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媽》牽手今日頭條 一次載入電影史的博弈對局

這個春節,應該會被電影史載入史冊。沒有春節檔的春節,寒風籠罩下一片肅穆,在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下,全中國的老百姓的心擰成一團。本來已經無望於春節的電影人們,紛紛撤檔。徐崢逆流而上,帶着《囧媽》牽上了張一鳴的手,請全國人民免費看電影,暖熱了在疫情下的人心。

院線電影乘上流媒體的快車,也引發了電影的行業巨大的地震,餘波不斷。

這個春節,武漢很難,中國電影很難,中國人民更難,但光明仍在,希望不斷。

《囧媽》,一波三折

12月份,在武漢疫情還沒有遍布全國的時候,春節賀歲檔已經開始進行預告片、主題曲、推廣曲等相關物料的投放,並開始進行各色路演。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疫情爆發的這麼快,對於所有人來說防不猝防。撲面而來的疫情炒熱了N95口罩,也給所有的春節檔電影潑了一盆冷水。

這是徐崢、陳思誠等所有電影人完全沒有意料到的情況,而對於《囧媽》背後最大的投資方歡喜傳媒來說,無異於是晴天霹靂。

去年11月,歡喜傳媒發布公告稱,全資子公司歡歡喜喜與橫店影業就電影《囧媽》簽訂了一份保底發行協議。雙方約定,保底票房為24億。

換句話說,《囧媽》票房至少達到24億元,歡喜傳媒才會同意支付6億元的製造費用,超出24億元的票房盈利部分,兩家分別按35%和65%的比例分成。

而作為徐崢囧系列三部曲的《囧媽》在定檔時,是十分看好春節巨大的流量。但春節檔的挑戰並不是那麼容易,前有陳思誠探案系列的《唐人街探案3》一騎絕塵,後有崛起的國漫IP《姜子牙》後起之秀,想要在春節檔拿下24億的票房,對於主打家庭溫情喜劇的《囧媽》來說,實屬不易。

其實這一點在預售票房就有所顯現,《唐人街探案3》預售票在上映首日就達到了2億,雖然位居第二的《姜子牙》和《唐人街探案3》有斷崖式的下滑,上映首日票房為3944.4萬。而《囧媽》在貓眼的預售票房的統計中上映兩天票房僅為4108.2萬,和《唐人街探案3》差了1.6億的票房,僅為其1/6。

這樣的數據對於歡喜傳媒來說,不得不為之擔憂。畢竟在24億對賭協議中,如果票房並沒達到,歡喜傳媒將拿不到6億的製造費用,而此前歡喜傳媒投資《囧媽》共3.5億元,以這樣的數據來預估,歡喜傳媒可能慘賠。

特別是遇上新型肺炎的疫情,今年的春節的流量並不被看好,甚至影視股集體跳水。

春節前四天,《囧媽》宣布提檔大年三十。徐崢口碑暴跌,一時間被影院工作人員罵的狗血淋頭,另外一邊的競爭對手陳思誠的「不乾折損同行的事為產業盡所能」一條微博明嘲暗諷。

《囧媽》牽手今日頭條 一次載入電影史的博弈對局

來源:官網截圖

即使後來徐崢百字道歉信,也沒能挽回多年積累的好口碑,反倒是道歉中拉帶他人引起新一輪的罵戰。

可是,還沒等網友把徐崢罵上熱搜,春節撤檔的消息已經鋪天蓋地。除了《囧媽》外,《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奪冠》等7部春節檔影片紛紛宣布撤檔。

這是第二次春節檔影片全線撤檔,而第一次則是非典肆虐全國時。春節撤檔,對所有電影人和電影片方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非典時期撤檔的《炮製女朋友》、《紫蝴蝶》,分別是由趙薇和章子怡主演,但就這樣強大的明星效應下,由於延期上映的原因,票房一路遇冷,直接讓片方賠掉了底褲。

