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作者簡介

楊波,七零後,旅意華人。曾任僑報記者和編輯,負責專欄撰稿,在國內外報刊雜誌及網站上發表散文、小說以及報告文學數篇。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第十一章  危險的三角

1

   連續幾日來蘭馨都覺得胸口發悶,甚至心髒有些隱隱的刺痛。「我這是怎麼了?」 蘭馨動用了她全部的心理學專業知識以及個人的生活經驗,都無法解釋清楚自己這種類似戀愛的情緒, 「在華人街這片’經濟的綠洲,文化的沙漠’上,感情如甘泉般稀缺珍貴。」 蘭馨在qq上向梅傾訴,「有一股清甜的泉水正在流入我荒蕪的心田,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愛情。」「愛情是不能離開現實空談的,不要被沙漠中的海市蜃樓所迷惑。」蘭馨認為梅說得很對,決定和胡老闆談一談,以斬斷這若有若無的情絲。

月末盤完底,其他員工都下班了,蘭馨整理好賬本,把賬本交給胡老闆時,嘴巴張了張,欲言又止。

「還有事嗎?你好像有話要跟我說。」胡老闆臉上柔和的笑意鼓起了蘭馨的勇氣。

「我覺得雲姐好像對我有點看法,」 蘭馨斟酌着用詞,「我是來工作的,希望能得到她的認可。」

「你的工作表現不錯,敬業、勤奮,這是有目共睹的。」胡老闆臉上的笑意加深了。

「可是她對我的排斥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呀,她沒有必要那樣做。」蘭馨以為自己的暗示可以奏效。

「那是因為她發現我對你有好感。」這樣「打開天窗說亮話」的回復出乎蘭馨的意料。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有好感很正常啊,」沒給對方任何思考的機會,胡老闆緊緊地盯着蘭馨,流露出熱切的神色:「你不是花瓶式的女孩,你在打造女神的形象。」胡老闆又開始習慣性地說笑了,突然他又話鋒一轉,帶着希冀的語調說:「也許哪天我跟她分手了,你也跟男朋友分手了,我們倆會在一起。」

「那不可能,」蘭馨完全沒有心理准備地跳了起來,「雲姐為你付出很多,你對她也是有感情的。

「不能說沒有感情,但愛情是要走心的。男人不喜歡被駕馭,聰明的女人是會讓男人去追她的。」說到這里胡老闆站起身來,蘭馨下意識地後退,卻發現身後被沙發擋住了,已無路可退。

「胡總,就把我們今天說的話當成一個玩笑吧,請以後不要再提了。」 蘭馨慌不擇路地出逃,卻被胡老闆伸手擋住了:「扯淡的話嘛,別着急,我送你回家。」

一股酸澀中泛着甜蜜的味道升起在蘭馨的胸腔,胡老闆猝不及防的表白把她推進了自己無心設置的陷阱。在車上她又覺得胸口發悶,一股情感的潮水開始沖擊理智的堤岸。胡老闆一手握住方向盤,另一條手臂搭在蘭馨身後的座椅背上,似乎在提供一個隨時可以接納的懷抱。蘭馨無意識地說:「這幾天我心里難受,吃不下飯。」「吃顆巧克力吧。」胡老闆把車停在路邊,從後座的包里掏出兩顆Baci巧克力來。他剝開其中一顆的包裝紙,把巧克力放到自己嘴里,然後又將另外一顆的包裝紙也剝開了,把巧克力送到了蘭馨嘴邊。蘭馨下意識地張嘴去接巧克力,當巧克力的滋味還未來得及辨別,一對男性的胳膊就已經有力地扣住了她的臂膀,一個強勁的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她落下,來不及合上的櫻唇被緊緊裹住的同時,像是闖進了一匹烈性的野馬。她只感覺Baci巧克力的香甜在口腔中慢慢漾開,身體變得輕飄,很快就不受控制地回應起他的吻來。原來世間甜蜜的事物都是相通的,戀愛的吻真的就是巧克力的味道,蘭馨所有的理智在瞬間崩潰,只聽見從光碟放出來的一首歌在車內長久地回響着:「莫名我就喜歡你,深深地愛上你……」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2

回到家中,蘭馨的心髒依然在猛烈地跳動,全身血液沸騰,一時無法從「巧克力之吻」的回味之中恢復冷靜。看到胡老闆的QQ頭像在電腦上閃動,她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對話框:

「感覺好嗎?」此時那曖昧的語言並不令她感到反感,反而顯得有些情趣。

「還好。」

「巧克力還要嗎?」他嘻笑着,「Baci.」

「我要Dove巧克力。」她寫完不無擔憂,這位商人能聽懂她的暗語嗎?

