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芙蓉花下傳記 || 寬窄自在 —-淺說成都寬窄巷子

木芙蓉花下傳記 || 寬窄自在 ----淺說成都寬窄巷子

成都,一座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我從2008年春天,第一次入川,就被這座城市的獨特氣質吸引,在獅子山麓李吉人故居對面的小區,一待六年不肯挪窩,寫詩淘書,沉浸在成都安逸巴適的生活節奏和氛圍中。

成都是一個具有深厚自然和文化底蘊的城市,千百年來天府之國的遺風流韻,已經凝聚成城市性格,滲透進人們的精神氣質里。

說起成都的生活節奏,人們都心照不宣,會心一笑。即使在512大地震期間,街上的人們也不驚不咋,照樣茶館冷淡杯,悠哉閒哉。

這種處變不驚的心態,曾經深深地令我好奇,也是成都友人們喜歡談論的一個話題。

成都的風物民俗物產名勝、佳人才子風流韻事,數不勝數。說起成都,人們都會想到武侯祠,昭覺寺,杜甫草堂,望江樓碧雞坊,文殊院,羅馬廣場和宋仙橋,蜀錦蜀繡,川劇川派川軍。。。

不過,寬窄巷子,寬閒窄慢的風韻,可以說是成都的城市名片,號稱「最成都」。

木芙蓉花下傳記 || 寬窄自在 ----淺說成都寬窄巷子

1,蓉城和龜城

據《太平環宇記》記載,成都城名借用西周建都的歷史經過:「以周太王從梁山止岐山,一年成邑,三年成都,因之名曰成都」。漢代,成都的織錦業發達,成為朝廷重要貢賦來源,朝廷遂設置錦官管理並在城西南築「錦官城」,後世因此把錦官城作為成都的別稱,簡稱「錦城」。五代時,後蜀皇帝孟昶偏愛芙蓉花,命百姓在城牆上遍植芙蓉樹,花開時節,成都「四十里為錦秀」,故成都又被稱為芙蓉城,簡稱「蓉」。

《楚辭•九歌•湘君》「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白居易有詩《木芙蓉下招客飲》

晚涼思飲兩三杯,招得江頭酒客來。

莫怕秋無伴醉物,水蓮花盡木蓮開。

據《格物叢談》記載:出於水者謂之水芙蓉,荷花是也;出於陸者,謂之木芙蓉。

《紅樓夢》里晴雯是木芙蓉,死後執掌芙蓉花神,黛玉是水芙蓉,即為荷花。《紅樓夢》中,「晴為黛影」,晴雯乃是林黛玉的影子,所以,在寶玉做《芙蓉女兒誄》祭奠晴雯時,不明確的說是木芙蓉,其實是在混淆木芙蓉與水芙蓉的區別,預示了林將來的不幸結局。

蜀主孟昶寵妃花蕊夫人,好賞百花,尤愛芙蓉,常在家中做芙蓉花冠戴之。孟昶為博其歡心,在城牆和宮苑內外廣植芙蓉花,每年秋季,芙蓉花凌霜盛開,爭奇斗艷。賞花時節萬人空巷,花也在這節日里熱鬧陶醉,清晨粉白,中午桃紅,傍晚嫣紅,一日三變色,像美女的一生,於是有了醉芙蓉之稱。可是,孟昶及寵妃花蕊夫人這對末代鴛鴦,挾彈騎射游宴尋詩之時,太祖趙匡胤「黃袍加身」,並命忠武節度使王全斌率軍6萬向蜀地進攻,14萬守成都的蜀兵一潰千里,僅僅抵抗66天,孟昶自縛出城請降。

五代十國後期,有兩個國家最為繁華富庶,其一是南唐,其二是後蜀。無奈後蜀南唐先後滅亡,而兩國國君均攜帶着夫人及宮人入宋。南唐亡國君後是李煜和小周後,而後蜀則是孟昶和花蕊夫人。其中花蕊夫人,和小周後一樣,也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花不足以擬其色,蕊參差以狀其容」。南唐李後主留下膾炙人口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抒發亡國之痛,而花蕊夫人入宋後,面對趙匡胤的紅顏禍水的責難,也寫了一首名詩《述國亡詩》: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

十四萬人齊解甲,寧無一個是男兒?

「四十里錦繡」的芙蓉花在孟昶和花蕊夫人離開成都後,日漸凋零,但仍有許多普通百姓深愛此花。乾隆五十四年,四川總督李世傑打算恢復廣植芙蓉之舊觀,並留下了《種芙蓉記》的石碑,此碑於公元1933年成都拆瓮城時遺失。今天,蓉城除金牛大道、三環路等處,大規模種植芙蓉外,在市區街頭也隨處可見艷麗旖旎的芙蓉花。

.

