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12 月 12 日清晨,有市民路過外灘時,發現海關大鍾的指針停在了 12 時 45 分。從 2017 年開始,年齡逾 90 歲的海關大鍾多次出現停擺、走時不准等狀況,除年事已高之外,還有風箏惹禍等因素。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鍾面內側。(海沙爾 攝)

記者從全上海最守時的男人——上海海關第四任守鍾人魏雲寺處獲得證實,12 月 12 日當日海關大鍾指針不動,是因為上海海關正與來自英國的原廠專家一同對大鍾進行檢測。今年 3 月,英國專家從上海海關鍾樓拆下大鍾的兩大核心件——擒縱輪和弓架,並帶回英國大修。今年 12 月 2 日,英國專家再次來滬,把經修復後的核心件重新裝回大鍾。然而 12 月 2 日至 12 月 12 日的測試顯示:大鍾依舊出現了走不好、走不準的問題。這個結果,令上海海關和英國原廠家不得不斟酌新的方案。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上海海關第四任守鍾人魏雲寺(李曄 攝)

上海海關大鍾總造價高達 5000 多兩白銀,於 1927 年 8 月從倫敦運至上海。據史料載,當時將 6.25 噸重的大鍾連同原包裝木箱吊到 72 米高的鍾樓時,這一吊裝奇景引外灘馬路行人無不停步觀望。跨越世紀,海關大鍾年過九旬,近年來愈發力不從心,經常沒來由地停擺。魏雲寺分析,原因有三。一在於其兩大核心件機械磨損嚴重,導致大鍾不時 ” 走神 “。原因之二,或在近一個世紀以來,上海地面難以避免出現了部分沉降,大鍾擺位不准,也可能造成停擺。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大鍾機芯房(海沙爾 攝)

但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卻來自人為——魏雲寺從 1991 年接替守護之職迄今,多次發生指針不走 ” 事故 “,多因指針被風箏纏繞。大鍾是這個城市的象徵,當有遊客或市民抬頭發現時間不對時,多會主動撥打投訴電話或通知海關大樓的門衛。守鍾沒有 AB 角,魏雲寺無論人在何處,都得第一時間趕去救場。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旗杆上的風箏。

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 2017 年 7 月 29 日。魏雲寺一早上班時,便發現有風箏掛在了鍾樓旗杆上,風箏線則糾纏在大鍾表面的指針上。由於位置險要、取風箏難度系數較大,魏雲寺不敢貿然行動,專門打電話向消防求助。最終,河南中路消防支隊派出專業力量解決了難題。魏雲寺告訴記者,外灘是不允許放風箏的,但總有不自覺的市民或遊客任性作為,近兩年內就發生過三次。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消防員旗杆上取風箏。

受風箏侵擾的大鍾,本身年事已高,走時也時常出現狀況。保險起見,上海海關研究出一套馬達驅動、電子控制的備選方案。從 2018 年 9 月開始,大鍾的整點鍾聲仍以發條帶動重達 135 公斤的大方錘敲出,但報刻音樂《東方紅》則為電子播放,一刻時為一節音樂,半點時是兩節音樂,三刻時三節,整點就是一首完整的曲子。今年 3 月,原英國廠家來滬對大鍾一番體檢後,取走了擒縱輪和弓架,由此,連大鍾的整點鍾聲也不再由重錘敲出,完全被電子報時替代。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重錘敲大鍾,聲音最遠可傳至吳淞口。

這麼一來,魏雲寺終於不必再 3 天一個輪回——坐電梯到海關大樓頂樓,沿着僅容一人通行的鋼制螺旋扶梯,踩 69 級台階,登上鍾樓機芯房,給大鍾上發條並校正時間,全程 15 分鍾,” 套牢 ” 近 30 年,不能出遠門。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僅容一人通過的旋轉樓梯走上 69 級,便可來到位於大鍾心髒部分的機芯房(海沙爾 攝)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曾經每 3 天一次,魏雲寺就要上鍾樓來給鍾上發條、做保養(海沙爾 攝)

然而魏雲寺心里反而空落落的,因為無論於他自己,還是對所有上海市民,依舊偏愛具有歷史厚重感的機械報時。道理很簡單,” 你說收藏家會收藏機械表呢,還是電子表?” 而且,機械鍾聲與電子鍾聲在不同氣候條件下回聲也有差異,前者聲音自然、溫柔、寬厚,更有穿透力,也因此可以傳得很遠。海關志有雲,大鍾鍾聲最遠可傳至吳淞口。電子聲音當然也能傳送到同等距離,但勢必加大分貝,恐怕周邊百姓吃不消,要投訴海關擾民了。

92歲海關大鍾因老態和風箏多次走神,第四任守鍾人 仍會盡力讓它重錘敲醒上海早晨

大鍾機芯(海沙爾 攝)

據透露,英國專家現已回國再行研究,12 月 2 日至 12 月 12 日的測試顯示,” 大鍾兩大核心件經修復已無大礙,現在看來是鍾面指針老化的問題,需要拆下來再行檢修。但這個過程可能更繁瑣,還有待英國廠家和上海海關綜合定奪方案。” 不過魏雲寺傳遞了一個積極信號,” 海關大鍾今後的走時系統、報刻系統和正點報時系統,我們還是希望以機械運轉為主,我們會盡最大可能,讓機械的力量來叫醒上海的早晨。”

2019 年 12 月 17 日 12 時 50 分,記者在外灘拍攝下的海關大鍾走時准確。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