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17日透露,2019年8月至12月,該院在西咸新區空港新城底張街道岩村發掘了一座帶有四個天井和前後磚券墓室的大型唐代墓葬。出土墓誌證實,墓主是唐太平公主第一任駙馬薛紹,下葬於神龍二年(706年)正月。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墓葬東一龕(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後墓室清理現場(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墓址所在地距唐長安城遺址約23千米,西北距唐昭容上官氏墓7.3千米。墓誌記載的葬地為「雍州咸陽縣」。近年來,考古工作者在空港新城發掘了數量眾多的北周、隋、唐高等級墓葬,取得了豐富的考古收獲,證明該地是北朝晚期至隋唐時代京師長安附近最重要的、等級最高的貴族墓葬區。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壁龕出土的陶俑(張遠 攝)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李明介紹,唐駙馬都尉薛紹墓系斜坡墓道多天井和小龕的雙室磚券墓,坐北朝南,南北水平全長34.68米,深11.11米,由封土、斜坡墓道、4個天井、4個過洞、6個壁龕、前後甬道和前後墓室等部分組成。斜坡墓道坡度陡峻,東西兩壁原繪有壁畫,現僅存白灰地仗,可觀察到墨線繪制的人物形象。墓道北壁繪門樓圖,僅可見紅色直楞窗痕跡。四個天井形制相同,第二天井保存最為完整,上口南北長1.3、東西寬1.1米。過洞形制均為拱頂土洞,在第二、三、四過洞底部東西兩壁各開一壁龕,龕內共出土各類陶俑、陶動物一百餘件。前甬道南口砌築磚封門,破壞嚴重,僅存底部三層砌磚。前甬道內建石門,已被破壞,構件散置於甬道和前室內。門框線刻花草圖案,門扉刻門吏。兩個墓室皆為明壙磚券,前後墓室之間以後甬道連通。墓室土壙皆口大底小。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墓葬正射影像圖(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李明說,甬道和墓室已完全毀壞,僅餘部分磚鋪地和石棺床。天井和前墓室填土中出土石人頭、望柱頂摩尼珠殘件,說明墓葬地表原應有神道和石刻,而且此墓被二次擾動過。

墓內共出土各類文物120餘件(組),主要為彩繪陶俑。墓誌置於前室地面,保存完整。據志文載,墓主為唐右武衛大將軍兼散騎常侍、駙馬都尉、平陽縣開國子薛紹。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天井出土的石人頭(張遠 攝)

文獻記載,薛紹(661年—689年),駙馬都尉、左奉宸衛將軍薛瓘與城陽公主之子,太平公主第一任駙馬。太平公主於永隆二年(681年)七月出降薛紹,育有二子二女。垂拱四年(688年)十一月,薛紹被誣與其兄濟州刺史薛顗參與琅琊王李沖謀反而下獄,永昌元年(689年)被餓死河南縣獄中。17年之後的神龍二年(706年)正月,唐中宗為薛紹平反,恢復官爵並令所司以禮改葬,由其長子薛崇胤和次子薛崇簡主持安葬。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石門出土現場(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李明表示,《薛紹墓誌》言「歸葬於雍州咸陽縣河東府君舊塋」,則薛瓘與城陽公主墓亦必在此墓左近。薛紹與太平公主所生次子薛崇簡墓、第二女萬泉縣主薛氏墓也在底張,萬泉縣主墓系太平公主親自主持安葬,其規格、形制與薛紹墓基本一致。以薛紹正三品職事官的身份,不夠使用雙室磚券墓。萬泉縣主薛氏墓和昭容上官氏墓同一年下葬且身份都是正二品,但後者只使用了單室磚券墓。薛紹墓和萬泉縣主薛氏墓越制的特徵非常明顯,背後隱現的是太平公主的政治企圖。

陝西現薛紹墓 越制背後藏太平公主政治企圖

前室墓誌出土現場(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專家認為,薛紹在史書中雖然無傳,但其身份特殊—他是唐代嫡親公主之子,也是嫡親公主的駙馬,又因捲入政治斗爭而身亡,具有典型的時代特徵和代表性意義。唐駙馬都尉薛紹墓的考古價值在它是後武則天時代下葬時間最早的一座雙室磚券墓,結合同時期的高等級唐代墓葬,可歸納出唐代貴族墓葬的「神龍模式」所反映的武則天至玄宗初期唐代政治文化的深層次特徵。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