而就在短短的24個小時內,徐崢坐上了今日頭條這輛剛出發的過山車,帶着他一路狂奔。

大年三十上午,徐崢聯手字節跳動將《囧媽》上線流媒體的事實公之於眾,今日頭條以6.3億的價格買下了《囧媽》線上獨播,並且免費向公眾開放。

《囧媽》牽手今日頭條 一次載入電影史的博弈對局

來源:官網截圖

消息一出,原本口碑暴跌的徐崢,從人人喊打到「我欠徐崢一張電影票」,口碑和路人緣直線上升,好評一波接着一波。此外,截止收盤前,港股歡喜傳媒大漲43.07%,收報1.96港元,一天內市值暴漲18.6億港元。

而這一次《囧媽》上線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等流媒體平台,引起的行業地震足以為讓往後十年的電影人心有餘悸。但這樣的新形式在全球也並非沒有先例。

Netflix也曾經一度想將院線電影與自己的網絡平台同步播放,2014年Netflix牽手IMAX公司合作共推《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2015年3月花費1200萬美元購買的新片《無境之獸》提供線上點播服務,並嘗試進行影院同步網絡上映。

這兩次嘗試均被包括AMC在內的頂級院線聯合抵制,Netflix想掀起電影行業的地震終被制止。

Netflix這一想法被還未遠逃美國的賈躍亭在中國嘗試過一次,2015年11月樂視作為影片《消失的兇手》的出品方計劃將為其全屏影視會員帶來提前一天「超前點映」。

但樂視在最後一步剎住了車,「為了消弭誤會,維護影院院線利益,樂視影業與樂視會員部門經過緊急協商,決定停止即將舉辦的線上點映活動。」

有了樂視的前車之鑒,《囧媽》在一天內迅速攀上今日頭條,加之疫情下全國大部分影院關停的推力下,直接完成了賈躍亭未完成的夢。

此次和《囧媽》這次網絡上線,對於參與對賭協議的保底方橫店影業來說,不僅損失了1.5億宣發費,終止保底發行的合作又是雪上加霜。

而橫店影業所在的浙江省電影行業在當晚率先發布關於電影《囧媽》網絡首播的聲明,稱全國影院為電影《囧媽》放映投入相當大的費用,此次「《囧媽》行為」,給全國影院帶來重大損失。

在浙江省電影行業發聲沒多久,上海、南京、徐州、蘇州、無錫等多地電影行業從業人員也聯合發布《關於電影〈囧媽〉網絡首播的聯合聲明》,譴責《囧媽》網絡首播是「破壞行業基本規則」的行為,而歡喜傳媒則是「置他人利益而不顧」。

其實這些聲明條款就是對《囧媽》越過院線在流媒體上映導致電影行業改革的討伐。對於各地電影行業的聯合討伐,《囧媽》和今日頭條暫未回應。

就像是一部電影本該使電影製作方、出品方和影院三方收益,但今日頭條聯合《囧媽》打破了這一局勢,開啟了電影上線的全新模式。

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共建長視頻布局,對標優愛騰

每一次的國難都是行業重新洗牌的一次機會,雖然說這樣的機會是無奈且灰暗的。

在2003年非典肆虐全國時,待在家里的人們開始嘗試網上購物,幾個月的時間,在零售業掀起了驚濤駭浪,成就了淘寶和京東,行業布局翻天覆地。

此次《囧媽》拋開院線直接上線流媒體,或許也會開啟電影播放方式的變革。至少今年的春節的先例,無論是對於歡喜傳媒,還是字節跳動來說,都是雙贏的局面。

自快手憑借40億拿下2020年春晚獨家互動夥伴的資格後,今日頭條一直處於24小時備戰狀態。而這一次的春節,抖音也拿出了20億的紅包活動正面迎戰快手。

抖音和快手曠日持久的短視頻大戰,就拿下春晚這個大型推廣現場來說,抖音表面上雖然敗下陣來,但是此次由今日頭條出面拿下《囧媽》的獨播權,相當於給自己旗下的APP做了最大規模的推廣。

看似是一場春晚與《囧媽》流量大戰,實則是快手和抖音並駕而驅。

而今日頭條旗下的APP也因為這一次的免費首播,一洗此前內容平庸的口碑,在各大應用商店應用排行前十名久居不下。快手花了40億換來的流量,字節跳動用了26億,這樣算來,抖音着實不虧。

此外,字節跳動(即今日頭條母公司)一直在悄悄布局長視頻內容,目標直對優愛騰(即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