「Do you love me?(你愛我嗎?)」他從容不迫地打出Dove(德芙)巧克力的這句經典英語,把她的芳心重新擊打起來,她回了一個疑問的表情,緊張地等待着下文。

「我愛你。」 屏幕上出現的這三個方塊字似乎一下子就活了。

第二天走進公司,蘭馨有着重生般的喜悅。她跟雲姐打招呼時表情很自然,她也沒從雲姐臉上看到有任何的異樣。對她來說,胡老闆那素未謀面的妻子,近在咫尺的女友,都在一夜之間驟然遠去,因為她相信,愛情的力量勝過一切。辦公室內老闆椅上的這個男人,直到昨天上班時還是那麼高高在上,現在已經儼然進入她的生命,如此親近。當他嘟起嘴唇向她示愛時,她興奮地用手打了一個飛吻。

「蘭馨,我們出去收賬了。」胡老闆照例帶着雲姐出門,臨出門前向蘭馨打了一聲招呼。這個以前從未有過的舉動只有蘭馨能夠領會,他是怕自己和雲姐出雙入對的樣子刺激了她,他的細心多情打動着蘭馨,但又讓她隱約感到:這位成功的浙商,在情場上也是一名高手。難道他就這樣遊走在兩個女性之間,讓她們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嗎?蘭馨恢復了理智,苦惱地思考着這個問題。雖然她無法再逃避自己的感情,但在這場三角關系的交戰中,她選擇的總是後退。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胡總,我想去倉庫上班。」蘭馨站在胡老闆的桌前,鄭重其事地表示。

「你在這兒不是幹得好好的嗎?倉庫在郊區,交通不方便。」胡老闆對她的要求大感意外,眉頭不由地皺了起來。

「我不習慣一成不變的工作,我應該去倉庫鍛煉一下。」

「嗯,有上進心。這樣吧,我正打算在米蘭邊再開一家公司,你調到那兒負責前期工作吧,我會經常過去的。」胡老闆總是這樣胸有成竹,出人意表。「這樣你的發展空間會更大一些,那邊很自由。」他加重了最後幾個字的語氣,問題就這樣迎刃而解了。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3

如逃出牢籠的小鳥,蘭馨飛向了米蘭周邊的一個小城市。新公司位於一個小型工業區,遠離城市的喧囂,環境清幽。全新的裝修,除了一樓的倉庫以外,二樓全部陳列着精美的陶瓷用品,第三層是辦公室,外間擺放着幾台電腦設備,靠內的那間顯然是老闆辦公的地方,特別顯眼的是入口處有一套完整的中式茶具,使用的是自動灌水裝置,燒、泡、洗,所有的程序都可以輕松到位。蘭馨坐在茶桌旁邊,欣賞着胡老闆一系列駕輕就熟的泡茶動作,腦子里突然冒出了「泡妞」這個詞。

「你真是高手。」 蘭馨含沙射影地對胡老闆說。

「你是指泡茶嗎?」胡老闆示意蘭馨喝茶,「我愛喝茶,當然會泡茶。」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呢?」

「清新、雅致,像茶一樣。你就是這樣的女人。」胡老闆抬起眼睛看着蘭馨。

「可是雲姐並不是這種類型。」 蘭馨目不轉睛地直視着他。

「女人分很多種,有的像茶,有的像咖啡,有的像紅酒。咖啡刺激神經,紅酒容易喝醉,只有茶喝起來才是最舒服的。」

「你知道嗎?濃茶傷胃,茶喝多了還容易得結石。」 蘭馨掩嘴輕笑,「我性子太直,容易得罪人。

「那要看怎麼喝,我可是喝茶的高人。」胡老闆故意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他不無誠懇地說:「我喜歡你的性格,很純真,跟你在一起我沒有壓力。」

「你們浙江人找老婆是以什麼作為標准?想必再好的茶都比不上咖啡和紅酒的香醇和後勁。」

「其實婚姻並不重要,只有嘗過了咖啡和紅酒的滋味,才懂得品茶的境界。」

「可能你認為我是不適合做老婆的人。」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不見得,你不像有些女人把錢看得很重。要是我在外面開一個公司由你來打理,我相信你會把錢都交給我。

面對蘭馨的一步步刺探,胡老闆的城府一層層向她開放。

「以你對文化的品位,怎麼沒有走上讀書這條路呢?」

「我的老家在溫州,我們那邊的傳統觀念是上學只要學會認字和算數就行了,做生意才是正道。我當年考上了大學,父母卻要我出國,我十八歲就來意大利了。」

「你的事業已經成功了,感情方面打算怎麼處理呢?」

「我和老婆已經分開多年了,但為了孩子我們一直沒有離婚,財產也沒有分割。那家在米蘭的公司有我老婆的股份,米蘭的房子也在她的名下,現在我在這里獨立地開一家公司,同時國內還在做意大利咖啡和冰激凌的生意。」胡老闆的坦言一點點地打消着她的疑慮,「我們這家新公司是做德國陶瓷產品的代理。我要聘請幾個業務員在意大利境內推銷,下一步是把樣品拿到展會面向國際客戶。你的工作就是協助我完成這些事情,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看好這里。」

接觸到胡老闆信任的眼神,蘭馨回給他一個會心的微笑。

「雲姐不過來了嗎?你們的事怎麼辦?」」

「我們遲早會分手的。」說到這里,胡老闆以出門辦事為由,轉身下樓了。

再見,馬可波羅 (小說連載十一)【楊波】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海外文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