四川成都有”錦城”、”蓉城”等美稱,殊不知還有一個有趣的名稱”龜城”。

《華陽國志 蜀志》記載,秦國在古蜀國滅亡後的兩年,即公元前341年移秦民到成都。一般傳說,公元前311年,秦國大夫張儀築成都城。

傳說張儀築城,一開始就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屢築屢垮,總是立不起來。這個時候忽有一隻靈龜前來相助,繞行一周後死去。張儀心領神會,沿龜跡再築城,果然城牆牢牢站穩了。成都的城牆也像一隻大烏龜趴在成都平原上。其實這個故事背後,有着現實的依據,因為張儀築城之初,試圖把成都的城牆築得像秦國咸陽的城牆一樣方方正正。然而,成都平原不是關中平原,這里地表水位很高,土地潮濕,難以找到堅實的地基,有了多次失敗的教訓之後,聰明的張儀根據地形,把城築修在地勢較高而又堅實的地方,但是這樣修出來的城牆非方非圓,曲形如一隻烏龜。

無論是城牆的形狀,還是神龜相助的傳說。張儀第一次築城並沒有包圍整個成都城區,城牆只框住了東邊的一大半,西邊還有一片沒有被圈進來,於是便有第二次築城。一座城市被分隔成了兩座城,東邊的較大,稱為大城,西邊的較小,也就是小城了。古代「小」和「少」二字通用,因此小城在習慣上被叫做「少城」。一個城市一大一小兩座城,這就是古人所說的 「重城」,這種形式在成都歷史上一直延續了2300多年。

從蓉城和龜城的別名,我們可以發現成都的城市「密碼」:

成都的別稱蓉城,蘊藏着君王寵妃的風流韻事,蜀主孟昶其實與李後主宋徽宗一樣,按今天的話來說,不愛江山愛美人,夠文藝范兒。龜城不是北方如咸陽那種四方四正的城池,而是不規則的曲線狀,雖然龜城的城牆選址是由於成都平原的地質獨特性所致,也隱隱預兆了這座城市對生活詩性美的另類追求。美不是整齊劃一,令行禁止,而是個性化的閒散時光,是一條充滿靈性的迷離曲線。龜城也蘊藏着閒慢時光和長壽的寓意。

木芙蓉花下傳記 || 寬窄自在 ----淺說成都寬窄巷子

2,寬窄巷子的前世今生

康熙年間,即公元1718年,准噶爾部竄擾西藏。清朝廷派3000官兵平息叛亂後,選留千餘兵丁駐守成都,清軍當年修建了42條魚骨狀兵丁胡同,這個軍營即是滿城。著名作家李劼人曾說:「滿城像一條魚,長順街是魚的脊樑,兩旁的胡同是魚刺。」少城由北到南貫穿整個滿城的長順街,以及散布期間的幾十條披甲兵丁胡同,讓滿城的整體結構看起來像一條魚骨。

歷經了風風雨雨的沖涮與朝代更迭,清軍當年修建的42條兵丁胡同如今只剩下寬、窄、井這三條巷子。其中的興仁胡同即今天的寬巷子,太平胡同為窄巷子。胡同內,一律的青磚瓦,四合院,高門樓,花牆裙,南北建築文化在此交融。據清末《成都通鑒》記載:「少城內景物清幽,花木甚多,空氣清潔,街道通曠,鳩聲樹影,令人神暢!」八旗子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養尊處優,享受皇上撥付的糧餉,從而滋生出少城內特有的市井閒情。如今走進寬巷子,青灰的牆壁上的拴馬石還在講述着這里曾經的風情。

隨着清帝國衰落,滿城內的八旗子弟開始變賣家產,滿漢開始雜居。

民國1913年,拆除少城城牆並將胡同改稱為街巷,漢人大量混居其間,民國的一些新貴在里面建公館、辟另宅,少城逐漸改換了門庭。

.

興仁胡同就是寬巷子,如今的寬巷子是老成都閒生活的再現,在這條巷子中游覽,能走進老成都生活體驗館,聽老成都人擺龍門陣,看成都女孩繡蜀錦,晚上看皮影、看木偶戲、即興寫書法,在四合院中品蓋碗茶,吃正宗的川菜,寬巷子代表了成都最市井的民間文化;原住民、龍堂客棧、精美的門頭、梧桐樹、街檐下的老茶館……呈現了現代人對於一個城市的記憶。

