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傑的走讀知味

    文:章立早

    陰雨連綿的浙江省杭州西湖冬日,驟然放晴,多時不見的陽光灑在澄澈的湖面上,遠山近水,如在畫中。

王少傑的走讀知味
王少傑散文隨筆集《走讀知味》、新詩與舊體詩詞合集《新枝舊葉集》

    1月12日下午,作為2020年新年第一場文學活動,王少傑散文隨筆集《走讀知味》(浙江大學出版社出版)、新詩與舊體詩詞合集《新枝舊葉集》(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新書分享沙龍,在位於杭州西湖邊寶石山腰的純真年代書吧舉辦。自稱「雜家」的王少傑,和一眾嘉賓朋友,共同分享了半個多世紀的走讀人生、屐旅詩心。

    王少傑生來似乎與文字有着不解之緣,歷數他的經歷,先後擔任過報紙總編、市新聞出版局局長、省新聞出版局版權處長、新聞報刊處長、出版處長。但王少傑認為文字是與走讀密不可分,走讀給文字帶來豐富資源,文字又讓走讀顯現了更多不同人群,不同人生的不同體悟。

    王少傑還是國內對著作權(版權)有深入研究的專家。繁忙的公務之餘,他還寫新詩,也寫舊體詩和散文,同時精於書法,熱愛旅行。在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後,王少傑行吟於山水之間,在走讀中品嘗美麗風景,在走讀中體悟人生的哲學。

    王少傑自稱「雜家」,而兩本書中,有他半個多世紀的走讀人生。

    《走讀知味》有游記、讀書隨筆、一些難忘往事的記敘,還收錄了王少傑過去出版的幾本書的序文。在讀書與旅行之間,他將自己對世界、對人生、對社會的感悟,進行了思考並提出了獨到的見解。

    《新枝舊葉集》則收錄了王少傑創作的兩百餘首新詩和舊體詩詞。 

    「如果說,人生真是一趟漫長的旅行,那麼寫詩,就是旅行的一部分」,正因如此,王少傑幾十年來一直保有着吟詠和感懷的本能——「有時,甚而常常,內心忽有所動,隨即記下幾字幾句,然後尋一清靜處,或者車上路上,再或者回到酒店回到家,打開手機『備忘錄』,一氣呵成。那種情感抒放後的愉悅感,天知地知我知。」前言中的這一句,讓讀者一下子就知道了這些詩詞的來處。

王少傑的走讀知味
王少傑散文隨筆集《走讀知味》、新詩與舊體詩詞合集《新枝舊葉集》新書分享沙龍

    王少傑寫下《走讀知味》與《新枝舊葉集》,這兩本書又以一字一句,向閱讀者以及路過寶石山的陌生旅人,豐滿着他作為一位「雜家」的形象;當新朋舊友由此進行新年第一聚的時候,你一言我一語,又勾勒出了書中所沒有的王少傑。

     在當天文學沙龍現場,王少傑回憶起自己對走讀的心得。他說記得小學二三年級開始,班主任就帶着全班同學,從金華的蘭溪縣城徒步十餘里,一路興奮地去茆竹園、六洞山、黃大尖一帶搞「軍事活動」。讀中學時,班主任又率領大家自備炊具,翻山越嶺,最末一段還要負重——手提肩背一兩塊、兩三塊磚石,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地一直走到金華雙龍洞,然後體驗「洞中有洞洞中泉,欲覓泉源臥小船」的無比妙趣。

      這在今天的中小學生,包括老師和家長們看來,有點不敢想象。但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卻很平常。這樣的活動,不僅磨煉人的意志,也讓許多同學加深了對大自然的熱愛。   

     我而言,似乎還不止於此。

      因為之後的數十年時間里,王少傑幾乎走遍了中國境內的名山大川、名城名勝,甚至一些當時鮮為人知的去處,也興致盎然地作了尋訪、探究。千萬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有時,連我自己也沒有明確的為什麼。

      往小處,往常理上說,這是個人興趣愛好。自然會有緣由,這里無需多言。

      往大處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千百年來備受士人官宦推崇的一條人生正道。

      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只有自己走過、讀過,思想才會有所領悟,心靈才會有所濯澡,審美能力和審美情趣才會提升。換句話說,旅行的味道,讀書的味道,只有自己走了、讀了,才能真正知道個中滋味。

      杭州西湖邊,有家著名的中華老字號:知味觀。「知味停車,聞香下馬。欲知我味,觀料便知。」一百多年來,這個絕妙「店招」,一直為世人津津樂道。 

     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長葉國斌還記得自己曾經與王少傑在諸多公務上的交流,「王少傑是學者型的領導,我非常敬重他,我們每每談話也很投機,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葉國斌惋惜於王少傑的對原有事業放棄,但又非常敬佩他對自由生活的奔赴。

    當然,葉國斌談的最多的還是王少傑的詩,在他看來:《南海的雲》有大情懷,「時間可以過去,流水可以過去,心中裝着的是永遠抹不掉的東西」;而 《珍寶島》以「過去已經結束,未來沒有開始」結尾,言有盡而意無窮。

    大情懷之外,王少傑的詩記錄的人生軌跡,讀來耐人尋味。葉國斌說,王少傑這一類詩作,讓他想起歐陽修的《醉翁亭記》,蘇東坡的《赤壁賦》,柳宗元的《小石潭記》等等,「當然,古人是逆境之作,而王少傑是順境之作,汪洋恣意,感悟自然,記錄行蹤。」

    詩人、北京國博文物鑒定中心鑒定專家、浙江日報原首席記者洪加祥特別提到王少傑的其中一首《南海的雲》詩,他評價認為,王少傑的詩,是純粹的詩歌,像打鐵匠打鐵一樣,乾脆有力,要有穿透力,有時要一五一十、原汁原味地寫出來,才有震感和價值。這一點,他認為「王少傑做到了」。

    浙江大學出版社總編輯袁亞春,對王少傑的自稱——「雜家」,特別有感觸。

   「雜而不亂,雜而不躁,雜而成趣,這更顯真章。知識的體系化、類型化,這是近代化以後的事情,知識的生成只跟人的生活實踐和探究相關,所以『專』是工業化流水作業模式下的定製『產品』,而『雜』則是更本真的東西,因為支撐各門類知識運動的最內在的邏輯是一致的,所謂觸類旁通,因此可以講,所謂雜家,往往是活得最真、人格最齊全的人。」

    其實走讀既是一種快樂,也是一種辛勞;既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磨礪。但王少傑始終以為,他的一生就是為走讀而來,也是為走讀而敘,因為唯有走讀,才能真正體悟到人生真正的酸甜苦辣。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非洲在線