的項目,對相關內容創作者給予獎勵,鼓勵他們創作更多與教育相關的內容。

在爭奪觀眾時間的競爭中,這些視頻平台都在採取措施擁抱教育行業,以進一步提高營收,並使收入來源多樣化。

推動營收的新市場

當B站宣布在10月底開始對其服務B站課程(Bilibili Class)進行內測時,說明其開始涉足涵蓋寵物飼養、論文寫作、視頻編輯、PPT教程等付費課程業務,人們對此並不感到意外。

軍事理論家、軍事評論員張召忠在其中開設的《局座的國際戰略課》系列課程就是其中之一。觀眾需要為10集課程支付60元人民幣。「局座」張召忠在B站上有300多萬名粉絲。

付費課程是B站從其龐大用戶中產生營收的新選擇。在截至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該公司擁有790萬月度付費用戶,是去年的兩倍,但僅占其總用戶數量的6%左右。

第三季度B站的淨收入為18.6億人民幣,同比增長72%,而核心業務手機遊戲視頻的營收僅增長了四分之一。包括直播和電子商務在內的其它細分業務均出現三位數增長,分別同比增長167%和703%。

相比於以Z一代為目標客群的B站,擁有2.1億日活用的快手則鼓勵用戶上傳更適合廣泛受眾的教育視頻,比如烹飪教程、電工培訓,甚至農作物種植等內容。公司在10月份發布的《快手教育報告》中指出,用戶對農業、職業教育和學校科目等教育相關內容的需求與日俱增。

例如,一位名為「佳利姐烘焙」的快手博主在平台上發布了一系列烹飪教程,並吸引了約25萬名粉絲,現在這名博主提供每集2元的付費內容。她發布的烘焙課程通常時間很短,引人注目也很實用,常常會在視頻中解釋如何准備一種特殊辣醬或其他特殊食材。

另一個典型是擁有130萬粉絲的「現代農業(許老師)」,他以發布教用戶如何種地的視頻而聞名。這名博主還推出了一個付費課程,重點是培訓農民如何在互聯網的幫助下創辦小企業。

我在快手抖音B站學知識:看別人復習 給局座打錢

圖示:快手上的「現代農業(許老師)」正在通過視頻直播教用戶如何種玉米。

通過這一功能,快手為內容創作者通過製作視頻和進行直播獲利提供了一種快捷方法。據該公司稱,截至2019年8月,為教育內容付費的用戶數量達到了160萬,同比增長95%。快手補充稱,超過一半的內容創造者以短視頻的形式出售課程,其中95.2%的人獲得了收益。

抖音尚未推出付費課程,但其3.2億的日活用戶已經吸引了教育機構的注意,他們認為抖音是吸引更多學生的必要工具,而該平台本身也在從廣告方面獲益。

與此同時,為了充實內容,抖音給了個別教育內容創作者特權,允許他們上傳五分鍾長的視頻,而普通用戶的時間限制是60秒。「向波老師」是一名來自中國四川的中學教育工作者,他以「萬物皆化學」為標簽,通過輕松愉快的化學課視頻視頻剪輯吸引了630萬粉絲。

強勢進入者還是現有玩家的合作夥伴?

付費課程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根據市場研究公司艾媒咨詢的數據,2018年中國付費知識用戶數量達到2.92億,預計到2019年底將增至3.87億。據行業數據提供商智研咨詢預測,2020年中國付費知識市場規模將達到235億元人民幣,比2018年的86億元人民幣增長172%。

雖然全國蓬勃發展的知識付費市場上已經出現了諸如知識應用「得到」、音頻分享平台「喜馬拉雅」和問答網站知乎等「行業」巨頭,但整個領域尚未出現一個市場主導者,部分原因是這些公司都集中在利基市場。

像B站和快手這樣的視頻平台仍然被認為是人們用來打發時間的娛樂虛擬場所,但現在他們的目標是把自己變成「老師」,通過最大化自己優勢來吸引更多的學習者。

良好的社區意識對他們在教育領域的迅速崛起大有益處。用戶會自發上傳高質量的跨主題視頻,豐富了平台的內容生態系統,之後他們就會像在一個小社區里一樣,就這些優質內容進行交流。平台運營商希望培育這種「社區文化」,同時將這些資源轉化為利潤。

目前,B站正在穩步充實付費課程,並積極簽約更有生產力、能夠提供高質量內容的創作者。

快手副總裁馬宏斌在2019年度全球教育峰會上表示,快手將其教育內容生態系統視為對所有專業機構和個人開放的基礎設施,為其他行內人士與快手合作提供教育內容鋪平了道路。

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也在中國教育科技領域取得了重大進展,開發並收購了幾款專注於教育的應用軟件,例如在線教育門戶網站大力課堂以及一款即將上線、面向兒童的的人工智能家庭教師軟件。

顯然,曾經的娛樂專家B站、快手和抖音正在重塑中國的在線教育領域,要麼是作為強大的新進入者,要麼是作為現有參與者的支持性合作夥伴。

時間已經很晚了。在B站一個叫做「喬伊的學習室」的直播房間里,畫面定格在喬伊書桌前的一張照片上。有超過4000人在關注博主的學習直播。

「晚安,」喬伊寫道,「早上7點見。」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