2018年8月,西瓜視頻正式宣布全面進軍自製綜藝領域,未來一年西瓜視頻將投入 40 億元,打造移動原生綜藝 IP。

《囧媽》牽手今日頭條 一次載入電影史的博弈對局

來源:官網截圖

去年3月,字節跳動投資了一家藝人經紀公司——泰洋川禾。泰洋川禾主營業務為藝人經紀,雖然有以papi 醬為核心的短視頻博主,旗下藝人還有 Angelababy、周冬雨、陳赫等一眾知名影星。字節跳動拿下這一資源,同樣是為此後大肆擴張長視頻內容奠基。

此外,據「深響」報道,字節跳動對於長視頻內容的考慮非常全面,內容包括劇集、電影、綜藝甚至是兒童內容。其中,字節跳動已經買下諸多「長尾劇集」版權,並開始在旗下各大短視頻APP上推出。

此次今日頭條接軌《囧媽》,直接連線院線電影,是一次全新的嘗試,也為此後的大肆進軍長視頻試水。

另外一邊,《囧媽》上線今日頭條,對於歡喜傳媒來說,也是大獲全勝。

自《囧媽》開啟預售之後就被《唐人街探案3》狠狠地甩在身後,《姜子牙》也一度綜合票房領先於《囧媽》。相比於徐崢囧系列,網友更看好唐人街探案系列電影。而此前囧系列電影,也從未挑戰過春節檔,24億票房的對賭協議,對於《囧媽》來說,着實不易。

而現在歡喜傳媒因撤檔終止了與橫店影業的對賭協議,甚至可以直接拿到今日頭條的6.3億,有豆瓣網友算過一筆賬,《囧媽》此舉相當於在未上映時淨賺兩億元左右。並且加上今日頭條牽頭的流量應用共同打造「首映」流媒體平台,換句話說就是今日頭條不僅免費給《囧媽》打了廣告,還會進一步推動歡喜傳媒旗下流媒體平台「歡喜首映」的發展。

「歡喜首映」是歡喜傳媒自2017年就開始獨立運營,2019年3月開始試運營,《瘋狂外星人》的全網獨播權就是「歡喜首映」拿下的。

「歡喜首映」不僅承載着電影資源,還包括了歡喜傳媒旗下的自製電影、紀錄片等資源,也是歡喜傳媒進軍長視頻領域的一個武器,但「歡喜首映」也一直存在資源少,盜版侵權的弱點,此次與今日頭條合作,相當於搭上了字節跳動這匹黑馬。

未來字節跳動的各個平台將為歡喜首映平台導流,為歡喜傳媒的影視項目做推廣;而歡喜傳媒則為字節跳動提供植入廣告,提供聯合出品方的署名權等。這樣的聯合,對於優愛騰來說,是一個不得不重視的隱形對手。

這次《囧媽》越過院線直接線上,是電影院線發行和流媒體的矛盾在這次疫情的背景下大爆發的結果。而這次矛盾的結果就是影視業和互聯網的深度合作。有知乎網友表示,這次合作可以讓進入瓶頸的互聯網公司尋找新的增長點,通過影視業的內容創作能力帶動流量。借這個機會打破高品質影像二供網絡平台的慣例。

改革是一個行業不斷前行的動力,在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肆虐全國的期間,《囧媽》和今日頭條的合作受到了普通群眾的一致推崇,以這樣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同樣也是流媒體平台不斷發展的必然結果。

優愛騰作為視頻領域的三座大山,也並非沒有新的嘗試,此前愛奇藝也主打原創視頻內容,上線網絡大電影就是一次淺嘗輒止的試水。

優愛騰一直在院線和網絡同步的泥沼中掙扎,此前火爆的《我不是藥神》、《哪吒》都是在院線上映後,將近大半年時間才在線上上線。對於線上平台上來說,一直受到院線的壓制,而此次《囧媽》的創新,對於優愛騰這樣有着豐富資源的領頭羊來說,或許也是一條可以開辟的新捷徑。

當然,藉助這樣一個契機成長起來的新模式,在未來能否走下去也是一個未知數,畢竟討伐還未結束,改變一個行業,需要很長的時間,走很遠的路。

但是就目前在全國抗爭新型冠狀病毒的背景下,《囧媽》帶來的歡樂,的確給處於水深火熱中的老百姓一絲溫暖和希望。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