穿過南北向的通道,就到了窄巷子。窄巷子又叫太平胡同。清兵的進駐給了戰亂中的成都人希望,胡同的命名也代表着人們對生活的嚮往。如今的窄巷子的業態以西餐、咖啡、會所、主題文化商業等為主。窄巷子,是老成都的「慢生活」,改造後的窄巷子展示的是成都的院落文化。院落文化代表了一種傳統的精英雅文化。宅中有園,園里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樹,樹上有天,天上有月……這是中國式的院落夢想,也是窄巷子的生活夢想。井巷子緊鄰窄巷子南,清滿城時名為如意胡同,後因巷北有明德坊,又稱明德胡同。辛亥革命後改為井巷子。顧名思義這條巷子中因井得名。井巷子主要就是成都的新生活區域酒吧區,這里是成都的夜晚最熱鬧的地方,華燈初上的成都風華,是笑靨如花的芙蓉女子。井巷子,是老成都的「新生活」。

寬窄巷子也是成都惟一遺留下來的清朝古街道。它既有南方川西民居的特色,也兼有北方滿蒙文化的內涵,算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築格局的最後遺存,也成了北方胡同文化在成都以及在中國南方的「孤本」。

.

由於少城內特有的市井閒情,寬窄巷子也是成都很有文緣的地方。民國時期,成都文化人便在此扎堆,這里曾住過精通9國語言、號稱萬能教授的張聖奘;著名學者、佛學家韓文畦;愛國畫家張采芹;也住過啟蒙思想家、學者吳虞;還有一代古琴大師藍橋生。著名作家巴金、李吉人、三毛,著名畫家張采芹,中醫名師周濟民等,他們也都曾在寬窄巷子停留或居住過。

現在寬窄巷子有現代女詩人翟永明開設的酒吧「白夜」,「莽漢」詩歌流派創立人之一李亞偉開設的「香積廚」,還有著名民謠歌手、作家大冰開設的酒吧「大冰的小屋」。

木芙蓉花下傳記 || 寬窄自在 ----淺說成都寬窄巷子

3,仁德安邦 寬窄自在

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一次城市勘測中,傳說當時的工作人員在度量之後,便隨手將寬一點的巷子標注為「寬巷子」,窄一點的那條就是「窄巷子」,有井的那一條就是「井巷子」。成都流行一句老話:寬巷子不寬,窄巷子不窄,井巷子有井。長度均約400米,寬巷子寬度以6~7米居多,窄巷子寬度為4米。

成都這片經歷過300年滄桑風雨保留下來的三條巷子,寬窄井從前的名字依次是興仁、太平、明德,不僅內涵有着「寬閒窄慢」最成都的文化氛圍,同時蘊藏了傳統文化中仁德安邦的理念。

.

寬閒窄慢,仁進德出。穿行在寬窄巷子,迎面會見到不少關於寬窄的門楣:寬坐,寬居,寬雲窄雨……在欣賞和懷舊的同時,也讓人生出許多寬窄人生的思緒和領悟。巷子有寬窄,人倫有善惡,事業有窮通,生命有長短,人生總有高低不平風風雨雨,我們都能如此悠閒地漫步嗎?

2008年5月份,寬窄巷子剛修繕開放的時候,我在寬窄巷子的一個古色古香的院落寬坐,喝過一杯蒙頂甘露,喝着喝着,感覺有點暈乎乎,那是我唯一的一次「醉茶」。人們說酒能醉人,其實,茶也醉人。我當時腦海里忽然冒出許多關於寬窄長短的一些念頭,包括這個六尺巷的故事:

清康熙年間,張英擔任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他老家桐城的官邸與吳家為鄰,兩家院落之間有條巷子,供雙方出入使用。後來吳家要建新房,想占這條路,張家人不同意。雙方爭執不下,將官司打到當地縣衙。縣官考慮到兩家人都是名門望族,不敢輕易了斷。

這時,張家人一氣之下寫封加急信送給張英,要求他出面解決。張英看了信後,認為應該謙讓鄰里,他在給家里的回信中寫了四句話:千里來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家人閱罷,明白其中含義,主動讓出三尺空地。吳家見狀,深受感動,也主動讓出三尺房基地,”六尺巷”由此得名。

巷子有寬窄,城池有南北,道路有曲直,院子有大小,人也有窮富高矮短長。人間百態,參差不齊。出入寬窄巷子,在體驗閒與慢的生活節奏的同時,倘若能在心里走出寬窄短長,隨遇而安,不攀比少怨懟,我覺得才是真正領悟到了成都之美。

成都人,之所以從容生活處變不驚,除了天府之國的物華天寶庇佑滋潤,還內蘊着深厚的文化哲學內涵。正因為通達寬窄,才能走出寬窄。

成都驕子香煙有個品牌「寬窄自在」,似乎是從表面的悠閒風雅文化過渡到中華傳統人生哲學的點睛之筆。

木芙蓉花下傳記 || 寬窄自在 ----淺說成都寬窄巷子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木芙蓉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